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5章 205 苦肉计
    :

    昨天晚上到了恭亲王府之后,就一直没有看到花富贵,还以为他是有什么事情忙去了,看这情形分明是受了伤!

    立即起身跑了过去,果然见他脸上的粉扑得厚了些,不由急得直跺脚,“公公您受伤了!”

    刚闻声音之时的那点子喜悦顿时没有了。

    见她自然而然流露出的急切担忧,花富贵心中真是说不出的熨帖,“没事没事,没有受伤,是我做错事,挨了几板子。”

    是不是!王府里是不是得有个女主人!换成以前挨板子哪有人心疼!

    唐嫃皱着脸,“是恭王叔叔打的,公公您能做错什么呀,恭王叔叔也太……”

    花富贵特意打扮了许久,瞧着精神气色都还尚可,“这回我呀是真做错了事,险些酿成大祸……再多挨几板子也是该。”

    是真的犯了大错呀,唐嫃脸上有点火辣辣的,枉恭王叔叔对她那么好,她居然还……把恭王叔叔当成什么人了,恭王叔叔会随便打人板子吗!

    白眼狼!喂都喂不熟!

    “公公以后注意点,不要再做错事了,您伤得重不重呀,都不能下地了吗?”

    “还好,都是些皮外伤,年纪大了不经打了,得养上一阵子,三小姐您这是……”

    “我带古远征来吕神医这里看看伤。”

    胭脂小心翼翼的将花富贵扶下来,慢慢坐到水粉刚从屋里搬来的椅子上,花富贵伤在臀部和腰部不敢坐,只能侧着身子半靠在椅子扶手上。

    唐嫃瞧着很是不忍,几次出口提醒,“公公您小心点。”

    花富贵缓缓坐下,脸上始终带着笑,“好几天了,已经好些了,就是刚结痂,怕动作太大,把伤口撕了。”

    上下打量了唐嫃一眼,花富贵心疼不已的道:“倒是三小姐,又瘦了,怕是吃了不少苦,可怜见的。”

    见水粉又搬了张椅子过来,挨着花富贵的旁边放着,唐嫃便顺势坐下,“我就这点皮外伤,都没有公公的伤势重,不值一提的。”

    花富贵握着她的小手反复看,又盯着她的脸看了又看,“怎么不值一提了,女孩子的容貌多重要,虽然咱有的是好药,不会留下疤痕,可也得养上许久才会恢复。”

    唐嫃笑眯眯道:“只要能恢复就成,迟几天就迟几天。”

    花富贵想了想道:“我那有安神压惊的香料,一会儿拿给三小姐用着,回头再调几种养身的。”

    唐嫃是知道好歹的,许多极品香料作用堪比顶级药材,是以真心诚意道谢,“公公真是多才多艺呀!什么都会做!好像就没有公公不会的。”

    花富贵满足的笑得眯起了眼睛,“都是宫里传承千百年的技艺,我们做奴才的自进宫起,学的就是如何侍候人的本事。”

    这时从屋里传出了压抑沉闷的声响,唐嫃一下子站了起来,朝紧闭的窗口看了看,脸上灿若春华的笑容都渐渐消散了。

    花富贵欲转移她的注意力,“三小姐,古二少爷这是伤得很重吗?”

    唐嫃重新坐下心乱如麻,把花富贵当成倾诉对象,“他本就伤得很重伤口又烂得厉害,吕神医说很严重再迟一点就没命了。”

    “他是为了救沈八小姐被马匪所伤,可后面又因为我,得知我被掳走,他急得四处寻我,竟是一点也不顾惜自己的身体。”

    “公公你说他这人是不是傻,我们宁国侯府很缺人手吗,多他一个少他一个又如何,能早点找到我还是怎么的。”

    三小姐这话乍一听全是气恼和埋怨,实则全是对傻小子的关心和重视!

    苦肉计!绝对的苦肉计!

    花富贵的面皮不自然的抽了抽,好容易堆起和蔼怜爱的笑容,“三小姐您被带人掳走下落不明,咱们这些人能不担心吗,就说咱家主子吧,这几天夜里几乎夜夜睁眼到天明啊,往日一天只需一粒的护心丸,这几天每天都要吃上十几二十粒,三顿饭变成一顿饭凑合也没什么了,反正靠着吃护心丸也能勉强果腹就是。”

    唐嫃果然被转移了注意力,怔忡的望着花富贵,回想从昨夜到方才,恭王叔叔的一切神情举动,“恭王叔叔每天把护心丸当饭吃?”

    “可不是,要不是主子爷伤势不允许,一早就亲自……”

    唐嫃听到这里急忙摆手,“不不不不!不行的,恭王叔叔才被我搞得旧伤复发,可千万不能再出意外了,不然我可就成了大豫的罪人了。”

    累得古二傻子丢了半条命还不够吗,怎可以再累得恭王叔叔也丢半条命。

    她不值得。

    谁的命都是命,都是最珍贵的。

    花富贵摁了摁刚挤出来的泪,“幸好老天庇佑三小姐安然得救,不然我家主子可真的会……”

    唐嫃坐过去,把手覆在花富贵的胳膊上,“难怪我瞧着恭王叔叔憔悴了不少。”

    还有老爹,姐姐,所有人,都是因为她……

    这么多人疼她宠她爱护她,唐嫃忽然间觉得好感动,心里的暖流渐渐涌上眼眶。

    “公公,恭王叔叔他……怎么也这般不爱惜自己。”

    “这世上谁还能嫌自己命长不成,谁又不想珍惜生命爱惜自个儿,唉,我不是早就与三小姐说过么,三小姐您啊,在主子心里的分量是不同的,可听明白了?”

    唐嫃不住的点点头,感动得眼泪汪汪,“明白的,恭王叔叔在我心里也是很重要的。”

    很重要很重要,无人可以取代。

    花富贵心梗了,“……”

    明白什么明白,什么都没明白。

    他的救心丸呢,快点来一颗。

    室内,吕成邈亲自带领着两个助手给古远征治伤治了将近一个时辰,室外,花富贵就在唐嫃面前给他家主子刷存在感刷了将近一个时辰。

    陆港来请唐嫃用午膳。

    唐嫃第一反应便是转过头去,往古远征所在的房间那边看。

    听见是吕神医说话的声音,猜想应该是治疗结束了,唐嫃小跑着奔进了屋子里。

    阳平端着一堆东西出来,盖着白布,不用想也知道都是什么。

    修平和小厮也是一样,收拾了一番往外边端。

    唐嫃避在一旁,等他们出来了,立马就奔了进去,“吕神医,怎么样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