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9章 209 老闺蜜
    :

    唐玉疏胸有乾坤,却语焉不详的道:“左不过是京中的宗室勋贵。”

    太夫人见状,舒了口恶气,“你心中有数就好,不管是后妃公主,还是皇亲国戚,谋害我孙女的仇,必须要尽快报了,我可不想等得太久。”

    唐玉疏道:“母亲放心,早已万事俱备,只待春猎过后,一切落定。”

    太夫人重重一掌拍在小几上,“好!就让那些人看看,谋害我们宁国侯府的人,会是个什么下场!”

    唐嫃心神一震,崇拜的看看祖母,又看看老爹,好霸气好帅呀!

    前一刻还抱着她们姐妹哭得与寻常老太太一般无二,一转眼便是八面威风实权在握几十年的侯府太夫人。

    晚间一大家子团团坐,这顿饭吃得格外温馨。

    唐嫃成了大家重点照顾的对象,好像她前几日就没吃过饭似的。

    唐嫃依然勤劳的穿梭于席间,给每个亲人都布了菜盛了汤,“大家都担心我,担心坏了,全都瘦了,都多吃点,好好补补。”

    另外还给唐颂餐盘里加了两个鸡腿,“尤其是大哥哥,为了寻我奔波劳碌,不眠不休,更要多吃点,都补回来。”

    唐颂无比辛酸的唉声叹气,“我这回算是彻底看明白了,在咱们家女孩都是宝,唯有我还不如墙角一棵草……”

    朱氏忍不住笑道:“行了,别演了,是母亲不对,不该打你出气。”

    唐嫃听得一愣,“大哥哥挨打了?为什么呀?出、出气……”

    提及此朱氏还是有些来气,狠狠瞪了宁国侯府一棵草,“我当时气得剥了他的皮的心都有了,你和妤儿出了这么大的事,这混账东西竟瞒我们瞒得这么紧,这么多天了一丝儿消息都没有露给我们,要不是今儿你们姐妹俩都逢凶化吉了,谁知他还会瞒我们瞒到什么时候。”

    唐颂冤死了,“出事后头一个给庆园送信的是二妹妹派去的,之后在隆福寺坐镇全权负责这件事的是二叔,我不过就是奉命二叔之命行事干点跑腿的活……”

    怎么算也算不到他头上吧。

    天上下红雨了有没有人看见?

    这事后甩锅的目的太明显,唐相大人叱咤风云多少年了,什么时候被人强迫背过锅,都是别人被动或主动替他背。

    立时呵呵一笑,“换成是你你能急吼吼派人去庆园嚷嚷妤儿和嫃儿被人绑架下落不明?“

    当然不会,可是……

    唐玉疏才不会给他说出口的机会,直接总结陈词,“所以你这顿打挨得并不冤嘛。”

    唐颂:“……”

    众人笑得不行。

    春晖堂内的气氛空前的好。

    忽然想到了一件重要事,太夫人略微收敛了笑意,“对了,宋小四救了嫃儿,这可是救命之恩,咱们得铭记于心,要好好谢谢他。”

    朱氏点头应道:“是,虽然宋小四是二弟的高徒,可是一码事归一码事,救命之恩比天大,我等会儿挑选几样厚礼,颂儿明天亲自去一趟宋府。”

    唐颂假意不满,傲娇的哼了哼,“有跑腿的事倒是想起我的用处来了。”

    太夫人忍俊不禁,笑骂道:“你是宁国侯府的世子,这种事情你不去谁去!嫃丫头撒娇的小模样,你倒是学了个十成十!”

    难怪觉得这神态有几分熟悉,原来大哥哥竟然是在模仿她,唐嫃笑得歪倒在朱氏的怀里,“祖母,大伯母,既是我受了宋四少的救命大恩,那我明天能跟大哥哥一起去吗?我都没有真心实意跟人道过谢。”

    尽管他最初救她目的不纯,不过何必讲究那些,救了终归就是救了,道声谢是理所应当的。

    太夫人老怀安慰道:“难得你有这份赤诚心思,你要是愿意去当然可以。”

    说着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间浮现几分怀念,“上个月我做寿正逢宋太夫人感染风寒,说起来我们老姐妹俩也是许久未见了,你们兄妹明日上门便好好向她请个安。”

    唐颂应,“是。”

    唐嫃听出来了,祖母和宋太夫人,原是闺蜜来着,“我们会的。”

    唐玉疏道:“母亲若是想与宋太夫人说说话,哪日得空了便可去宋府坐坐,或可请宋太夫人来咱们府上玩。”

    朱氏道:“二弟说得是,咱们两府同在京城,相隔也不算远,走动起来也很方便。”

    太夫人笑道:“年纪大了,总嫌出门麻烦,不爱走动。”

    朱氏继续劝说,“原来母亲是心疼我呀,可我也就动动嘴皮子,自有底下的人去安排,又哪里有什么麻烦的。”

    太夫人眉眼都是舒心的笑,“那就让颂儿和嫃儿明天去问候一声,请宋太夫人带着女眷来我们府里玩。”

    事情就这么定了。

    从春晖堂出来后,四姐妹齐聚留桑园,哭哭笑笑说到半夜。

    要不是唐妤的床不够大,四姐妹怕是要睡到一处。

    最后唐绾和唐妤一起离开,唐嫃抱着唐妤睡一个被窝,这天夜里是这么多天以来,姐妹两个睡得最香的一次。

    ……

    “我跟你们祖母,那是多少年的交情了,偏她还跟我客气,不过是小四正好遇上了,举手之劳的事儿。”

    “更何况小四能这么巧遇到小嫃儿,不正说明咱们两家缘分深厚嘛!”

    “小嫃儿快过来,让我好好瞧瞧。”

    宋太夫人满面的笑容深深,看着唐颂兄妹两个发自真心的高兴,一把将唐嫃拉到怀里打量,“真是个好孩子,眉眼竟生得这般漂亮,跟唐相一个模子!”

    眼睛圆溜溜的,猫眼似的,像秦氏。

    当初唐相娶了秦氏,小两口多甜蜜恩爱啊,唐相整日高高兴兴的,满足得跟什么似的。

    可惜,两个孩子缘分太浅,终究不能白头到老。

    还好秦氏给唐相留下了两个女儿,否则的话,她那老妹子怕是会失去一个儿子。

    宋太夫人心生怜惜,搂得更紧了些,“难怪你们祖母都不爱出门了,天天在府里看着花骨朵般的孙女们,外面的风光再好都不稀罕了。”

    “我祖母惦记着太夫人您的身子呢,让我和大哥哥定要帮她问候您一声,还请您哪天方便了去宁国侯府玩,带着您府上的婶婶们和姐姐妹妹们。”

    唐嫃天生脸蛋甜美讨喜,不哄人的时候也像是在哄人,真正存了心想要哄人的时候,更让人觉得心都要化了。

    宋太夫人自是欢喜得不得了,“好好好,过些日子就去,一定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