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207 良臣?媒婆?小气!
    :

    饭菜鱼贯送了上来。

    唐妤搂着她的肩,用指腹轻轻抚了抚她眼下的红痕,牵着她的手入席,“有吕大夫照看着,当不会有问题了,肚子饿了没有?”

    这会儿其实早已经过了饭点,可大家都在等她吃饭,唐嫃有些愧疚的垂下了眼眸,“饿死了。”

    想想她这不是在钻牛角尖吗,都是自家人有什么好愧疚的,大家等她是为了看她愧疚吗!

    唐嫃重新抖擞了精神,将所有不好的情绪都暂且摒弃,开开心心的品尝美食,“恭王叔叔,你别光吃肉食呀,素菜也要多吃的。”

    不停的给谢知渊夹菜,荤素搭配,对自己都没这么上心。

    谢知渊莫名的有点受宠若惊,心里却想小丫头在憋什么坏。

    见他一会儿盯着盘中餐看看,一会儿又抬起头来盯着他看看,眼神还有些说不上来的奇怪,正吃饭的唐嫃不由楞了一下,“怎么了?”

    谢知渊试探道:“今天怎么突然改了性子了,往日也不见你这样殷勤。”

    唐嫃盯着他的脸部轮廓看,的的确确是又锋锐了不少,“恭王叔叔你知道你看起来瘦了许多吗?”

    原来竟是在关心他,谢知渊唇角一扬,眼里有了几分笑意,“算你还有良心。”

    唐嫃灿烂一笑,“那当然啦,我是知恩图报的人,这道鸡汤味道不错,野菌菇很鲜美,恭王叔叔多喝点。”

    然后接下来谢知渊餐盘中的菜色都由良心未泯的唐嫃承包了。

    谢知渊心中的烦郁之气一扫而空。

    小孩子家家的没什么见识,看到傻小子伤重成那个鬼样子,心中忧惧自责也是正常的。

    谢知渊的心情是舒爽了,可有人却瞧着扎了心了。

    唐玉疏的用餐礼仪原是无可挑剔的,甚至可说是赏心悦目的,然而这餐饭才刚开始吃,他手里的筷子就碰到了好几次碗碟,叮叮当当的格外引人注意。

    唐妤默默瞧了一会儿,看出了些门道来,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偷偷踢了唐嫃一脚。

    唐嫃动作一顿,侧头看向唐妤。

    唐妤悄悄斜了斜眼角——老爹吃醋求投喂!

    顺着看了一眼唐嫃瞬间心领神会,立即起身跑到唐玉疏身边,更加殷勤备至的往他餐盘里夹菜,“老爹您多吃点肉,光吃蔬菜怎么行,这样营养不够的。”

    唐玉疏顿时觉得志得意满,还不忘抽空瞟谢知渊一眼。

    谢知渊:“……”

    唐嫃依然絮叨着,“瞧您的衣裳空荡荡的,虽然愈发仙风道骨,可还是健康最重要……”

    唐玉疏心情开花,对旁边服侍的陆岩和陆港几人说的话,就愈发语重情深,“花富贵呢,娶王妃的事赶紧张罗起来,今年成婚,最早明年就能添个小郡主……”

    陆岩和陆港满脸尴尬心虚躲闪。

    唐相大人您怕是误会了什么,我们主子不是想抢您家闺女,不过倒的确是在觊觎就是了,只是意义可就是完全不同了。

    谢知渊黑了脸,“……”

    瞧他那点出息,多大年纪了,还这么小气量!

    唐嫃化身勤劳的小蜜蜂,安抚好了唐玉疏之后,又过去给唐妤布菜盛汤,“姐姐也多吃点肉,别学老爹的坏毛病,光吃蔬菜不吃肉,还真想当神仙吗。”

    最后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似模似样的叹了口气,“你们都太挑剔了,不是光吃蔬菜不吃肉,就是光吃肉不吃蔬菜,还是我最好了,什么都吃,不挑食好养活。”

    众人:“……”

    唐妤似笑非笑调侃道:“可你一个人吃一顿,抵得上咱全家吃一天。”

    唐嫃皱了皱脸拒不承认,“哪有那么夸张。”

    唐妤唉声叹气,“幸亏咱们宁国侯府家大业大,要不然只怕养不起你这样的。”

    唐玉疏全程宠溺的看着两个宝贝小闺女,再没什么比闺女们在眼前说笑更舒心了。

    兰茜,闺女们都很好,很懂事,很可爱,你看到了吗?

    谢知渊闻言放下汤羹碗筷,看向卡了壳停下嘴的唐嫃,神情语气都极度认真的道:“恭亲王府有的是家业,宁国侯府要是养不起你,你来恭亲王府吃就是。”

    唐妤:“……”

    到底她刚才的话音里哪一个字是有嫌弃嫃儿的意思了?

    恭王爷这是……

    正与亡妻神交的唐玉疏醒过神来,戒备的微微眯了眯眼,恭王爷这抢闺女的心思昭然若揭,这是只想养不想生啊!

    想得美,“小嫃儿,给你恭王叔叔挑王妃的事情办得如何了?”

    谢知渊眼里唰唰飞冰刀子,唐玉疏老神在在丝毫不惧。

    众人放下碗筷,到外面依凭着围栏,品茶水赏湖景。

    唐嫃毫不顾形象的伸了个懒腰,入目的碧水蓝天令人心情疏阔,“有头绪啦,也有人选了,不知恭王叔叔哪天有时间,一起吃顿饭。”

    谢知渊往旁边走了两步,不想理她。

    唐玉疏给了个建议,“不是要去万仑山春猎,到时候把人约出来,一起骑骑马……”

    话还没说完就被谢知渊打断,“我身体不适。”

    唐玉疏哪里还能不知道他的心思,“那就相约一起到山野间走走,万仑山有几处风光不错,行宫也有几处景观值得一赏。”

    唐嫃不住的点点头,老爹额提议好像还不错,可以认真考虑一下。

    瞎点什么头,这主意好吗!谢知渊神色冷淡,饮了口清水,想也不想的拒绝,“要随驾没时间。”

    唐玉疏笑道:“王爷是什么人,陛下还能拘着?”

    唐嫃听着听着就有点纳闷,“老爹怎么比我还着急?”

    先前跟沐依娜说好了,春猎之后再相看来的。

    所以春猎的时候要是有机会倒可以试试,如果没有机会的话也不必急着创造机会。

    顺其自然嘛。

    等回京后再慢慢打算。

    唐相衣袂飘飘欲乘风归去,一副大公无私的高华模样,“食君之禄,与君分忧。”

    唐嫃捧着小脸赞道:“老爹真是大豫第一良臣!”

    良臣什么良臣!是良臣还是媒婆!

    谢知渊眉宇间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厌烦,从前他怎么没发现这对父女这么讨人嫌。

    丞相之尊乃朝廷重器,眼界小得就只会围着闺女转,说出去也不怕人笑话!

    不就是为他布菜盛汤,看他那副小气的德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