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5章 195 小师妹?臭无赖?
    :

    不然怎么去了趟恭亲王府人就没回来?不是说恭亲王府连苍蝇都全是公的吗?那那个小姑娘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想想恭王爷亲口说出的小表妹的身份,宋意和到现在还觉得委实太不可思议,“是宁国侯府的三小姐,唐相大人的掌上明珠。”

    宋嘉珍先是惊怔,“竟然是唐相的掌上明珠!”

    唐相的掌上明珠何时失落在外了,一丝风声都没有听到呀,倒是前些日子,雎阳侯府女眷遭遇马匪,难道……

    旋即失笑摇头,“不愧是唐相的亲闺女,小心眼还挺多的呀。”

    可不是心眼多吗,先说是潞王爷的小情人儿,被他拆穿后,毫不犹豫改口,说是恭王爷的小情人。

    其实根本就是唐相大人的小情人儿。

    小丫头片子!

    防备之心挺重!

    不过这样行事似乎也没错,他本来就没安什么好心嘛。

    宋嘉珍笑着叹道:“唐相是你的恩师,你这趟回京竟误打误撞的救了小师妹,倒还真是巧得很。”

    宋意和唇角扬起,笑得有些无奈,“的确太巧了……”

    要是早知道她是唐相的女儿,他……

    宋嘉珍老脸上的笑意忽然一收,意有所指的望着自家儿子道:“唐相的掌珠这么巧在这时候出事,只怕与你带回来的那些东西有关,所以这次还不能说是你救了人家。”

    对方狗急跳墙啊。

    抓住唐三小姐后,是打算威胁呢,还是单纯的报复?

    往后的这段日子京城里又该是一场腥风血雨了。

    上次因为恭王爷的事情,京中已有一座百年公府陨落。

    这才过了多久。

    宋意和:“……”

    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

    知道了她的身份后,从恭亲王府出来,他就想到了这一层。

    ……

    清晨唐嫃是被闷醒的,那种感觉像极了溺水,一丝新鲜空气都没有,肺腑之间还痛得不行。

    醒来才发现是被人死死按在胸前,不陌生的气息让她认出了这混蛋,气恼得用足劲儿捶打着他的后背,“古二、二傻、傻纸我快屎了!”

    古远征见她醒了就捧起她的脸,他瘦得轮廓显出了峻峭菱角脸上,露出了失而复得喜极而泣的笑,“嫃妹妹,嫃妹妹,你没事真是太好了,我……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唐嫃仰着脑袋愣愣的看着他,抬起手,摸摸他不过几日不见却已经大变样,看起来有几分陌生的脸,“古二傻子,你怎么变这么丑了?”

    要是平时听到这话他肯定要纠结得食不下咽,可这会儿无论她说什么他都觉得心里好满足,“最近没有好好吃饭,饿瘦了,嫃妹妹可别嫌弃,等过阵子长胖点,我一定比原来更俊。”

    这时候才闻到一股异味,看看他一身的狼狈风尘仆仆的样子,怀疑的往他身上嗅了嗅,顿时证实散发异味的就是他的身体。

    唐嫃捏着鼻子大叫,“好臭啊,古二傻子你多久没有洗漱换衣服了?”

    古远征觉得她嫌弃他的样子也可爱得不要不要的,心肝融化成一摊春水似的再次把人拥到他的怀里,“嘿嘿嘿嘿……我这不是没来得及洗漱吗。”

    “那你还抱我,你想熏死我吗!”

    难得找着机会了,温温软软的,一点也不想撒手,“没有,我就想再抱会儿。”

    天知道他这几天想抱抱她想得都快要崩溃了,现在终于得偿所愿,她不仅平平安安的回来了还被他抱在怀里了,老天爷待他不薄呀!

    感恩,感恩。

    被他禁锢着动弹不得,唐嫃都恨不得咬他两口出出气,只怪他太臭下不了嘴,“抱什么抱,你身上多臭你自己不知道吗!你是不是成心想熏死我,古二傻子你坏死了,从前没发现你竟这么坏!”

    陆岩实在看不下去了,“古二少爷请自重!”

    抱一下就行了,还没完没了!

    古远征不以为忤,“我自己媳妇儿我自什么重。”

    陆岩一噎,“你们还没成亲呢。”

    唐嫃:“就是就是,不许抱了!”

    古远征换了一套说辞,“我自己未婚妻我自什么重。”

    唐嫃:“……”

    陆岩:“……”

    要不是看在你和三小姐暂时还保持着这么一层关系的份儿上,别说轻易不可靠近的重明院了就连恭亲王府大门你都进不来!

    更不用说跟三小姐这耍无赖了,早被打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唐嫃气咻咻,“古二傻子你放开我!有话好好说行不行!”

    古远征祈求道:“不要,再抱一会儿,再抱一会儿,就一会儿好不好?”

    唐嫃磨牙,“你太臭了!”

    古远征红着眼嘿然傻笑,“还好,你将就一下,以后不会的。”

    他以后一定洗得干干净净出现在她面前的,不会让她再有嫌弃他身上臭烘烘的机会的。

    嗯,嫃妹妹好香。

    唐嫃很抓狂,这人从前对她有求必应,她指东他不敢往西,今天居然不听她的话了,翅膀硬了哈,“古远征你再不滚蛋信不信我抽死你!”

    吓唬人的话说得一点威慑力都没有,明明是个小白兔偏装什么大老虎。

    古远征嘴角咧到了耳根,觉得这样真好,只要她好好的,哪怕天天抽他他都高兴,“嫃妹妹随便抽,抽哪里都行,我欢喜还来不及,保证都受着。”

    谢知渊不知道何时到门口的,雾霭沉沉的眸子里风雷阵阵,“带他下去洗漱。”

    身后的陆港赶紧往旁边挪了一步,“古二少爷,请吧!”

    作死哦!

    本来主子心情很好的,是听闻三小姐出事以后,这么多天来难得一见的。

    结果瞧见古家傻小子抱着三小姐,霎时间好心情荡然无存,整个人的气场陡然变得凛冽酷厉,他腿软得都快站不住了。

    唐嫃往门口看了一眼,眼神顿时亮了亮,凶神恶煞的催促道:“快去洗快去洗!我快被熏吐了。”

    等会她要怎么吃饭!很影响胃口好不好!

    臭无赖!古二傻子居然也有这样一面。

    见谢知渊来了,古远征不敢再孟浪,恋恋不舍的松了手,起身拱手行礼,“恭王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