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4章 194 情人?闺女?
    :

    恭亲王府内的灯笼一盏一盏亮起。

    陆岩脚不沾地的跑过来,望见刚从马车里下来的唐嫃,喜得哗哗直掉眼泪,“三小姐您可回来了!主子都快急死了,小的们也快疯了,呜呜呜呜……”

    宋意和冷静又意外的看着恭亲王府的人,上至王府总管戴齐阳下至护卫和小厮们,全都对小姑娘的归来表现出万分的惊喜,不禁琢磨着她到底是哪个府里的三小姐。

    谢知渊赶到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唐嫃正低头安慰着扑到在她脚边大哭不已的陆岩。

    亮如白昼的灯火下她侧脸上的伤痕清晰可见,谢知渊的目光被定住了似的心跳在快速奔腾,“小丫头。”

    唐嫃听见熟悉的声音抬起头来,欣喜不已的就朝着他飞奔过去,“恭王叔叔!”

    整个人挂在他的腰间死死的抱着他,闻见他身上熟悉的气息顿时红了眼,积攒多日的委屈恐惧瞬间泛滥成灾,“恭王叔叔我好想你呀。”

    谢知渊这回没再赶她下去,也不觉得有什么难受了,紧紧箍在怀里才觉得安心,“小丫头受苦了。”

    这么些天一直空落落飘飘荡荡的心在看见她的瞬间被填满。

    听见这句话,唐嫃几乎无法自控的,嚎啕大哭。

    永杰看傻了眼,喃喃道:“居然、真的是恭王爷的小情人儿啊……”

    宋意和静静瞧着这一幕没有作声。

    吕成邈在睡梦中被叫醒听闻唐三小姐回来了,吓得屁滚尿流的从床上爬起来鞋都没顾上穿,从床头拿了个药瓶子就火急火燎往这边奔来,见趴在主子身上哭得震天响的真是唐三小姐,赶紧倒出一粒煞风景的跑上去塞到主子嘴里。

    主子诶,人都已经回来了,要淡定,要心平气和呀!

    可怜可怜他头上为数不多的头发吧。

    虽然唐嫃哭得很惨,哭声惊天动地,可笼罩在王府多日的阴霾,却被她的眼泪冲散,王府众人都觉得心中一松,嘴角不自觉的都上扬。

    宋意和视线扫过之处,所有人都一副傻乐样。

    不由暗自惊心诧异,他这个在半路上捡的小表妹,到底是什么来头?

    相信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她在恭亲王府的地位颇重,倒不像是恭王爷的小情人,反而更像是恭亲王的亲闺女。

    哭了良久都没有要止住的意思,唐嫃抽噎着问出了她最担心的,“恭王叔叔,我姐姐、怎么样了?”

    他全副心神都放在她的身上,她的字音含糊不清,旁人或许很难听懂,但他却第一时间给出了反应,“你姐姐很厉害,当天自救成功,现在正在隆福寺,与你爹爹一起,等你平安归家。”

    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道:“你祖母她们还在庆园,她们不知道你们出事,你不用怕她们会担心。”

    知道家里人都好唐嫃就放心了,哭声渐渐止住人却有些迷糊了。

    谢知渊柔声哄道:“没事了,困了就睡吧,我在呢。”

    在他的怀抱中,唐嫃无比安心,乖乖的应了,“好。”

    等到小姑娘呼吸渐渐平缓,谢知渊才抬头看向了静候多时的宋意和,点头示意他再等一等。

    宋意和拱手遵命。

    目送恭王爷抱着他那便宜小表妹远去。

    三小姐回来这么大的事惊动了整个恭亲王府,连吕成邈都得了消息赶来,没道理最疼爱唐嫃的花富贵这反倒没了动静。

    无人注意的角落里,花富贵被人抬着,悄悄抹着喜悦的眼泪,“好了,我这心呀总算踏实了,回吧。”

    胭脂道:“公公不去看看三小姐?”

    花富贵笑着道:“不是看了,见到三小姐平平安安,我就心满意足了,不用特意跑过去抢戏,有主子呢。”

    也得让主子学着哄哄小姑娘吧,不能总是他代劳。

    况且他现在这副狼狈样子,还是不要让三小姐担心了。

    等明儿他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再去跟三小姐好好说说话。

    陆港将宋意和带到正厅奉茶。

    宋意和转动着杯盖,状似是随口一问,“小表妹是恭王爷的小情人儿?”

    陆港愣了愣,讶然道:“三小姐说的?”

    宋意和点点头,“可有此事?”

    小情人这个定位吧,陆港觉得不够准确,但又觉得好像没毛病,“三小姐说什么就是什么。”

    知道宋意和这是想套他话呢,可他家主子还没把人娶回来,花公公说了不能与外人乱说。

    先图谋发展,再图谋名分。

    不过三小姐说她是他家主子的小情人儿!

    娘耶!

    这是有门儿了啊!

    稍后赶紧给花公公他们报喜去!

    花公公要知道三小姐的心意,身上的伤估计都能早两天好。

    啊,他们的王妃娘娘,他们的小主子呀!

    指日可待,指日可待。

    一击不中,宋意和便不再二话,默然等候。

    只是陆港嘴角那压都压不下去的颤抖着的笑意委实是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小表妹平安归来他们很高兴这可以理解,但是高兴成这样可就由不得人不细思了。

    ……

    谢知渊满怀欣喜的将人抱到了他的居室,轻手轻脚的将人放到他刚才睡过的床上。

    陆岩打了一盆温水来,拧了一条帕子递上去。

    谢知渊坐在床边,默默凝视了她好一会儿,困扰了他好几天的烦闷,此刻竟奇迹般淡去,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痕,许久才起身往正厅去。

    陆岩守在门外半步都不敢离开,双手合十将诸天神魔谢了个遍。

    不知主子与那小宋大人谈了什么,差不多半个多时辰才回到重明院。

    见三小姐睡得十分香甜,默默在床前坐了很久,天边都露出了鱼肚白,主子才去了澄心堂休息。

    ……

    宋意和下车时发现天边已泛白,迎面而来的马车门帘被掀起来,吏部尚书宋嘉珍露出来半张脸,“从恭亲王府回来的?”

    宋嘉珍是宋家的掌权人,宋意和回府后的一举一动,自然是瞒不过他的老眼。

    知道父亲这是赶着去上早朝,宋意和走上前去拱手行礼,“是。”

    见儿子车中已没有人,明白这是把人送走了,宋嘉珍颇有些好奇,压低了声音问道:“你今天带回来的那个小姑娘莫非是恭亲王府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