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4章 214 喂狗
    :

    “反正你要记得我不喜欢你现在这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因为她自己就是个资深病秧子,所以不喜欢看到旁人生病受伤。

    古远征往床外边挪了挪,小心翼翼的拉拉她的小手,“那嫃妹妹的意思是喜欢我生龙活虎的样子吗!”

    唐嫃拍掉他的手,瞪,“反正比你现在这副要死不活的模样看着顺眼!”

    古远征不服气的挺了挺胸膛,“我哪有要死不活,我还能……”

    见他作势要起来浪,怕他又作死扯裂了伤口,唐嫃情急之下一扑,“你能什么能!你给我坐好!不许……”

    本意是想把他按下去躺好,不料一脚踩翻了脚踏,整个人跌都进了他的怀里。

    被压到了伤口痛得古远征猛吸一口气,不过比他脑子转得更快的是他的手,在唐嫃跌进他怀里之时立即给抱了住。

    想她,想抱她。

    梦里全是她。

    他梦见她被人套着脖子在地上拖。

    他梦见一群下三滥对着她笑得狰狞邪恶。

    他梦见她被逼得走投无路无力挣扎的被卷入河流。

    他梦见她无助的流泪呼唤——古二傻子,救救我!

    他想问问她在最艰难最危急之时,是否有过一刻真的这样呼唤过他。

    可他连开口的勇气的都没有。

    他怕她说,有的,她有呼唤过,有期待。

    可她终究没有等到他。

    唐嫃一声惊呼过后,手忙脚乱的爬起来,却被他抱得牢牢的,不由气急败坏道:“古远征!你干什么!快给我看看,是不是裂开了!”

    嫃妹妹这么关心他,他受之有愧,可他不能沉湎于此,他要用一生去补偿。

    从今往后的人生之中,他好好疼她宠她爱护她,再也不能让她受到半分伤害。

    老天爷到底是厚待他的,他没有失去他的珍宝,他还有机会让她幸福快乐。

    他要好好珍惜。

    怀里有她便好似拥有了全世界,古远征笑得嘴角都咧到了耳根,眼底的温柔里聚集着浓厚深情。

    “没裂没裂,老神医手艺好,缝得可牢固了,不容易裂。”

    能有多牢固?你当是缝衣服吗,不过没裂就好,唐嫃心头微松。

    恭王叔叔被她搞得旧伤复发了多少次,昨天古远征的伤也是因背她玩才裂开的,一个二个的总是因为她而伤上加伤,她都有心理阴影了……

    她以后是不是得远离所有的伤号病号?

    省得哪天一不小心把人给……

    “嫃妹妹,你别连名带姓的叫我,怪生疏的,我不喜欢,你还是叫我古二傻子吧,我喜欢你这么叫我……”

    “大傻子,把手拿开!”

    “我就抱一会儿……”

    唐嫃不挣扎了,就这么认命的趴在他身上,闷闷的说了句,“我生气了。”

    古远征心中一悸,不敢再得寸进尺,赶紧把手松了开,“对不起,嫃妹妹,我就是、我就是舍不得,你别生气,你明天就要去万仑山了,下次见到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

    唐嫃轻手轻脚的爬起来,生怕给他二次伤害,站在床前绷着脸看着他,“我是气这个吗!”

    古远征听得楞了楞。

    傻里傻气的!动不动就犯傻!

    唐嫃拉开他的衣裳查看了一下,似乎真的没有裂开才舒了口气。

    旋即气急败坏的瞪着他,“都跟你说了多少遍了,要老实一点,安分一点,你刚答应得好好的,这才过了多大一会儿,才眨个眼睛就抛到脑后了,这叫我以后怎么相信你?”

    抱不抱的唐嫃并不是非常介意,他们是未婚夫妻,婚期早就定在了明年的金秋,亲热点也没什么。

    而且她能理解,他喜欢她,她是知道的,这次她九死一生,他觉得失而复得,情难自控很正常。

    她也愿意尝试着去接受他。

    昨晚她还与姐姐聊过呢,等这次从万仑山回来,就试着与他谈个恋爱。

    姐姐和杨世子的感情都突飞猛进了,她和古二傻子也该要尝试着开始了。

    她就是气他总犯傻,伤口一遍一遍撕裂很好玩吗,他就不知道疼吗!

    吕神医都说了他的伤需要好好调养,全都当耳边风一点没听进去是不是!

    古远征仿佛在温泉里泡着似的,浑身上下就连骨头缝里都暖了,“我有分寸的,我注意着呢。”

    唐嫃这两天算是被这个傻子气够了,“你还有分寸,你有什么分寸!你要是有分寸会让自己的伤恶化成这样?”

    古远征心虚的垂下了头,“我……”

    那时已经失去她的下落好几天,他无比的厌恶自己,无比的痛恨自己,是打算对自己的伤放任不管的。

    身上的伤越是恶化,身体越是疼痛,心里才不会那么痛。

    唐嫃见他这幅样子,语气软和了下来,“好了,你明知道我很担心你的伤,你就不能好好爱惜自己吗。”

    古远征听了,心里又暖又甜,急忙保证,“能,能!等嫃妹妹从万仑山回来,我的身体肯定已经恢复如常,扛枪上马什么的不在话下!”

    “把你给能耐的,抗什么枪,上什么马,养伤要慢慢养,不能着急。”

    ……

    从药庐里出来,唐嫃想了想,决定去重明院。

    半道上遇见了迎面而来的唐颂,“大哥哥这是刚从恭王叔叔那儿出来?”

    唐颂回头往重明院方向看了一眼,“你这是准备去拜见恭王爷?”

    “对啊。”都来人家府里了,哪能不拜见主人。

    “那恐怕你要白跑一趟了,恭王爷这会儿不见客。”

    “哦,这样啊,也对,恭王叔叔还有伤在身呢,也是需要休养的,那咱们回去吧,顺便去趟富昌斋,我想吃他们家的蹄花。”

    ……

    “走了是什么意思?”

    到了恭亲王府不先拜见主人家,古家傻小子就值得她那样上心!

    “唐世子和三小姐打道回府了,哦,三小姐说要去一趟富昌斋,买他们家的水晶冰糖蹄花吃。”

    屋内气压低沉,陆港如临深渊。

    他总觉得唐世子那个笑容,有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意味。

    唐世子那样心思通透的人,难道会不知道,他家主子就算不见旁人,也不会不见三小姐吗?

    谢知渊面上几乎能刮下一层寒霜来。

    走了!回去了!

    她来恭亲王府只为了见古家傻小子!

    水晶冰糖蹄花!

    看着刚摆上桌的各色点心,“拿出去喂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