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8章 218 慢慢享受
    :

    中午用膳的时辰到了,马车内却迟迟没有动静,陆岩不得不再次硬着头皮扣门,刻意放低了声音,“主子,该用午饭了,也该吃药了。”

    “把药拿进来。”

    陆岩这才敢打开车门,飞快往里扫了一眼,将熬好的药递了过去。

    “主子,午饭可要摆进来吗?”

    “不用了。”

    接过空药碗,陆岩有些着急,“您在养着身体呢,不吃饭可不行啊,三小姐都睡那么久了,也差不多了,不如……”

    “出去,把门带上。”

    谢知渊姿态慵懒闲适看都没看陆岩一眼,目光柔和始终落在趴在腿上的小猫身上,不等陆岩说完便直接出言打断了他的话。

    陆岩:“……”

    好吧,唉。

    主子您这么疼三小姐怎么就还没转过弯来呢?

    一队人马从前头往这边奔来,停在了不远处,为首的一人下马走了过来。

    恭亲王府众人齐齐行礼,陆岩见了也赶紧上前,“见过太子殿下。”

    “十四弟在车上?”

    “是。”

    谢知湛大步走到马车前,“老十四。”

    马车内却始终没什么动静,只传出谢知渊低低的声音,“太子殿下,请恕我不方便下车行礼。”

    谢知湛闻言却是大吃一惊,急忙道:“可是身体不适?吕成邈呢,可有随行?”

    最后一句却是问的陆岩和陆港。

    陆岩忙解释道:“主子身体没事,只是三小姐她……”

    谢知湛担心谢知渊的身体,不等陆岩说完,就已经迫不及待打开车帘,“老十四你既……”

    只见车内老十四支着脑袋坐在那,将自己当作了人肉床榻,供一个小猫儿似的小姑娘枕着睡。

    谢知湛楞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

    谢知渊声音轻缓生怕吵醒了怀中的小猫,“唐相的掌上明珠。”

    这么一副温情脉脉的样子还是他们家老十四吗?谢知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不过当他听说这是唐相的小闺女时顿时释然了,“唐三小姐是吧?”

    哎,要是老十四和唐三小姐之间的传闻是真的多好!

    大不了他亲自出面找唐相和雎阳侯聊聊让他们双双把婚给退了。

    古二小子没了唐三小姐还有李四小姐张五小姐,可老十四这是千年老铁树刚有了发新芽的苗头,一旦错过了这个村往后还不一定能有这个店了,再不地道他这个做兄长的也只能厚一回脸皮了。

    可……唉!

    不过看老十四对人家小姑将这副上心的样子,小姑娘挑出来的王妃老十四应该不会拒绝吧?

    他等着喝老十四一杯喜酒都等了多少年了!

    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

    谢知渊始终没有要动的意思,见唐嫃翻了个身,一边轻拍安抚一边不耐问道:“太子殿下寻我可是有事?”

    谢知湛:“……”

    话没说上两句就忙着赶人了!

    新郎官都还未做过,满腔的父爱倒是泛滥了,唐相会不会跟你急?

    “这一路舟车劳顿,我担心你身体吃不消,过来看看,不过看你这样子嘛,好像是我多虑了,那我就先走了,你慢慢享受。”

    临走前还不忘嘱咐陆岩几个好好侍候,若有不妥就立即打发人去告知他一声。

    陆岩几个忙不迭应下。

    一段小插曲就这么过去了。

    一直到了午后,唐嫃烙饼似的翻来覆去,有要醒的迹象。

    车外的陆岩正抱着双臂背靠在车门上闭目养神,先是冷不丁听见他家主子倒吸一口凉气的声音,紧接着应该是三小姐睡醒了的迷迷糊糊的声音。

    “恭王叔叔你怎么了?”

    陆岩心里痒痒的,很好奇怎么回事,偷偷竖起耳朵听。

    “是不是梦见什么好吃的了?”谢知渊的声音格外的压抑痛苦。

    陆岩心里咯噔一声,三小姐做什么了,把他们家主子怎么了,三小姐不是刚睡醒吗!

    赶紧在身上翻找,药呢,药呢,放哪去了?

    三小姐小祖宗诶你到底干什么了呀!

    唐三小姐刚睡醒的声音有些微的沙哑却很欢快,“对啊,梦见水晶肘子了,恭王叔叔你好神哦,你怎么知道的!”

    “你说呢……”

    陆岩翻药的动作缓了缓,三小姐这样的吃货,梦见好吃的有什么不对?

    然后就听见三小姐弱弱的说,“……这、我刚刚咬的……”极度的不敢置信和心虚。

    咬?咬什么了?

    想到三小姐是趴在主子腿上睡觉的,而他们家主子刚才的声音压抑痛苦……

    难道是咬了他们家主子!

    那也不对。

    主子是那种身上被削掉一块肉都不皱眉头的人,不过就是被三小姐咬一下怎么会痛苦成这样?

    “啊啊啊啊——”

    不知道里头发生什么事了,忽然一声尖利的惊叫传出。

    不说车夫和陆岩吓了一大跳,就连拉车的马儿们都惊着了,纷纷撒开蹄子一阵狂奔,幸好车夫是个中好手反应快,没一会儿就将车速稳定下来。

    陆岩紧张得心都悬起来了,正迟疑着要不要问问怎么回事,就听见三小姐急切的喊道:“停车停车!快停车!”

    见主子没有二话,车夫就准备停车。

    可是马车还没停稳门就被从里面撞开了,三小姐受了天大刺激似的猛地冲了出来,还没来得及下车的陆岩被撞得跌下了车。

    要不是紧跟着马车就停下,陆岩这回估计得粉身碎骨。

    “哎哟,怎么了?怎么了?”陆岩从车底钻出来,以为出了什么大事。

    唐嫃情绪激动满脸惊慌,冲着旁边的护卫们大喊,“我的马,我的马呢!”

    陆岩一边往马车里看,车帘遮挡得严严实实的,什么都看不见,于是便跑到唐嫃跟前,“三小姐,出什么事了?主子没事吧?”

    唐嫃正急得跳脚时,马被牵了过来,二话不说翻身上马,一骑绝尘而去。

    陆岩:“……”

    到底是三小姐咬了主子?还是主子咬了三小姐?

    三小姐这完全就是落荒而逃啊!

    陆港忐忑不安的在门前道:“主子可有受伤?”

    谢知渊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平静了许多,“无事,让人跟着她。”

    “已经跟上去了。”

    陆港迟疑了一下,“主子,要不要叫吕大夫来瞧瞧?”

    “不需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