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4章 204 拍坏了!
    :

    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吕神医好逗好可爱!

    唐嫃不禁失笑,“都好呀,这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可比性吗?您怎么不问我,要是他们两个人一起掉河里,我先救谁?”

    吕成邈才知道还可以这样问,忙点头,“对,他们两个一起掉水里,三小姐会先救谁?”

    唐嫃不假思索的道:“当然是恭王叔叔啊。”

    古远征悄悄竖起耳朵,不动声色的偷听,听到她毫不犹豫的选择,穿衣服的动作一僵,心里说不出的苦涩。

    吕成邈嘿嘿笑道:“还说没有可比性,分明是我家主子更好,对不对?”

    那只是她的下意识反应,至于先救恭王叔叔的原因,唐嫃稍微想了想才说,“恭王叔叔是长辈,我还能不顾长幼,先救古二傻子吗?”

    古远征一颗心砰砰乱跳,他就知道,嫃妹妹不喜欢恭王爷,至少现在还没喜欢上!只是长辈!

    吕成邈笑意盎然的老脸僵了僵,“就因为长幼有序?”

    唐嫃觉得自个儿想明白了,“恭王叔叔对我非常好,我也应该对恭王叔叔好。”

    吕成邈:“……”

    花富贵折腾这么久到底折腾出什么来了!

    转身见古远征衣服还没脱完,就有几分心气不顺的吼开了,“磨磨蹭蹭干什么呢,等着谁帮你脱!”

    古远征心情大好,不跟他一般计较。

    哈哈哈,长辈!

    吕成邈道:“三小姐不回避一下?这傻小子伤的可不是地方。”

    唐嫃执拗道:“我定要看看他的伤到底什么情况。”

    吕成邈觉得不妥,主子要是知道了,肯定会怪罪他的,“他这伤处可不太方便你个小姑娘家的看,必须得把衣服脱精光了我才好刮去腐肉。”

    唐嫃稍稍有点迟疑,可还是不愿意出去,她非要看不可,看他伤成什么样子,“就不能给他留一块布?”

    小厮将所需之物一趟趟送进来,阳平和修平两个助手也已到位,古远征只脱得剩下贴身衣物了。

    吕成邈想了想,“三小姐先回避一下,等我给他遮盖好了,三小姐再进来看。”

    唐嫃这才转身出去。

    不过她没走远,就站门口等着。

    好像听见里面古远征与吕神医在鬼鬼祟祟说着什么,莫不是那傻子打算说服吕神医合起伙来欺瞒她不成,“好了没有?我要进来咯。”

    片刻后吕成邈便道:“进来吧。”

    唐嫃一进屋,便瞧见了高脚床上光溜溜的躯体,只盖了块布,险险的遮住了那不可描述的部位。

    浑身上下不少伤痕纵横交织,唯有腹部偏下以及大腿偏上的那两处最为严重,红肿不堪的淌着带脓液的血。

    古远征非常不自在,“嫃妹妹,你快出去吧,别看了,实在太恶心……”

    唐嫃一下子就红了眼,冲着他就厉声怒吼,“都烂成这样了能不恶心吗你还知道恶心!自己伤得多重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你不好好养着是不是嫌命长!”

    她的反应比古远征意料中的还要激烈,除了两处脓肿外就不看看别的什么吗?他胸口和胳膊上的肌肉练得不好看吗?

    唐嫃现在眼里还真看不见别的去,“……伯母不知道你伤得这么重吗?怎么也不拦拘着你好好养伤!还有古怜灵,她不是一向紧张你这个二哥吗!”

    吕成邈纯属是看热闹不嫌事大,见古远征被骂得狗血喷头,还不忘往已燃的柴禾上浇点油,“何止没有好好养伤这么简单,以我之见定是好几天几夜没合眼,这小子是在可着劲儿糟蹋自己身子呢,三小姐瞧着他这模样是不是觉得还好,就是气色差了点虚汗冒得多了点,嘿嘿嘿,不过是这小子在三小姐面前苦苦强撑罢了,他这副身子早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不过他这身体底子倒还真是不错,换成别人这么折腾现在哪里还有命在。”

    羡慕的感慨叹息,“年轻就是好啊,想怎么任性就怎么任性,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反正死不了。”

    顺便鄙视一下花富贵。

    这傻小子受伤的位置如此的刁钻,肯定是花富贵干的,除了花富贵谁还会这么丧心病狂!

    古远征急得都要坐起来了,不停地冲老神医使眼色,治伤用的是嘴吗这么多话!嫃妹妹听我解释别听他的,“知道你出事了我哪里还坐得住,我是死人吗还有心思休养,而且不是老神医说的那样,我每天都有休息……”

    “我家里没人吗!我老爹没人吗!就你伟大是不是!我用得着你来救我吗,我等着你来救我了吗,我自己不是救了我自己,我不是还遇到我师兄了,天上的福星不都照着我!就你这样的只剩下半条命,我就是真等着你来救,你自己都要死不活的了,你还能救得了谁……”

    唐嫃现在一个字的废话都不想听他说,气愤不已的往他胳膊上狠狠拧了一把,“要挖腐肉是吧,吕神医,你好好挖,使劲儿挖,挖得干干净净,下手别轻了!”

    吕成邈点头不迭,“三小姐放心,一定,一定……”

    古远征见他快哭了,真是急了,胳膊一撑就要坐起,白布一滑……

    吕成邈见状一惊,赶紧伸手去捂!三小姐还在这呢!这是意欲何为!

    古远征身躯一僵,“老神医你……”

    吕成邈喝道:“躺好不许动!”

    唐嫃瞧得眨巴眨眼睛,顺着吕神医的手一看,捂着脸赶紧跑了出去。

    抓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茶,还听见里头古远征的声音,“老神医你手劲忒大,给我拍坏……”

    什么跟什么!

    唐嫃索性从屋里出来到院子里待着。

    药庐里里外外遍植青竹,入目便是清幽绿意,环境格外清雅怡人,风吹过竹林发出轻响,奏出一曲出尘世外,抚慰着心头燃烧的怒火。

    “哟,三小姐这是怎么了?”

    花富贵一进药庐,就见到挨着颗翠竹蹲在地上的唐嫃,不禁惊讶轻呼道。

    唐嫃听到熟悉的声音心中微添喜悦,抬起头循声望去,瞧见花富贵的新造型时不由楞了住,“花公公,您这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