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3章 203 没救了
    :

    古远征心思快速一转,须臾之间便有了计较,“我、我就是……有一次梦见嫃妹妹非要扒我衣服,就跟方才的情形一模一样,不然我这种正人君子怎会想岔了……”

    眼睛都不敢往她那看了。

    唐嫃恼得往他胳膊上砸了一拳,“我才不是这种人,我没做过这种事,我在你的梦里面,为什么是这个样子的!”

    古远征觉得这样甩锅有点不太厚道,可总比把她惹毛了以后不理他要好,“还不就是花朝节那天,嫃妹妹你闹恭王爷的事,给人留下了太深的印象,所以我才会梦见……”

    卑鄙!无耻!

    古远征心虚得都冒冷汗了,话才出口就觉得后悔了,“其实我……”

    唐嫃气鼓鼓的哼了一声,拽着他的袖子往药庐里去,“好了,不跟你计较了,我大人有大量。”

    他这么无耻的往她心口上戳,她居然一点都不生他的气,古远征感动得心窝热乎乎的,“嫃妹妹我……”不是东西!

    嫃妹妹醉酒后闹的恭王爷那一出,让她遭受了多少流言蜚语,他居然随口就拿出来当成挡箭牌……

    古远征又开始了自我厌弃。

    熟料唐嫃又嘀嘀咕咕补了一句,“忘了你这人脑子动不动就抽风,我跟谁计较也不能跟你计较呀,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古远征可听出来了,这不是什么好话,“嫃妹妹是在骂我吗?”该骂,他脑子是挺有问题的,心术也不正。

    唐嫃高高扬起了眉,抡起小拳拳,捶了一下他的胸口,“我夸得还不够明显吗?你在我心里是最特别的。”

    古远征脑子轰的一声,前面那句嫃妹妹说得什么,他怎么一个字也不记得了,只记得最后那句表白。

    他、他是最特别的。

    他在嫃妹妹心里是最特别的!

    他以后再也不乱说话了!

    唐嫃进了院子便高声道:“吕神医,给你带个重伤来啦,快来好好研究一下。”

    紧跟着,屋内传出了吕成邈的声音,“三小姐?进来吧。”

    唐嫃拖着大块头的某重伤患者,在药庐小厮笑脸相迎下进了屋,“神医,您快给他看看,还有得救不?”

    吕成邈带着纯白色袖套,与身上的围裙看起来很搭,从稍间出来打量着俩人。

    眼神老辣的只扫了唐嫃一眼,旋即便转向了她牵着的古远征,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对她示意,“这儿?那没救了,得重新投胎。”

    吕神医能一眼看出古远征身上有伤不奇怪,可又是怎么一眼看出古远征脑子不正常的?

    这么神的吗?

    唐嫃楞了一瞬,猛地想起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

    只见古远征一脸傻相,很有规律的一阵阵抽动着嘴角,不知道魂游到哪去了,两眼直愣愣的望着前方虚无处,那大大咧开的嘴角处,仿佛下一刻就会淌下几滴涎水。

    唐嫃无语的闭了闭眼,心累不已的长长叹气,往他小腿上踢了两下,“古二傻子。”想什么呢!这么专注这么高兴!还笑得这么傻气这么夸张!刚刚有发生什么吗,值得他这样高兴得都没边了?

    笑得一脸春心荡漾肩膀抖动个不停的古远征终于发现了面前的白胡子老头,“老神医好。”

    吕成邈故作惊奇,“哟,还认得人。”

    古远征搓了两把脸,收敛起痴傻模样,他就是走了会儿神,扭头看了唐嫃一眼,刚才他们在说什么?

    傻子,唐嫃把头别过去,对着吕成邈,又是另一幅面孔,“吕神医,闻着他身上都臭了,您看看,我估计伤得不轻。”

    吕成邈指着一侧的椅子让他坐下,药庐侍候的小厮拿了小迎枕来,垫在古远征伸出的左手腕下,吕成邈一边摸着胡子一边把着脉。

    唐嫃站在一边静静等着,见吕成邈眉头越皱越紧,心里不禁有些暗暗紧张。

    古远征自己身体什么情况,心里多少有点数,瞧见唐嫃忧虑不安的模样,熨帖的赶紧安慰,“嫃妹妹你不要担心,没事的,就是……”

    吕成邈不悦道:“闭嘴。”

    古远征抿嘴,不敢再吱声。

    唐嫃狠狠剜了他一眼,不要妨碍吕神医诊治!

    古远征赶紧端正了坐姿,我不是不想让你担心吗。

    唐嫃眼里泛着凶光,不想让我担心早干什么去了,一点也不知道爱惜身体,你有几条命可以这样糟蹋!

    古远征心虚气短的缩缩脖子,他不想惹嫃妹妹生气的,可又很喜欢她关心他的样子。

    唐嫃不想理他。

    直到吕成邈收回手,才忍不住询问道:“吕神医,怎么样?”

    吕成邈冷哼道:“幸好你今天把这傻子牵我这儿来了,要是迟一天你就是求我我也没辙了。”

    唐嫃猜到会很严重,可没想到的是,比她想象中更严重,好歹还有一线生机,唐嫃合手相求道:“那就拜托吕神医了,请您一定要救救他。”

    自打回京后,整天只琢磨着如何把主子的旧伤治好,好久都没有动手医治别的情况的伤患,正好练练手。

    吕成邈对那小厮说了要用的器具药物,小厮低声应是后麻利的去准备东西了。

    “把阳平和修平也叫过来。”

    吕成邈一面往内室走,一边示意古远征跟上。

    里面这间屋里正中位置有一张小床,比一般人平时睡觉的床要高出许多,吕成邈指着高脚单人床对古远征道:“把衣服脱了躺上去。”

    见唐嫃也跟了进来,而且没有要避开的意思,吕成邈上前悄悄问,“这傻小子是你什么人?”

    唐嫃道:“我家里给我订了门亲事您可听说了?”

    吕成邈眼睛一瞪,“就是这小子?”

    唐嫃点头。

    吕成邈:“……”

    花富贵那老货真是越来越不中用,拆了那么久都没拆掉,他还以为对方是怎样的青年才俊,居然就是这么个傻子。

    唐嫃觉得他的神情有点奇怪,“怎么了吗?”

    吕成邈道:“三小姐还挺关心这个傻小子的。”

    唐嫃抿嘴笑,悄悄说道:“他虽然傻气了些,可人品很好的呀。”

    吕成邈八卦之心蠢蠢欲动,“这傻小子跟我家主子比,哪个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