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8章 208 毒打?内侍?
    :

    趁着两个老男人互怼的功夫,唐嫃蹑手蹑脚的溜之大吉。

    药庐里,古远征还在睡。

    唐嫃趴在床边近距离看着他,抬手摸了摸他毫无血色的脸。

    这样毫无生命力的他,让唐嫃觉得好不习惯。

    古二傻子你要快点好起来,说好的要陪我上刀山下油锅,还要背着我玩个痛快呢。

    吕成邈刚准备午休,听说唐三小姐来了,便从塌上爬了起来,困倦得打了个哈欠,抹了抹眼角的泪花,“不是说了这傻小子好几天没合眼了么,他这情形就是睡上三天三夜也不奇怪,这一时半会儿的肯定是不会醒过来了。”

    她知道,她就是心里牵挂着,来看看。

    唐嫃态度极其诚恳的道:“我稍后就得回宁国侯府了,吕神医,我把古二傻子交给您了,您要帮我好好照顾他,可千万不要再虐待他了。”

    吕成邈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说得什么话,我会虐待他吗?我为什么要虐待他,之前不给他用麻药,还不是三小姐说……”

    唐嫃赶紧赔笑认错,努力专注的拍马屁,“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乱生气还乱说话,吕神医医者父母心,医德大于天,哪会干那种事情!”

    吕成邈这才满意的哼了哼,“把人交给我三小姐尽管放心。”

    唐嫃目光真挚恳切,让人觉得她所说的一切,都是发自肺腑之言,“就是因为信得过神医爷爷您啊,我才决定把古二傻子留在药庐的,方才用午膳的时候我姐姐都说了,把人放在您的药庐一准儿没错,古二傻子这回算是因祸得福了。”

    吕成邈眉开眼笑,“你姐姐真这么说?”

    唐嫃认真道:“那还能有假?”

    吕成邈心情极佳道:“让你姐姐有空常来药庐坐坐。”

    唐嫃笑道:“要不是最近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多了,您就是不请,姐姐也绝对会成为您这药庐的常客。”

    一老一少欢快的聊起唐妤上次从药庐回去后,整天埋头在她自己的小药房里刻苦钻研的事。

    小厮在门口禀报,“老爷子,雎阳侯府的人求见。”

    吕成邈不耐烦应酬,“见什么见,当咱们恭亲王府是菜园子啊,还是当我这药庐是菜园子!”

    “跟雎阳侯府的人说清楚了,要么现在就麻溜的把人抬走,要么就安心搁我这儿我给治着,那傻小子近身服侍的人呢,赶紧的把人叫进来侍候着。”

    小厮在药庐侍奉了些时日,知道他的脾气,得了话毫不迟疑的跑出了。

    不到两刻钟的功夫,古通和古达就来了。

    “见过三小姐,见过老神医。”

    吕成邈详细的与他们说了一遍需要注意的事项。

    二人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马虎。

    幸好昨天后半夜收到唐相传来的消息后,他们便火急火燎跑断马腿的回了京,唐三小姐又误打误撞发现了少爷的伤势,之后硬是不由分说把人拖到了药庐诊治。

    不然他们家死犟死犟的少爷还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彻底的安下心来养伤。

    唉,他们家少爷这辈子算是完了。

    生也是唐三小姐,死也是唐三小姐。

    ……

    唐妤脱险的当天夜里,便派了人去庆园传信。

    说是雎阳侯府女眷遭遇马匪袭击,表小姐沈心瑜不幸被马匪劫走,她们姐妹俩要在隆福寺逗留几日,照顾受惊过度的雎阳侯府母女。

    原本庆园就距离隆福寺并不远,马匪的行径又如此恶劣,身在庆园的太夫人自然听说了。

    宁国侯府和雎阳侯府结了亲家,唐嫃又是雎阳侯夫人的准儿媳,雎阳侯夫人母女受惊过度,唐嫃姐妹俩留下照顾也是应该。

    所以刚开始时,太夫人她们只当事实如此,并未疑心什么。

    到了第四天姐妹俩还没回庆园,太夫人敏锐的觉得有些不寻常。

    再是受惊过度这么些天也该缓过来了吧,更何况沈八小姐不是都已平安寻回来了,姐妹两个怎么还是迟迟没有回来的意思?

    太夫人果断派人去隆福寺问情况,要是姐妹俩还不回庆园的话,那她只能亲自去隆福寺探个明白。

    最近眼皮子跳个不停,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总觉得出了什么事,太夫人委实放心不下。

    派去隆福寺的人很快回话,原来是古二少爷伤势太重,三小姐放心不下不肯离开,二小姐无奈只能留下帮忙。

    太夫人得了这话,才终于放了心,还与朱氏感慨道:“我家嫃丫头重情重义,妤丫头更是爱妹如狂。”

    直到今儿一早,唐颂灰头土脸的来到庆园,还未说明来意,太夫人便陡生一股不安来。

    据说三妹妹为宋意和所救,平安归来,唐颂的意思,原是先请太夫人她们回府。

    等她们见到了好生生的姐妹俩,再仔细说明姐妹俩的这番遭遇。

    这样也省得她们胡思乱想担惊受怕。

    奈何太夫人年纪虽大了,却是个不好糊弄的主儿。

    唐颂被逼得没办法,只好说出了实情来。

    幸好姐妹俩当时都已经平安回京,太夫人再如何痛心担忧也是有限。

    倒是朱氏气得拿鸡毛掸子抽了他一顿,“出了这样大的事情竟然瞒着我们!万幸妤儿和嫃儿都脱险回京了,不然我今天还真就要抽死你不可!

    唐颂还能怎么办,只能挨一顿毒打。

    还是唐绾好说歹说朱氏这才暂时停了手。

    众女眷再也等不得了,当即让人套好马车,天不亮就往京城里赶。

    唐颂回到自己的院子里洗漱了一遍,匆匆赶到春晖堂,一进去就发现满屋子眼泪泛滥成灾。

    唐玉疏淡定的远远坐着,茶水已喝了一盏又一盏。

    唐颂小声的靠过去,“还没哭完?”

    唐玉疏放下茶盏起身,示意唐颂跟着他出去。

    叔侄两个在院子里闲聊许久,含珠才打起帘子请他们进去。

    众女眷的情绪已经稳定下来,并且方才都重新梳洗了一遍。

    太夫人面色阴沉,“都查清楚了没有,是哪路牛鬼蛇神?”

    唐玉疏平静安稳的道:“绑架妤儿和嫃儿的人,与宫中的内侍有关。”

    太夫人眉目一肃,“那后来单独掳走嫃儿的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