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3章 213 月季?蔷薇?
    :

    古远征已经从昨天的手术房里,换到了药庐东面的一间厢房中。

    唐嫃跑进去的时候,见到他正靠在床头吃饭,精神竟然还挺不错,“古远征!”

    古远征饭都顾不上吃了,惊喜不已的看向门口,“嫃妹妹,你怎么来了?你是来看我的?”

    唐嫃神秘的背着双手,满脸笑容的走到床前,“快吃饭,我才不是来看你的,我就是路过。”

    分明是在逗他呢,他如何看不出来,心里比吃了蜜还甜,高兴得手足无措,不知该说什么了,“嫃妹妹吃了吗?”

    “都这个点儿了,我当然吃过了。”唐嫃看着他,从背后拿出一枝蔷薇来,递到他面前,“送给你的,我亲手摘的,是这么多花里面,开得最好的一枝,漂不漂亮?”

    古远征万分惊喜,拿着花看了又看,“漂亮!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月季。”

    娘耶!

    嫃妹妹送他花了!

    嫃妹妹得多喜欢他才送他花!

    唐嫃:“……”

    古达:“……”

    古远征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看他的表情有点奇怪,于是傻愣愣问道:“怎么了?”

    唐嫃道:“这是蔷薇。”

    古远征却一点也不觉得尴尬,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欢喜中,“不管是什么品种,反正好看就行了,尤其是嫃妹妹挑的,那绝对是最好看的。”

    懂不懂得欣赏无所谓,反正也不指望他的审美与她相同,总之效果达到了就好。

    慢悠悠抵达的唐颂只迈进了一条腿便卡在那不动了,“我要是进来了,是不是挺碍事的?”

    是挺碍事的,不过谁叫你是大舅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古远征笑笑,“大舅兄也是来看我的?”

    唐颂摸了摸鼻子,“我说是你会相信吗?”

    古远征一脸真诚表示相信,可说出口的话,却与他的表情完全相反,“你们这从哪里来?”

    唐颂自己到房中间的桌边坐下,看着他手里的花抬抬下颌提醒。

    古远征琢磨了片刻,恍然大悟,“原来是去了宋师兄的蔷薇院。”

    唐颂嘴角一抽,“你叫得挺溜啊,宋四哥知道吗?”

    古远征理所当然的一脸荣耀,“我跟着嫃妹妹叫的,反正迟早要改口的,提早改口以示恭敬。”

    唐颂:“……”

    好吧,他还能说什么。

    唐嫃惊奇道:“宋师兄的蔷薇院这么有名的吗?”

    古远征道:“据闻宋师兄蔷薇院里的蔷薇四季花开不败。”

    唐嫃嘴巴都张大了,“这么神奇!”

    唐颂指着古远征,“所以连这种分不清蔷薇和月季的人都知道宋四哥的蔷薇院。”

    唐嫃的眼睛里全是小星星,激动不已的跺着小碎步道:“哇!宋师兄怎么这么厉害!下次见了宋师兄,一定要问问他这四季不败的月、月……蔷薇是怎么种出来的!难怪他说让我每天都去摘花,原来他的蔷薇花根本摘不完!”

    狠狠瞪了古远征一眼,差点被他带沟里去了,“你的面都凉了不好吃了,别光顾着说话快点吃。”

    古远征觉得跟嫃妹妹说话比吃面重要多了,未免耽搁了这难得的好时光,大口大口的迅速吃完鸡汤面,连面汤都喝干净了眼巴巴看着唐嫃求表扬。

    唐嫃看着他见了底的大海碗,只问了一句,“好吃吗?”

    唐颂笑得不行。

    没尝出什么味儿,古远征道:“要尝尝吗?”

    唐嫃以为还有,眼睛亮闪闪的,“可以吗。”

    古远征便抬手指着自己撅起的嘴巴,“刚吃完还可以闻到味儿。”

    唐嫃傻眼,“……”

    没有多做一份吗?

    唐颂黑了脸,赶紧把唐嫃往身后拉了拉,搓了搓拳头,“古远征!你小子是不是嫌伤得不够重?”

    古远征楞了一下,往自己手掌上哈了一口气,闻了闻,“我嘴不臭啊……”

    唐颂:“……”

    这傻子还真是只想让小嫃儿闻一闻,没别的意思。

    唐嫃怒道:“闻能闻出什么来!你不吃东西闻能闻饱吗!你还说你嘴不臭,我看你刚醒来都没洗漱!”

    古远征心虚道:“昨天不是刚洗……”

    唐嫃道:“你也知道是昨天了,都两天了,能叫刚吗!”

    唐颂:“……”

    俩人都没有那个意思,只有他一个人想多了吗?

    唐颂不自在的咳嗽了两声,不留痕迹的转移了话题,“难怪二妹妹对吕神医的医术推崇备至,看你这精神头委实不错,想来应该过不了多久就能恢复如前了。”

    古远征生怕被怀疑身体出了问题,在嫃妹妹面前更要证明男人尊严,“我都说了只是一点皮肉伤,不碍事的,大舅兄且安心等着当舅舅。”

    当什么舅舅,唐嫃恶狠狠的怒瞪着他,“你再胡说八道一句试试。”

    见她好似真的生气了,古远征立马老实认错,“嫃妹妹别生气,是我不会说话,我嘴太松,我改!”

    不过他们成婚之后迟早是要生孩子的,他们的孩子自然就得喊大舅兄喊舅舅。

    唐嫃哼道:“再叫我听见你乱说话,我就把你的嘴给缝上。”

    知道了,嫃妹妹是小姑娘,害羞呢。

    古远征讨好傻笑的道:“我自己缝,绣花针太细,嫃妹妹可别伤了手,我会心疼死。”

    唐颂抖落一地鸡皮疙瘩,腻得他的耳朵都快聋了,“身体没问题就行,仔细养着可别大意,能让吕神医诊治,是你的福分,你们再说说话,我就不打搅了。”

    唐颂离开之后,古远征悄悄使了个眼色,示意古达也撤。

    房间里就只剩下了他和嫃妹妹,感觉吸进肺里的空气都清新了。

    “……我明天也会跟着去万仑山春猎凑个热闹,所以有一段时间不能来看你了,你要安安分分的按吕神医的吩咐养伤,要是等我回来看到你的伤势没有好转,那么你今后也再不必出现在我眼前了,至于骑大马放风筝什么的,我自会找别人去,反正你要是不给我把伤养好,那就没你什么事了。”

    听到她很久不能来看他了,古远征失落得精神都萎了,“嫃妹妹放心,我这回定会把伤养好,绝不会食言。”

    拥有一副好体魄,才能成为嫃妹妹的终身依靠,他又不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