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8章 198 想给你生猴子!
    :

    院子里静悄悄的没人说话,只有他们的轻微脚步声,清风掠过高大苍古的树梢,送来一阵阵天然的舒适感。

    谢知渊第一次觉得原来饭后在院子里走走的悠然惬意的感觉竟然还挺让人向往。

    米糕快紧张死了,小姐挽着的那条胳膊,那可是恭王爷的胳膊,小姐您还想挽多久呀!

    陆岩看着她一头的汗,低声道:“你怕什么,我家主子又不会吃了三小姐。”

    疼爱还来不及。

    米糕震惊的看着他,觉得甚是不可思议。

    你们就没觉得这样不对吗,小姐和恭王爷怎能手挽手!

    小姐和她家二老爷手挽手还差不多,可是恭王爷跟小姐又不是父女关系。

    不知道走了几圈,唐嫃觉得有点累了,就拉着谢知渊到廊下坐,“春猎的日子是不是近了?”

    谢知渊有些微讶异,“你还要去?”

    唐嫃坚毅点头,“原先只是想跟去凑个热闹,可现如今我却非去不可了。”

    谢知渊端起刚送上的茶盏,里面一如既往装的是清水,看了她一眼示意她继续说。

    唐嫃冷哼一声,“绑架我和姐姐的那群下三滥,不用查我就知道是谁的手笔,此次春猎她必然会随行参与。”

    喝了口甘甜的新鲜果茶,继续道:“还有之后单独劫走我的,虽然不知道对方的目的,可对方一击不中没能得逞,总不至于就此偃旗息鼓,我得多出去走动走动,尤其是人多混杂的场合,这样对方放后招的机会比较大。”

    谢知渊略沉吟,“我派几个人跟着你。”

    唐嫃心中一股暖流淌过,脸上多了几分真诚笑容,“我们府里有人手的。”

    谢知渊表示并不信任,“你们姐妹这次就是从他们手里弄丢的。”

    唐嫃觉得必须为他们说公道句话,这件事情的责任在她不能怪他们,“我们府上的护卫挺好的呀,谁知人家会那样狡猾,动用了那么一头大老虎,这才把他们都调了开,况且他们是听命于我们。”

    谢知渊惊异于她的想法,想着她是抱着药罐子长大的,不懂事也是情有可原,“他们的职责是保护你们,而你们出事了,无论什么原因失职就是失职。”

    唐嫃张了张嘴,竟无言以对。

    谢知渊不容拒绝的道:“  让我的人跟着你。”

    唐嫃坏坏的挑挑眉,“我要做的可是大逆不道的事,你就不怕我会拖你下水吗?”

    谢知渊好笑的看着她生动的眉眼,霸气睥睨的姿态令山河万里失色,“我还没被拖下水过,正好你来试一试。”

    唐嫃的心瞬间砰砰狂跳。

    妈耶,好帅啊!

    超想扑!

    谢知渊本来已经侧过身躯,眼尾余光扫过时,觉得哪里有点不对,于是又转过头来看了看。

    就见小丫头痴痴呆呆的望着他,那小眼神颇有几分熟悉的意味。

    仔细想想,是花朝节那天夜里,她来探望他被他制住时,也曾有过这种眼神。

    迷迷瞪瞪的仿佛下一刻就会流哈喇子。

    像个小傻子似的。

    花富贵要是在这里恐怕得贴墙面上哭了。

    谢知渊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干什么呢?”

    唐嫃圆溜溜的眼睛里嘭地窜起一束小火苗,有些话没有经大脑过一遍就冲动脱口而出,“男神,我想给你生猴子!”

    谢知渊抬了抬眉,“生猴子是什么?”

    男神他大抵能猜到是崇拜他的意思,但是这生猴子……

    唐嫃傻乐呵,“就是生孩子啊。”

    谢知渊嘴角微微的笑意僵了僵。

    生孩子?想给他生孩子!

    神情为之一肃,语气甚是严厉,“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米糕快晕过去了,小姐这是疯了吗!完了完了完了!

    陆岩却不一样,大惊过后,是忍不住的狂喜。

    求三小姐快点给主子生猴子!

    他们的小世子啊小世子,哪怕是个小郡主也行!

    啊啊啊,花公公您听到了吗!

    唐嫃被吓得一哆嗦,顿时清醒了过来,“我我我我……您这么凶我干嘛啊,这点玩笑都经不起……”

    后世多少妹子成天在网上哭着喊着要给男神生猴子,甚至还有很多妹子哭着喊着要给女神也生个猴子的。

    恭王叔叔你就是个……就是个老古董!老古董!

    她说要干点大逆不道的事儿他都支持,不就是生个猴子什么的干嘛这么激动。

    谢知渊黑了脸,“开玩笑!你一个女孩儿家家的,能随便开这种玩笑吗!”

    生孩子的话也敢说!

    这要是他闺女他现在就提起来揍一顿!

    唐嫃是真的要吓死了,从没见他这样严厉过,“我我我错了,我多吃了两碗粥,醉了醉了……”

    强烈的求生欲让唐嫃立马皱起小脸装作一脸痛苦,“哎呀头好疼,吃多了吃多了……”

    谢知渊:“……”

    古远征心情颇好的进了院子,远远的瞧见唐嫃缩在长椅上,两手捂着脑袋,一副很是惧怕,快要哭了的模样,立即迈开大长腿直线奔了过去,“嫃妹妹!”

    唐嫃与谢知渊中间嵌了一个茶几,两人隔着袅袅果茶清香相对而坐,古远征情急之下顾不得什么礼仪,也懒得往旁边多绕几步冤枉路,直接越过廊下种植的花花草草,高大的身躯猛的弹跳起来跨栏而过。

    陆岩看着直接跃过来的大熊,“……”

    这、什么人啊!

    米糕吓得捂着嘴,差点惊叫出声。

    他将唐嫃拉到怀里护着,态度不善的看向谢知渊,“嫃妹妹做错什么了王爷要这般狠的训斥?”

    谢知渊冷漠道:“你自己问她。”

    古远征低头只看得见被他摁在他腰间的小脑瓜,“嫃妹妹?怎么回事?”

    唐嫃还是头一次觉得他的大块头其实挺有安全感的,关键时刻做个挡箭牌能将她护得密不透风相当靠谱,“是我说错了话。”

    古远征觉得恭王爷真是小题大做,“不就是说错了话,多大点事儿,至于训得这么凶,嫃妹妹这些天,受的惊吓还小吗……”

    好容易平平安安得救了,还要被训斥,恭王爷到底怎么想的,他怎么哄着都觉得不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