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6章 196 共用浴池?
    :

    恭王爷的眸子极其黝黑又极其的亮,像是黑夜中的一束火炬,沉静的表面下有着熊熊燃烧的烈焰,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可怕。

    不过古远征并不在意,他现在心里正美得冒泡,就是把他丢下炼狱油锅,剐下他身上的一层皮来,他都愿意去坦然承受。

    瞧着这傻小子眼里的留恋不舍,谢知渊昨晚将她抱在怀里的时候,才刚安定下去的心神越发烦乱。

    按理说小丫头的未婚夫对她好是好事,他作为长辈明明应该放心的,不知为何瞧着方才的情形竟无比糟心。

    实在是这傻小子太邋遢,房间里弥漫着一股酸臭。

    污染环境,影响心情。

    陆港将古远征带到一个距离重明院最远的客院里洗漱。

    唐嫃抬起胳膊往自己身上闻了闻,嫌恶的皱起眉头对谢知渊吐槽道:“搞得我身上都臭了,他这么臭你们闻不到吗,为什么要放他进来,也不知道拦一下。”

    陆岩愁眉苦脸,“这……”

    当时古二少爷冲进来的那个样子,那般的急切看得人心里怪动容的。

    更何况大家都一样,都被抹了一层油似的架在火上烤了那么多天,能够感同身受的嘛。

    而且这小子奸滑奸滑的,打着唐相的旗号冲进来。

    唐相关心自己闺女他们能拦吗?那可是主子未来的岳父泰山,他们有几个熊心豹子胆敢得罪。

    唐嫃不是不知好歹的,也不是真不愿见古远征,他抱着她时的急迫激动,光听他的心跳就知道了。

    她出事的这几天,古远征应该也担心坏了吧,都把自己搞成那副丑德行了,幸亏她连夜回来了,不然再等两天岂不更糟。

    傻子傻子傻子傻子!

    只是大清早的,身上被染上了臭味,难免有些气恼。

    跟在后面进来的米糕背着一个包袱上前行礼,泫然欲泣,“小姐。”

    见到自己身边的人,唐嫃倒是挺欣喜的,“快起来,你怎么来了?米粒呢,还在隆福寺吗?”

    去庆园时只带了米粒和米饭,但是去隆福寺就只带了米粒,她出事的消息还没传到庆园,也就是说米饭应该还在庆园。

    姐姐倔强的守在隆福寺等她的消息,依照米粒的性子估计这会儿也在那。

    “是花公公派人到宁国侯府接我来的,说是小姐遭了难吃了大苦头,还让我带上了小姐平时的梳洗穿戴。”

    来人只是寥寥数语,并未说清唐嫃的具体遭遇,米糕心里害怕得很,这会儿瞧见唐嫃脸上的伤,更是止不住的哽咽。

    女孩子家家的,脸都伤成这样了,身上还指不定如何,可不是遭了罪,吃了大苦头么。

    唐嫃只觉得臭味如影随形摆脱不得,龇牙咧嘴的恨不能自己离自己远点,“花公公永远这么贴心,你来得正好,我要洗澡,我都要被自己臭死了,讨人厌的古二傻子。”

    米糕红着眼一边起身上前,一边还想着她刚才的问题,“米粒姐姐不是跟小姐在一起的吗?为什么会在隆福寺?”

    唐嫃呃了一声,“都过去了,不提了,先去洗漱。”

    忘了她和姐姐被绑架的事情被控制住了,身在宁国侯府的米糕又怎么会清楚这些。

    远远避着谢知渊窜到了门前,生怕他闻到了她身上的臭味,再留下点难以磨灭的坏印象,“恭王叔叔,等我哦,我很快的,洗漱完一起吃早餐。”

    谢知渊看着神气活现的小姑娘,令人敬畏的凛冽气场渐渐散去,特意吩咐,“带三小姐到旁边的浴房。”

    陆岩暗暗吐出一口气,应道:“是,三小姐请随小的来,热水已经放好了,吕大夫特意配的药,对您身体大有好处。”

    其实根本无需陆岩领路,又不是第一次用了,唐嫃进了浴房绕过屏风,熟门熟路的架势,看得米糕暗暗心惊。

    本来米糕还纠结着,重明院的浴房肯定是恭王爷用的,她们小姐怎么能用恭王爷的浴房,这也太不合规矩了。

    可无论是恭王爷也好,还是重明院的下人,亦或是她们家小姐,都一副见怪不怪,习以为常的样子。

    种种迹象表明,她们家小姐已经不是第一次用恭王爷的浴房了,米糕要吓死了。

    怎么能这样!

    唐嫃在浴池边展开双臂,由米糕服侍着脱了衣服,“我好容易才死里逃生,捡回一条小命来,你别哭丧着脸了,笑一笑让我舒心点。”

    和衣睡了一夜,衣服皱巴巴的,像一块块咸菜。

    米糕听话的笑了笑,却比哭还难看。

    脱了衣服才才发现小姐身上全是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

    她能笑得出来才怪。

    况且这可是恭王爷的浴池呀,跳下去是真会掉块肉的那种,“小姐,您身上这么多伤,还是不要下水了,我帮您擦一擦吧。”

    看了看左小腿伤得最深的那处,已经结痂了,没多大关系,那么其他的伤就更不值一提了,“我洗干净了就起来,不多泡就不妨事的。”

    唐嫃顺着台阶下了水,低头在水面闻了闻,有一股悠远的清香,没有想象中的药味,这得是多好的药材啊!

    她就只是皮肉伤罢了,看起来惨兮兮的,其实没什么大碍,要不要这么郑重其事。

    恭王叔叔对她可真好呀!

    ……

    陆岩将人领到浴房门口就离开了,回到卧房却发现主子的眼神不对。

    盯着一张空床看什么看?

    又好像不是在看床,而是通过这张床,看到了别的什么……

    还能看到什么,肯定是刚才……

    谢知渊嗓音低沉的开了口,“让人抬出去烧了。”

    果然如此,陆岩不敢多言,忙跑出去叫人。

    哎哎哎,心里不舒坦拿一张床出个什么气。

    ……

    唐嫃没有泡太久,觉得差不多了洗漱完起来了,正在浴房外间用熏笼蒸头发,就听到有人敲门。

    米糕打开门。

    陆岩将一只憨态可掬的白玉瓶子递上,“这是给三小姐外敷的药物,有祛疤效果的,小姐姐您给三小姐涂抹上。”

    正愁三小姐身上脸上若是留疤了那该如何是好,这药送来得正及时,从在宁国侯府得到消息就开始愁眉苦脸的米糕,总算露出一丝笑容,“多谢。”

    陆岩笑呵呵带上门。

    不用谢,不用谢,记着我家主子的好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