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7章 217 龌龊
    :

    满心的火气奇迹般的熄灭,墨色晕染的眉目之间,又恢复了一贯的淡泊宁静。

    “女孩儿家的名声也很重要,不许再在外面胡言乱语,更不许胡乱认人做干爹。”

    “我记住了,以后不会的。”唐嫃回答得乖顺无比,仰头望着他未曾染过风霜痕迹的脸庞,“恭王叔叔看着很年轻啊,一点也不老。”

    谢知渊的眸子瞬间变得危险,“什么叫看着很年轻?”

    二十六七很老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恭王叔叔的状态看起来跟实际年龄一样年轻,本来就不老,更不会显老,恭王叔叔才二十多岁呀,还没到男人最好的年华呢。”

    这马屁拍得他哪哪都舒服了,“你个小丫头,懂什么是男人,还最好的年华。”

    唐嫃说得来了劲,“我当然懂了!每天看那么多好戏,看都看懂了!”

    “京城中多少女孩梦寐以求想嫁给我大哥哥,每天去国子监的路上,装作跟他偶遇的女孩一只巴掌都数不过来。”

    “可是宋师兄一出现,十个女孩里面就有六七个转向了宋师兄,为什么呢,论出身论才华我大哥哥可都不差什么,还不是输在年岁上!”

    “等过两年我大哥哥年岁渐长,像宋师兄一样出仕为官,为政一方造福于民,自身魅力自然会更上一层楼。”

    “到那时,粘在我大哥哥身上的目光,便谁也夺不走喽,对不对,我说的有没有道理,男人就像美酒,越陈越香!”

    谢知渊嘴角含笑,摸摸她的脑袋,“……把你给能耐的。”

    唐嫃得意洋洋,端起杯子喝水,“我老爹就是那坛最香的美酒,我和姐姐都这么大了,还有那么多人惦记着呢,大多还都跟我们姐妹同岁。”

    “所以恭王叔叔才二十多岁,不仅不老,根本就还是个小年轻嘛,远远不到男人最好的年华。”

    从昨天开始心里头的那点不快,就这么被她三言两语给抚平了,忽然间觉得此次春猎很有意义,谢知渊的嘴角漾起愉悦的弧度。

    “小嘴是不是抹了蜜?”

    唐嫃正说到了兴头上,撅着小嘴就凑了过去,“你看呢?”

    大佬心情好了!

    使尽浑身解数总算哄得大佬开怀了!

    好有成就感哎!

    看着近在眼前的樱色嘴唇,柔嫩得仿佛入口即化似的,猝不及防想起了它的滋味,那是人间独一无二的美味。

    谢知渊的眸子渐渐深了几分,当他的手掌抚上了她的脸庞,迎上了她有些迷惘的眼神时,才霍然从无底深渊之中惊醒。

    瞬间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这是在做什么!

    龌龊!

    唐嫃并没有发现他眼里的异样,还沉浸在哄好大佬的成就感里,“恭王叔叔只要好好保养保养,再做十年小鲜肉都没问题,十年后再考虑向我老爹看齐。”

    “小鲜、肉……是什么?”

    谢知渊震惊于自己居然对小丫头生出了这种龌龊的想法,不动声色的转开目光却如何都压不下心底的慌乱和不安。

    忽然有些后悔之前的举动,有什么问题不能等一等,到了营地再问就迟了吗,非把小丫头叫到他的车上!

    “就是小年轻啊。”

    外面的车夫和陆岩听得差点双双滚下车去。

    有生之年竟然能听见有人说他们家主子还是个小年轻。

    三小姐就是厉害。

    瞎话编起来一套一套的,跟真的似的,主子听了应该很高兴吧?

    唐嫃看着舒适豪华的车内布置,很不客气的躺下去滚了两圈,“好舒服呀!”

    浑身的骨头都散了似的,唐嫃躺下了就不想起来了。

    谢知渊没有说话,车内安静了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腿边撞上了一物,谢知渊垂眸一看,发现刚才还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小东西,转眼竟睡着了。

    不过也幸好她睡着了,不然他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谢知渊悄然松了口气。

    很快他又想到,她在别人面前有没有像刚才那样过,古家傻小子见过她那个样子吗!

    要是见过呢?

    他很想干脆弄死那傻小子算完!

    越往深里想就越是心浮气躁杀意腾腾!

    陆岩久久没有听见动静,便小心的扣了扣车门,“主子。”

    “何事?”谢知渊声音低沉,聚集了风暴似的。

    陆岩听得浑身发凉,发生什么事了,刚才不好好好的,“小的答应了米粒姐姐,要送三小姐回去……”

    谢知渊不耐烦的抛出了一句,“小丫头睡着了。”

    反正回去也是补觉,在哪里睡都是睡,陆岩赶紧道:“小的知道了,小的这就去回话。”

    没听见有什么特别的动静啊,主子怎么又心情不好了?

    唉,三小姐真是神人啊。

    从前一年半载也不见主子心情不好过一回,最近因为三小姐这都好好坏坏了多少次了。

    不过,从前主子从前虽然没什么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也没有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就是了。

    唐嫃调整了好几下才找到了最舒服的睡姿,最后紧贴在谢知渊的身边才满意的不动了。

    只是散下来的头发落到了眼睛上,大概有些不舒服,长睫颤动了好几下,秀气可爱的小鼻子都皱了起来。

    谢知渊拂开了那缕乱发,然后目光凝住,准备收回的手顿在了半空。

    她的额头上还留有未能消去的淤痕。

    相较下颌和脸颊结痂的擦伤,这处淤痕已经不是很明显了。

    比起前两天,宋意和将她送到恭亲王府时,淤痕的范围又缩小了不少。

    可他看着仍能想到她当时的无助。

    仿佛能够看见她为了保持清醒的意识,一遍又一遍将脑袋往地上磕的情形。

    谢知渊揽住她的腰将她拖到自己腿上安放,小丫头太瘦太轻了,几乎没有什么分量,要是不低头去看还以为腿上不过躺了只猫。

    小猫。

    他将手放在她的背上,闭上眼睛小憩,觉得心中无比宁和,偶尔她翻个身动一下,他就会抬手拍拍,完全是下意识动作。

    睡梦中的小姑娘果然便因此安稳了不少。

    晚上没睡好早上又起得太早,唐嫃的身体又还在调养中,因此这一觉睡得又香又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