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216 干爹?
    :

    唐嫃一上车就坐到了他身边,天生会卖痴的一双眼睛含着笑,即便是铁石心肠也能被融化,“恭王叔叔是不是想我了?”

    嬉皮笑脸!

    以为这样就有用吗!

    谢知渊转开目光,稳稳当当端坐,安之若素,“有件事要问你。”

    唐嫃狐疑,“什么事?”

    谢知渊拿起茶壶,为自己续了杯水,又给她倒了一杯,然后深深凝视,“你跟宋意和说,你是我的小情人?”

    唐嫃捂着小嘴打了个哈欠,“对啊,是这样说的呀,有什么不对吗?”

    瞧见她这副迷迷瞪瞪的模样谢知渊就气不打一处来,“你知道小情人是什么意思吗?”

    还嫌他们之间那些乱七八糟的传言不够多吗!要不是很快就有了陛下命她挑选恭亲王妃一事,外面那些滑稽的流言蜚语还不知道要传得多难听!

    他是没什么,可她一个小女孩,怎能不爱惜名声。

    就算她自己没心没肺浑然不在意,可她迟早要嫁入雎阳侯府,古家的人难道就不会心存芥蒂吗!

    万一婚后不顺……

    这小东西根本就不知道其中的厉害!

    他听说了陛下让她选恭亲王妃之后,没有立即找去养心殿为的是什么!

    “知道啊。”

    外面朴素内里奢华宽敞的马车继续行驶,飞走了一半的瞌睡虫慢慢的又都飞了回来。

    唐嫃两手撑着脑袋昏昏欲睡。

    “知道你还敢乱说!”谢知渊语气严厉,声音低沉,“还好你遇到的是宋意和,否则又是多大的麻烦!”

    唐嫃正昏昏沉沉浑浑噩噩,被他严厉的语气吓得一愣,直起身来调整了一下坐姿。

    “我怎么乱说话了,大家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儿呀,恭王叔叔在我心里就跟我家老爹是一样的,都是我最敬重的人。”

    她没有说瞎话呀!

    之前说是潞王爷的小情人那才是瞎话呢。

    谢知渊:“……”

    女儿上辈子是父亲的小情人?

    还有这种说法?

    那她说她是他小情人的的意思是……

    他在她心里为什么要跟唐玉疏一样!

    “我之所以没有直接说我是我老爹的女儿,那还不是因为当时我并不知道宋师兄与我爹的渊源,宋师兄那个人表面上看起来待人温文尔雅亲切有加,实际上不知道多腹黑,我估计他是从小喝墨水长大的,追杀我的那些可恶的黑影被他利用,与追杀他们的杀手莫名其妙厮杀起来两败俱伤……”

    “我吓都吓死了!”

    尽管事情都过去好几天了,可现在再一回想,唐嫃面上仍然有惊惧之色。

    暂时将那句糟心的话抛到一边,谢知渊安抚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唐嫃便顺势握住他的大手,“宋师兄当时并不知道我是哪里人,可他连问都没问过我就直接带我回京,我便猜想他肯定还要继续利用我。”

    “可意外的是他竟带我回了宋家,我那时可是偷偷松了一口气的,不过却并不敢放松一点警惕,谁知宋家还有没有陷阱等我呢。”

    “我不敢告诉他我的真实身份,就只能转了一道弯,说是恭王叔叔您的小情人啊。”

    拐了两道弯来着,被宋意和堵了一道,就只能再拐一道。

    “在那样的情况下,你能时时警醒,没有轻易放松警惕,可见你胸有成算。”

    小丫头懂得保护自己这一点,让他感到很欣慰,唐玉疏应该是同样的感觉,可他为什么要跟唐玉疏比。

    “你说你是我的……小情人,是骗宋意和的,还是发自真心?”

    恭王叔叔把她叫过来就是为了问这个?

    这个问题很重要吗?

    想想方才陆岩跟她说的,恭王叔叔昨天下午满怀期待等着她,可最后只等到了她离开的消息……

    恭王叔叔这是留守青年求关爱?

    唐嫃毫不迟疑道:“当然发自真心了!我的真心日月可鉴!”

    紧盯着他的神色变化,却发现他并没有很开心,情绪好像还更差了些。

    倏忽间脑海中灵光一闪,“要不然恭王叔叔做我干爹吧,我若是成了恭王叔叔的闺女,那就是货真价实的小情人啊。”

    刹那间谢知渊眼中聚集了风暴将倾,“我有那么老?”谁年轻?古家那傻小子?干爹!

    重点是年纪吗?

    男人也是如此介意年纪的吗?

    完了踩雷区了!

    唐嫃急忙摆手慌兮兮的解释,“不是……我没有这个意思,恭王叔叔待我太好了,就跟我老爹一样,所以我就……”

    “对你好就要认干爹吗!古家傻小子对你好不好,怎么没见你认干爹!”

    他的心情非常不好,无法形容的暴躁。

    比听闻她对人说她是他的小情人还要糟糕!

    昨天听闻她对人说她是他小情人的时候,他只是气她不晓得流言蜚语的厉害之处!

    而此刻却真正是火冒三丈!

    “不一样的,古远征是我未……”

    “有什么不一样!既然不是所以对你好的人你都会人做干爹,那为什么要认我做干爹就因为我年纪大?”

    谢知渊呼吸不畅,心被卡住了似的,上又上不去,下又下不来,整个人都零乱了。

    “那、那就做干哥哥!”

    唐嫃快哭了,大老爷们为什么要计较这些,喜怒无常!越是大佬就越是喜怒无常!

    “不是说发自真心,真心变得这么快,一会儿干爹,一会儿干哥哥?”

    “那恭王叔叔说怎么办我就怎么办。”

    真是没辙了。

    大佬的心思真的是高深莫测。

    跟他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

    好像说什么都是错。

    幸好古二傻子不这样,不然以后日子没法过。

    这样喜怒无常的男人嫁什么嫁!

    说好的帮沐依娜牵红线来着,万一恭王叔叔看上沐依娜了,那她岂不是亲手推人如火坑。

    罪孽深重哦。

    “你的真心呢?”

    “被狗吃了。”唐嫃急中生智。

    看着她一本正经的小傻模样,谢知渊觉得自己真够可以的,越活越回去越活越没器量,跟这么个小白眼狼生什么气!

    见他沉着脸许久也没吭声,不知道他是否还气着,唐嫃便抱着他的手摇啊摇,“恭王叔叔你不要跟我生气了,我今天早上天还没亮就起来了,我从来没起这么早过,困都困死了,吃早饭的时候还一头栽到了粥碗里,脑子里不知道进了多少粥和水,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在说什么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