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3章 193 小情人
    :

    唐嫃笑吟吟的冲他勾勾手指,“你终于回来了,我有话跟你说。”

    宋意和微微一笑,知道她要说什么,“你先等等。”

    目送他去浴房,唐嫃忍着心底的雀跃,托腮继续等待。

    两个婢女没有掩饰她们的开怀和欢喜,四少爷刚进屋时的那句话,分明是指李妈妈会错了意,四少爷根本没有打算把人安置在屋里。

    大概这小姑娘也听出来了,立马换了个蛊惑人心的笑脸,还说有话要跟四少爷说。

    说什么?求四少爷留下她?

    小心思真多。

    哼。

    没过多久宋意和就洗漱完出来了,微微湿润的头发让他多了几分平易近人的居家感,遣退了婢女只留下永杰服侍茶水。

    坐到她对面,深深看着她,开门见山问,“小表妹是京城人?听口音倒不像,还是已有了去处?”

    唐嫃真诚的迎上他探究的目光,“你能送我去潞王府吗?”

    宋意和诧异得都没顾上喝水,杯沿刚沾上唇动作就顿了住,“潞王府?”

    唐嫃用力点头,“嗯嗯。”

    宋意和恢复了闲适优雅的姿态,嘴角弯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你是潞王爷的什么人?”

    永杰面上也多了一层异样神色,只是唐嫃因为角度问题没瞧见。

    对她穷追不舍的人虽然被他狠狠利用了一通,可对方究竟是什么底细什么目的她依然毫无头绪,所以想了想她决定还是不要坦白自己的身份。

    迂回一下比较保险。

    防人之心不可无。

    不能因为她救了她的命她就要全副身心的相信他。

    本来她第一个想到的是恭亲王府,到了恭亲王府就算是绝对安全了。

    可想想恭亲王府太显眼了,退而求其次,还是潞王府低调点保险。

    唐嫃捂脸,娇羞的说,“小情人儿……”

    总不能冒充皇亲国戚说是她是潞王爷的表妹堂妹什么的。

    宋意和委实没忍住,一口茶水喷了出去。

    “啊!”

    唐嫃惊呼一声闭着眼睛僵在那儿。

    一头一脸的茶水滴滴答答。

    永杰惊得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宋意和被呛得一边咳嗽,一边起身用衣袖给她擦脸,不知是呛得还是尴尬得,一向从容的他竟红了脸,“抱歉,抱歉,我实在是……”

    唐嫃红着眼瘪着嘴快哭了,平生头一次遭到这种待遇。

    平时瞧着多有风度多有涵养的人啊怎么能做出这么不雅观的举动来呢。

    宋意和涨红着脸,有些不自在,无情的拆穿了她,“你说你扯个什么谎不好,偏说是潞王爷的小情人!”

    永杰找了两条干净的布巾子飞快的跑了过来,宋意和接过一条来亲自上手给她从头擦到脸,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其实根本没有必要这么做。

    临时拿潞王爷当挡箭牌没细琢磨过,“啊,你怎么知道我说谎的?”

    既然被拆穿那就痛快承认并顺势圆过去!

    永杰看着好好的头发被他家大人擦得惨不忍睹还浑然不觉的小姑娘,好笑的道:“我家大人和潞王爷自小的交情,可以说两人是同穿一条裤子长大的,虽然这些年我家大人不在京城里,可却跟潞王爷一直保持书信往来,潞王爷什么样的人,别人不知道我们大人还不清楚吗?潞王爷那是个看见女人就烦的主儿,怎么可能突然想不开有什么小情人……”

    都已经平安回府了,就没有必要再刻意隐瞒身份了,便与平时一样称呼。

    唐嫃目光炯炯,“你们两个人穿一条裤子啊?你们小时候都干了什么?”

    瞎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呢,宋意和为她擦头的手一顿,然后故意多用了两分力气,“我曾是潞王爷的伴读。”

    唐嫃被他的大力擦得头一歪,“哦,哦……”

    确认给她都擦干净了,宋意和放下布巾子,意识到自己干了什么,不由得有些暗暗好笑,“你再重新编一个吧,我看看可信不可信。”

    唐嫃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好吧,我实话实说行了吧,只是我怕我说出来,你们也不肯相信。”

    宋意和嘴角弯弯,心情很好的道:“你说吧,你说什么我都信,但你只有一次机会,要珍惜。”

    唐嫃表示明白,神色无比认真,“其实还是跟潞王爷有些关系的,因为我是恭王爷的小情人儿……”

    永杰瞠目结舌,可真敢说啊,“恭王爷!”

    宋意和这回没再失态,甚至没有什么波澜,“你确定?”

    可能是因为潞王爷的缘故,此时觉得他更亲近了几分,“确定。”

    宋意和点头,“那好,明天我派人送你去恭亲王府,只是……”

    唐嫃眨眨眼,“什么?”

    宋意和对她笑笑,“你最好保证你说的是真的,不然你猜我会怎么处置你?”

    唐嫃笑得鲜妍明媚奕奕生光,就连脸上的伤疤都生动起来,“不用猜,没那个机会的,如果方便的话,我不想等明天,可以现在就送我去恭亲王府吗?”

    宋意和几乎没有犹豫,示意永杰去吩咐备车,“这么急?”

    想到马上就要结束流浪,唐嫃心跳加速兴奋不已,“我都失踪好几天了,恭王叔叔怕是担心死了,他还有伤在身呢。”

    她的那声恭王叔叔亲昵熟稔无法作伪。

    宋意和沉默了。

    小表妹还真的与大名鼎鼎的恭亲王深有渊源不成?

    出行的马车备好,宋意和与唐嫃一起上了车,唐嫃颇有些意外,“你都忙了一天了,这么晚了,你本该休息了,怎么好意思让你亲自跑一趟。”

    就算要确认她是否撒谎只要派出永杰或者其他心腹就足够了嘛。

    宋意和浅浅一笑,“送佛送到西。”

    ……

    恭亲王府,重明院。

    谢知渊熬到很晚才睡下,还没睡熟就被陆港叫醒,“刚才门房递来消息,说是吏部宋尚书府里的小宋大人来访,并将三小姐送来了。”

    谢知渊顿时睡意全消,掀开被子下床一气呵成,动作那真叫一个迅速,“更衣。”

    唐嫃对于恭亲王府上下众人而言,是一个特殊的存在,门房护卫们几乎都认识她,宋意和报上名号来意,唐嫃便掀开车帘子露出了个脑袋,还亲热的叫出了几个名字,众护卫们真是说不出的惊喜,赶紧一边卸了门槛将马车放进来,一边让腿脚最快的人飞奔往重明院报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