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9章 199 生个小傻子?
    :

    谢知渊转过身去,不想看这个傻子。

    他就不信这傻小子要是听见小丫头说想给别的男人生孩子会无动于衷!

    还是个云英未嫁的小姑娘就什么都敢说!

    她知道什么生孩子吗就想生孩子。

    不知怎么的想到她日后与这傻小子成婚,生孩子……

    生一个跟这傻小子一样的小傻孩儿?

    谢知渊越想就越觉得糟心,唐玉疏是不是年纪大了眼神不好使了,这给小丫头挑的什么……

    忍不住侧头瞥了一眼,小丫头跟个小鹌鹑似的,脑袋埋在傻小子身上,听着傻小子絮絮叨叨,还不停点头表示附和。

    分明是在说他大惊小怪。

    他那是大惊小怪吗!

    谢知渊心头一口老血在沸腾,“你问问她到底说了什么!”

    古远征本来想说,不管嫃妹妹说了什么,能有多大事儿,也值得上纲上线,可见恭王爷这样,似乎那话很了不得,于是难免有些忐忑,“嫃妹妹你到底说了什么?”

    不会是什么以下犯上的悖逆之言吧?

    唐嫃被他们搞得有点心虚,“口误而已,我……我已经忘了。”

    忘了!谢知渊简直被气乐了,这小东西满口的瞎话!

    古远征道:“忘了就忘了吧。”

    唐嫃偷偷觑了一眼,只能瞧见谢知渊的侧脸,深深拧着眉头,还是不太高兴的样子,不过没刚才那么可怕了,于是戳了戳古远征腰间软肉,示意他可以放开她了。

    古远征可能是没领会到他她的意思,没动。

    唐嫃又戳了两下,还是没动。

    唐嫃纳闷的仰头去看,就见古远征正好也抬起了头,屋檐有什么好看的?

    古远征:“……”

    他不懂她为什么戳他,真的,屋檐设计的很不错呀。

    唐嫃怀疑这家伙是不是故意的?嗷呜往他胳膊上狠狠咬了一口,趁他胳膊稍微松了松猛地起立,跳上长椅一巴掌拍在他脑门上,“你皮厚是不是!戳你也没反应!”

    被她小手拍过的地方好似开出了粉红花朵,一整天的阳光都汇聚到了古远征的俊脸上,满口的白牙都闪闪发亮那可真叫一个灿烂,“嫃妹妹要打就拿个什么东西打,一会手疼了怎么办?”

    谢知渊冷冷一眼看过去,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人家未婚夫妻两个,打打闹闹有什么不对?

    但是古家傻小子这副傻得掉渣的样子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谢知渊最终拂袖而去。

    陆岩想吐血。

    唐嫃望着那道挺拔苍劲的背影,长长的眼睫扇动了两下,恭王叔叔是觉得他们特幼稚吧,都不想跟他们一起玩了。

    古远征:“……”

    大佬总是说翻脸就翻脸,他翻书都翻不了这么快。

    唐嫃站在长椅上还没古远征高,好气哦,手指头在他脑门上点了又点,噘嘴哼道:“肯定是你刚才的样子太傻,恭王叔叔没眼看才走的。”

    没眼看就没眼看他还巴不得呢,与嫃妹妹单独相处他求之不得,感谢恭王走得这么不拖泥带水。

    嫩生生的手指头点在额头上痒在心底间,古远征握住她柔若无骨的小手,珍而重之的用他粗糙了好些的大手捧着。

    唐嫃往回抽,抽不动,“干嘛呀?”

    又不是大冬天,暖什么手?

    轻轻揉了两下又顿住,看着她手上已经结痂的擦伤,古远征难过得咬紧牙根,怔然看了那疤痕许久,忽然低下头去,用嘴唇在那伤痕上印了印。

    唐嫃吓一跳,“啊!你你你……”

    屋内谢知渊听到外头的动静,烦躁得将棋子往棋盘上一拍!

    闹得还挺起劲!

    刚踏进门的陆岩惊得脚下一歪差点摔了,用力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上前禀报,“主子,唐相和唐二小姐来了。”

    谢知渊起身衣袂生风大步往外走,出了门还是忍不住往廊下望了一眼,只见古远征拉着唐嫃的手不肯松。

    没眼色的东西,小丫头不乐意看不出来吗,再不放就剁了!

    陆岩见状赶紧高声道:“三小姐,唐相和二小姐来了。”

    唐嫃闻言大喜,老爹和姐姐来了!

    古远征这才撒了手,老实跟在唐嫃后面,悄悄握紧自己的手,掌中还留有余温。

    重明院是谢知渊起居之处,原是禁止外人进来打搅的,因为唐嫃才一再破了例,会客一般在前面的熙安堂。

    姐妹俩劫后相见瞬间红了眼,抱在一起又哭又笑,相互诉说着别后几天的遭遇。

    说着说着姐俩还相互埋怨起来了,都怪对方没有多考虑自己的安危。

    “……昏迷前姐姐光顾着为我行针了,明明有机会先替自己解了药性的,那时看姐姐还在麻袋里迟迟没动静我都快急死了,就怕姐姐会有什么意外。”

    “哪有不顾自己了,我发现中迷药之后第一反应就是给自己扎了几针,可就算我再多扎自己几针结果也是一样的,那经过提纯淬炼过的迷药药性十分霸道难解,一时之间光凭金针刺穴根本无法完全解除药性,更何况谁知对方是冲谁来的,我怎么能不在最后一刻为你争取一线生机,再说区区几个下三滥我还对付不了吗?我就是担心你,不知道那黑影是什么人……”

    “你看看你的脸你的手,丑死了,身上肯定还有,是不是又伤痕累累?”

    “姐姐,我就说一句你说那么多,什么叫又,我又不是经常受伤,况且都是擦伤而已,看着虽然难看,可都已经结痂了,过个十天半月就会好的。”

    “你还不是经常受伤?说这话亏心不亏心,上次的伤好了这才多久,你嘴巴噘那么高做什么,实话实说你还不乐意了,好了好了都过去了,我不说你了。”

    “嗯嗯嗯,不许翻旧账,晚上我要跟姐姐睡,我有好多话想跟姐姐说。”

    厅里几个大老爷们就各自捧着茶盏,听两个小姑娘叽叽喳喳,一个声音微微清冷,一个透着股软糯黏腻,虽然好多都是废话毫无逻辑和意义,但就是让人觉得心中安定。

    好似怕扰了小姐妹俩的重逢喜悦,谢知渊与唐玉疏说话都放轻了声音。

    唐玉疏一边说着话,一边抬头看小姐俩一眼,漾着如沐春风的微笑,满眼的宠溺和温情。

    谢知渊:“……“

    搞得他都忍不住不停的顺着唐玉疏的视线往那边瞄。

    有闺女了不起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