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215 一点也不想
    :

    皇族春猎,是为猎祭,礼敬上苍。

    祈求天下万物繁衍生息,宗室子弟兴旺勇悍,国家强盛战事平顺。

    三月二十七,天子銮驾出城。

    马车轻快,弓箭华丽,刃白闪光,旌旗蔽日。

    皇族狩猎祭典规模庞大。

    在朝中有分量的宗亲勋贵,以及德高望重的文臣武将,全都有幸陪伴御驾之侧。

    而家眷们的车辆按照家族地位跟随在后。

    潞亲王谢知远一身骑装英气勃勃,骑着马出现在恭亲王府车架旁侧,隔着车帘惊奇不已的朝里面问道:“十四哥不是不参加今年春猎吗?”

    高大的身躯朝马车探过去,几乎是紧贴着车窗低声问,“怎么突然改变主意了,莫不是今年这猎场上,会出什么事情?”

    马车里传出谢知渊四平八稳中的声音,“你想多了,我在外多年,已很久没参加过春猎,瞧个热闹罢了。”

    谢知远却觉得这话非常不可信,“可十四哥从来就不是喜好热闹的人啊。”

    事有反常即为妖。

    十四哥突然心血来潮的参加春猎委实太让他好奇了。

    十四哥肯定不是想去猎场上看看皇族子弟们争不争气,更不可能是想趁着这大好机会来结交权贵或拉拢权臣。

    还能有什么原因呢?

    难道不是十四哥未卜先知见微知著,察觉到了今年猎场上会有什么变故?

    谢知渊的声音宁静平和,“这么说你很了解我?”

    “十四哥深不可测我又岂敢说了解,我只是厚着脸皮想要探点消息,要是真的发现了什么不寻常之处,还望十四哥能够与我知会一声。”

    只听得谢知渊一声轻笑,“你倒敏锐。”

    谢知远精神一震,果然有情况,赶紧抱大佬大腿,“还请十四哥一定要罩着我。”

    “你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就算火再大,也定然烧不着你。”

    谢知远心中一梗,“闲云野鹤也是一种生活态度,怎么能叫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呢,其实我这才叫真正热爱生活!”

    “娶个王妃双宿双栖,生个闺女父女情深,才算得上热爱生活。”

    谢知远差点一头栽下马,“……”

    十四哥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爱好的!

    不光催婚,还催生!

    不过生个闺女……

    这就有意思了,嘿嘿。

    谁家闺女让十四哥这么念念不忘?

    还能有谁家!

    紧跟着就听见谢知渊继续说,“老祖宗认定了你们拒不肯成婚,是因为我这个做兄长的在前,你自己说这笔账我该怎么算?”

    “……”

    这简直是一道送命题。

    久久没有回应。

    与车夫并排坐着的陆岩道:“主子,十七爷……跑了。”

    马车里一时也没了动静,不知过了多久,才听见谢知渊开口吩咐,“把小丫头叫过来。”

    陆岩一愣,“现在?”

    “有问题?”

    “没、没有,小的这就去。”

    车速刚降下一点,不等完全停下,陆岩就跳了下去,身手灵活敏捷。

    宁国侯府的家眷队伍在后面,隔得倒是不远,陆岩骑着马跑了几步就到了。

    米粒将车帘掀开一条缝,“……可我家小姐在睡觉,恭王爷叫我家小姐过去,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主子只吩咐了一声,哪会跟他解释原因,“你看能不能先把三小姐叫醒,等见过我家主子之后,我再送三小姐回来接着睡。”

    米粒迟疑了一下,“行吧,那你等着。”

    由于今晨起得太早,唐嫃困得睁不开眼,好觉被生生打断,难受得差点哭出来。

    米粒一面温言细语的哄着,一面后悔不该听陆岩的,看她们家小姐这难受劲儿!

    宁国侯府的车队已经停了下来。

    府中护卫牵来了唐嫃的马,正是当初谢誉送她的那匹,唐嫃哈欠连天的翻身上马,跟随着陆岩打马飞奔向前,“恭王叔叔找我做什么,不能到了地方再说吗?”

    陆岩是真心不知道啊,只得干笑着信口胡诌,“大概是觉得路上太无聊,想要跟三小姐说说话。”

    “啊?”

    “主子就喜欢听三小姐说话。”叽叽喳喳的围在身边说个不停,主子可喜欢了,就连他们见着都觉得心里欢喜。

    “啊?”

    陆岩见她骑着马眼睛都快眯上了,这要是从马背上摔下去可不是开玩笑的,于是想到了一件事给她提神醒脑。

    “三小姐昨儿下午来了恭亲王府,一心只扑在那古二少爷身上,怎么也没想着来见见我家主子?”

    “主子听说三小姐来了高兴坏了,就一直眼巴巴的在重明院等着呢,还吩咐厨房送来了好些新鲜点心,可结果点心都凉了也没等来三小姐。”

    “后来听说三小姐走了,主子伤心得很,晚饭都没吃几口。”

    “啊?”

    聚集在唐嫃头顶上的瞌睡虫飞走了一半,“恭王叔叔昨天下午不是不见客吗?我大哥哥都没见着恭王叔叔。”

    陆岩义正言辞道:“对啊,我家主子是不见客,可三小姐您是客吗?恭亲王府就是三小姐您第二个家,重明院就是三小姐您的另一处闺房!”

    唐嫃十分内疚,“我、我以为恭王叔叔歇下了。”

    所以一会儿上了车,要好好安抚安抚主子呀!主子昨儿多失望啊,生了多大的气啊!

    陆岩强忍下内心的澎湃和激动,表面上却仍是一副心疼的表情,“我家主子原本是在歇息,可听说三小姐来了,二话不说就起来等着,谁知……”

    恭王叔叔居然那样期待她的到来,可她招呼都没打一声说走就走了,恭王叔叔当时肯定很心寒很失落,“都是我的错,我至少应该多走几步,去重明院问问。”

    “三小姐您只需记着,咱们恭亲王府的大门永远为您敞开,重明院永远是您的闺房,您什么时候想来就只管来,主子哪怕不见任何人,也不会不见三小姐您,主子是真心疼爱三小姐的。”

    “嗯嗯嗯,我记住了,以后一定常去恭亲王府,常去陪伴恭王叔叔说话。”

    他是属于战场的,可如今却困在这京城方寸之地,何等的落寞寂寥。

    见到陆岩带着唐嫃返回,恭亲王府的车驾停了下来。

    谢知渊听到动静,放下早已空了的水杯,正襟危坐。

    他一点也不想见到小白眼狼!

    一点也不想!

    看见就心烦!

    他只是刚好有一件事要问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