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0章 200 男儿有泪
    :

    “是宋小四?那小嫃儿这次还真是福大命大,我还想着胡川那边是谁的手笔,不曾想这么凑巧竟是他回来了,不过他为何将嫃儿送到了你这?”

    两位大佬聊到了唐嫃这次得救的事,唐嫃姐妹俩和古远征都竖起了耳朵。

    谢知渊看了唐嫃一眼,“小丫头对宋小四说,她是潞王府的人,被宋小四拆穿之后,小丫头便改了口,说她是恭王府的人。”

    昨晚宋意和离开后已是夜深,谢知渊又忙着照顾唐嫃,等到去澄心堂休息时,天色都快亮了,早起他又匆匆赶到了重明院,因此陆港还没有机会对他说,唐嫃自称是他的小情人的事。

    宋意和从陆港那都没套到话,面见威仪赫赫的恭王爷,自然不会再行什么试探之举。

    更何况他随手捡来的便宜小表妹,竟然是恩师唐相的掌上明珠,这个戏剧化的事实就够他消化了。

    而且他是知道的,恩师的两个女儿,都已经定下婚约。

    所以小师妹又怎么可能是恭王爷的小情人儿?

    小师妹防备心理那么重,明明是宁国侯府的千金,偏说是恭亲王的小情人,想来所说的也不是实话。

    唐嫃这才知道原来那位宋四少爷名叫宋意和,可老爹和恭王叔叔对宋意和的称呼如此亲昵,“你们与宋四少爷很熟吗?”

    古远征眼里只有她一个,她走到哪里坐到哪里,他的眼珠子就跟着转,“宋四少是岳父大人的得意高徒。”

    唐嫃吃惊不小,圆圆的眼睛瞪着,像两颗葡萄,“高徒?”

    唐玉疏微笑的点点头,“不错。”

    唐嫃哭笑不得,“早知是师兄,我就不用绞尽脑汁了……”

    唐妤翘起嘴角笑容温暖,“你呀,总是福星高照。”

    唐嫃一副啼笑皆非的表情,这样都能遇到自己人,她的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

    唐玉疏转过身来,摸摸她的头,“你可还记得那绑走你的黑影是何情形?”

    唐嫃知道这是想让她提供线索,用以确定对方的身份,可又怕她不愿意回忆起,当时无助惊魂的一幕幕,所以才问得这样委婉小心,“你们有没有放过风筝?”

    众人都露出疑惑脸。

    唐嫃抱着姐姐的胳膊,依偎在姐姐肩头,“没有放过也该见过放风筝吧?”

    唐妤轻声问,“怎么回事?”

    那些黑影留给唐嫃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她被当作风筝放了。

    其他的,当时她浑浑噩噩的,没印象。

    当听完唐嫃的叙述,众人均是一脸沉肃。

    被绳索套住脖颈,不断的被抛起,又摔落在地上。

    之后更是凭借一己之力,反转了形势且战且逃,最后体力不支被卷入河。

    尽管唐嫃说得轻描淡写,可众人却能脑补出,当时她所遭受到的凶险。

    唐妤飞快擦去眼角的泪,将心肝宝贝搂得更紧了。

    唐玉疏和谢知渊相视一眼,深不可测的的两双眼眼眸中,有着的居然是同样的情绪。

    除了腾腾翻涌不止的杀意之外,还有着如何都掩饰不住的心疼。

    古远征怒得一拳捶断了椅背。

    畜生!

    什么深仇大恨要这样虐嫃妹妹!

    唐嫃的目光扫过厅内众人,看得出大家都在心疼她呢,“其实放风筝倒也还好拉,总比被扔在地上拖要好。”

    要是把她放在地上拖,再借几层皮都会被磨掉,然后用不着跑多远,她就会变成一摊烂肉,只剩一副零乱的骨架。

    想到这里唐嫃不禁倒吸一口寒气,幸好对方根本没打算要她的性命,不然她的死相绝对是史上最难看。

    古远征红着眼望着唐嫃,想过去却发现迈不动腿。

    他现在过去能干什么呢,安慰她吗,几句没多大营养的安慰,有何意义?

    嫃妹妹受虐的时候他在哪里?

    他有什么脸!

    谢知渊收敛了暴戾的情绪,这回盯着唐嫃不容置喙道:“后天便要启程前往万仑山,此次春猎由我派人跟着你。”

    唐嫃没法儿再拒绝了,人家可是一片好心呢,于是扬起一个甜美笑脸,“好吧,那就谢谢恭王叔叔了。”

    唐玉疏听了这番话不由十分意外,没想到恭王爷对小闺女这般重视,顿时觉得小闺女这声叔叔没白叫。

    这是对他小闺女好的事,所以他是很乐得接受的。

    唐妤忽然觉得,如果嫃儿能够嫁给恭王爷,或许是件好事。

    至少恭王爷能护得嫃儿一世平安免受风雨侵袭。

    古远征忽然情绪失控冲了出去,厅中众人瞧着都有些不明所以。

    唐嫃惊得坐起,“怎么了这是?”

    唐妤微微动容的叹息一声,“大概太难受了吧。”

    唐嫃坐立不安,总觉得不对劲,“我去看看他。”

    唐妤和唐玉疏都点点头。

    唐嫃便追了出去。

    熙安堂外不远出的小花园里,她找到了抱头流泪的古远征,那一刻的内心说不出的震撼。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有个男人为他哭。

    唐嫃竦然动容,惊怔良久,才走到他身边,“你哭什么,男儿有泪不轻弹,心疼我呀?”

    古远征偏过头去,以掌遮面。

    唐嫃挨着他坐在亭下的台阶上,两手抓着他粗壮结实的胳膊,“听着可能是怪吓人的,可这不都已经过去了吗,我福大命大没什么的。”

    古远征默默握紧了拳头。

    她越是轻描淡写他就越是恼恨自己。

    唐嫃只觉得他手臂上的肌肉都绷紧了,“你是不是钻牛角尖了?”

    古远征抿着嘴唇,仍觉得无脸见她。

    唐嫃好无奈,索性不再吭声了,靠在他的胳膊上,陪他静坐着。

    过了许久,才听见古远征沙哑的声音,“嫃妹妹,对不起。”

    唐嫃蹙起眉头,口吻有些不悦,“你干嘛老跟我说对不起,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就因为我把护卫都派了出去,结果让人虚而入了吗?可这跟你有什么关系,都是对方老早就算计好了的,就算我一个护卫都不派出去,对方也有的是办法调虎离山,这件事根本就是防不胜防,而且你去救沈八小姐是应该的呀,要我说你根本一点错都没有,不止没有错反而做得很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