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7章 197 哄一哄,喂一喂
    :

    恭亲王府的东西肯定好,米糕高兴的捧着药跑进来,“小姐我给您抹了药吧,希望不会留疤才好。”

    唐嫃十分配合,她也不想留疤,哪个女孩不爱美,不想肌肤如玉。

    擦好了药,简单的了绾了个发髻,换上从平时穿的衣裳,神清气爽。

    还是穿自己的衣服舒服,心里也踏实有安全感,先前她身上穿戴的,都是从成衣店里买来的,虽然也都是好衣服,可到底觉得怪别扭的。

    只不过当时处境艰难,没有功夫去计较罢了。

    唉,**的日子过久了,她被养得太娇气了。

    唐嫃脚步轻快的往起居室那边去,却看见一拨人抬着一张大床过来。

    侧身避开到一旁,等大床运进去了,唐嫃才跟了进去。

    这是做什么?恭王叔叔的卧房里不是有床吗?

    突然间心中闪过一个不太好的想法。

    跑到卧房门口一看,之前她睡过的那张床,果然已经没有了。

    众人将新床放到了原来的位置,几个房间全都门窗大开通着风。

    唐嫃:“……”

    恭王叔叔这是嫌弃古远征的意思?

    之前她也睡过恭王叔叔的床的,第一次她来了葵水还把被褥弄脏了,那时也没见恭王叔叔换床,可见恭王叔叔嫌弃的人不是她。

    那就只能是古远征咯。

    臭虽然臭了点吧,可是又没弄到床上去,大不了换下被褥,甚至多擦洗几遍,至于这么奢侈吗?

    回想每次见到恭王叔叔的时候,他的每一个细微之处都很洁净,又觉得或许是恭王叔叔有洁癖?

    ……

    饭厅里只有谢知渊一个人,桌上也只摆了两副碗筷,唐嫃奇怪的问,“古远征不和我们一起吃吗?”

    还记着刚才古远征说的,最近没有好好吃饭,瘦得不成样子。

    谢知渊顿时觉得大厨精心准备的早点没那么值得期待了,小丫头进来第一个注意到的竟然是没有见到古家傻小子。

    他还不如那个傻小子有存在感?

    陆岩眼皮子跳了跳,谎言随口就来,“哦,古二少爷已经吃过了,吃完觉得身上还有味儿,怕惹三小姐不高兴,就又下水洗一遍去了。”

    哪敢让人和他们一起吃早饭,万一主子再看到点什么不该看到的,回头这间饭厅就该拆了重建。

    应该是让陆港给拖住了,干得漂亮。

    唐嫃哼了一声,“算他识相。”

    然后看着一大桌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两眼放绿光,没有比较就不知道前几天在外头吃的有多粗糙。

    她还是喜欢过**的生活呀。

    捧着一晚粥喝了一口,激动得仪态都顾不得,“好好吃呀,这粥是用什么做的,有一股荷叶的清香诶!”

    陆岩笑眯眯道:“这小的就不清楚了,三小姐要是想知道,小的去厨房问问?”

    唐嫃就是想表达一下这粥很好吃,不是真的想知道烹饪的用料细节,“不着急不着急,吃完再说。”

    陆岩看眼他家主子,没有动筷的意思,这怎么又气上了呢?

    三小姐,三小姐,救命啊。

    吃得正欢的唐嫃,终于好似听见了陆岩内心的疯狂呼唤,抬起头来,望向虽没什么表情,但只要是个人,都能感觉得到他心情不好,“恭王叔叔,您别生气古远征的气了,他这个人吧有时候特别傻,我都怀疑他的脑子里,是不是长了一团草,所以才会经常出故障,跟他生气犯不上。”

    说完冲他一笑,其中的讨好之意,就差没摇尾巴。

    从没觉得原来她的笑脸会是这样碍眼,她这是在为了那傻小子在他面前说情!

    有必要为了那傻小子讨好他!不过是嫌那傻小子邋遢熏臭了他的屋子,他难道还会把那傻小子如何!

    米糕吓得屏住呼吸,强忍着夺门而逃的冲动,怎么感觉小姐弄巧成拙,把恭王爷给惹毛了?

    陆岩急得脸都憋红了,大清早的冷汗潺潺。

    三小姐诶,您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聊点什么不好提那二傻子!

    唐嫃也觉察出来她好像火上浇油了,可古远征也不是成心的啊,他因为担心她才那样的,她嘴上嫌弃得要死心里却无不触动。

    恭王叔叔生古远征的气了,她当然要为古远征说情呀。

    看样子恭王叔叔的洁癖程度很深,这是提起古远征就仿佛闻见味了?

    这么一想她好像也能闻见味儿,哎呀呀不提了不提了赶紧翻篇!

    唐嫃当即换了一副嘴脸,致力于全副身心哄人,“恭王叔叔,您尝尝这个白玉棉花糕,微甜不腻还特别松软,好吃的哦。”

    唐嫃夹了一块白玉棉花糕起身,绕过半张桌子跑到谢知渊面前,满脸狗腿笑容的递到了他嘴边。

    这样的小殷勤,谢知渊无法拒绝,张嘴吃了,眉头微微动了动,还说不甜,分明甜得很。

    面上的神色渐渐缓和,就是心里仍然不舒服。

    又不是第一次与小丫头一起吃饭了,从前她也没想着给他夹个菜什么的,今天为了古家那傻小子竟这般小意。

    还没嫁过去就知道护着了!

    女大不中留!

    陆岩捂着胸口悄悄舒了口气,回头得求吕大夫给点救心丸,他年纪轻轻的心脏就不好了。

    他的理想还没有实现,不想就这么英年早逝。

    唐嫃看着他的眼里盛满了星光,“好吃吗?”

    谢知渊绷着的脸皮略松了松,指着她的座位示意她坐回去,“口感还不错,把那碗猪肝粥吃了。”

    唐嫃乖乖吃完了才说,“其实我也没有流很多血。”

    谢知渊用餐完毕,放下碗筷看着她,“你现在只剩一把骨头。”

    唐嫃扫了一眼几乎清空了的满桌子盘碟,“我已经很努力在吃了,可是长得慢我也没办法呀。”

    姐姐见到她瘦成这样,肯定又要心疼了,一心疼就要发脾气。

    愁人。

    谢知渊深深拧着裁剪过般的眉头,正要说让花富贵给她几天当厨子去,忽然想起花富贵前几天才挨了板子,不养上一两个月根本就下不来地。

    唐嫃拍拍圆滚滚的肚皮,拉着谢知渊去院子里散步。

    看着挽着他胳膊的嫩白小手,谢知渊心中的燥闷渐渐淡去,只是她手上的几处擦伤痕迹,让他眸中有了杀气一闪而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