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2章 202 抗拒?期待?
    :

    古远征背着她在花园里狂奔乱窜。

    一忽儿钻进了花木丛,一忽儿跳上了假山石岩,一忽儿跃上了凉亭顶端。

    唐嫃还从来没玩过这么刺激的,惊得她捂着嘴巴都不敢叫出声。

    毕竟是在恭亲王府里,必须得稍微收敛一点。

    摸到了他的一脖子汗水,唐嫃趴在他耳边笑着说,“好了好了差不多了不玩了,快停下来吧,我们下次去别的地方玩。”

    原本只是想跑两圈的,他们玩得这么疯,万一被恭王叔叔看到,肯定又要生气了。

    古远征快步走到刚才坐过的石阶边,放唐嫃下来的时候顺势坐下来,“好玩吗?”

    唐嫃因为太兴奋了小脸红扑扑的,看着他的目光里有明显的崇拜,“好玩,你好厉害呀。”

    古远征的笑容瞬间沁入心底,激动又满足的看着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就、也不是很厉害,等我……我们下次再玩,找个好玩的地方,嫃妹妹你还这么拍……”

    唐嫃从荷包里翻出一块手帕来,给他擦擦脸上的汗,可越擦就越是觉得有点不对劲,脸上的笑容便散了,“古二傻子,你怎么出这么多汗?脸色也很不好看。”

    忽然目光一凝,落在他的大腿上,掀起他的衣摆。

    她的动作太快,古远征没摁住。

    唐嫃呆呆看着他裤子上被浸透的鲜血,“你身上有伤?”

    古远征不动声色的想把衣摆拉过来挡挡,“一点皮外伤。”

    唐嫃生气得一巴掌拍过去,打得他的手不敢再乱动,“你这是一点小伤吗!流这么多……”

    蹲下来凑过去细看,除了血之外,还有发黄的脓液,唐嫃气得狠了,指着他疾言厉色道:“是不是那天被马匪伤的?”

    难怪几天不见瘦得脸都变了形,虽然更俊更有型,有了成年男子的锋锐菱角了,可也说明了他当时伤得有多重。

    “你这都伤成这样了,我让你背你就背,脑子是不是坏掉了!你要实在想哄哄我,走两圈也就行了,你还上蹿下跳,不要命了是不是!”

    唐嫃简直要气炸,难怪早上闻着那么臭,肯定是伤口都烂了,“给我看看。”

    估计这几天为了到处找她,他也没好好养伤,不然肯定不会是这种情况。

    抓住他的裤子扒拉了两下,古远征反应过来她的企图,吓得涨红了脸赶紧去遮掩,“不是,嫃妹妹,这……”

    不是不愿意给她看,而是伤口太狰狞了,会污了她的眼睛的。

    万一留下了阴影,他期待已久的洞房花烛夜,受到影响怎么办?

    遮掩什么,定是她猜对了,伤得太重!唐嫃见他这样更来气了,她今天还就非看不可了。

    唐玉疏和谢知渊刚拐进院子里,好巧不巧的正好看到了这一幕。

    唐妤察觉到了点什么,从大佬们身后出来,然后就没眼看下去了。

    死孩子,这、这是在干什么呢!

    陆岩快晕过去了,斜觑了他家主子两眼,赶紧掏出药丸来。

    谢知渊毫不迟疑的把药吃了。

    他就不应该跟着出来,又不是他闺女,他跟着操的什么心!

    唐玉疏现在可真是越来越出息了,小闺女一会儿不在眼前就坐不住。

    现在瞧着小丫头的行为举动如此不像样子是不是快气晕了?

    他这个当叔的气得都……

    谢知渊想着就侧头看了一眼,随即深不见底的黝黑眸子里,便浮上来了一丝惊愕和疑惑。

    唐玉疏脸上微笑儒雅,像笼罩了一层温暖的光,望着那不成体统的一幕,眼中盛满幸福与满意。

    小未婚夫妻两个关系很和睦嘛。

    谢知渊:“……”

    唐玉疏的反应与他所想的完全相反,亲爹都不觉得小丫头这样有何不对,那他这个外人到底又有什么可气的?谢知渊心里掠过一丝茫然和慌乱。

    有什么东西是他应该抓住的,可又快速趟过让他没有抓住。

    谢知渊深深皱眉,最近他总是心浮气躁,这情况太不对了。

    唐嫃与古远征拉扯半天,忽然反应过来这是大腿,总不能让他在这脱裤子,看了一眼他红通通的脸,唐嫃窘迫得收回小贼手。

    太激动了,没注意分寸。

    古远征不自在的说,“刚才玩得太疯了,一时忘了,大概是裂开了。”

    唐嫃思索了一阵,一把抓起他的手,“走,咱们换个地方。”

    古远征被她拉起来,因她的话神魂不属,“换、换个地方……”

    坦诚相见什么的,他每天都在期待,可现在情况不对,他的伤……

    清幽雅致的竹林小道上,一前一后两个人手牵手。

    古远征仿佛捡了个天大的便宜,看着牢牢抓住他大手的小手,做贼似的时不时悄悄咧嘴偷乐。

    多希望这条路没有尽头,他想永远这样,被她牵着手一直走下去。

    不不不,有尽头也行,嫃妹妹要看他的大腿……

    越往竹林里走越是幽深清静,古远征的心肝噗通跳得欢快。

    好紧张怎么办?

    要镇定,要淡定。

    他得表现得好一点,千万别吓着嫃妹妹。

    万一嫃妹妹因为心疼他而流眼泪,他该怎么抱才能让嫃妹妹不反感……

    到了地方,古远征望着前面门头上的匾额,脚步一顿,“药庐?”

    唐嫃回头看他,顿时皱起了眉,“你这是什么表情?”

    美妙梦幻骤然破灭,古远征不由得点懵,“嫃妹妹是带我来治伤的?”

    唐嫃晶晶亮的眸中闪过一丝狐疑,“对啊,不然呢?”

    古远征沮丧欲哭,“不是找个地方继续扒我裤子吗?”

    他虽然很抗拒嫃妹妹看见他的伤,但却很期待嫃妹妹看见他的身材……

    唐嫃差点一脚踹上去,想起他伤得不轻,生生把脚给收了回来,“你你你!你脑子呢!出门不带脑子的吗!我我我、我扒你裤子做什么!还不是为了看你的伤!不然我还能看什么!”

    古远征挺了挺胸膛,“我其实、还是挺有看头的……”无论酷暑寒冬,他都练着呢,可不是白练的。

    唐嫃气得破口大骂,“古二傻子你脸呢,我还是个小姑娘!你跟我说这些!看我爹不揍死你!”

    古远征不敢把人惹毛了,赶紧哄道:“我这不是日有所……不是,夜有所梦……不对……”

    完了,一着急就把心里的话给说出来了。

    夜有所梦!唐嫃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古二傻子!你都梦见了些什么!你给我说清楚!不然我亲手打死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