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9章 219 咬了哪里
    :

    行驶在前的恭亲王府的车马毫无预兆的停下了,后头的其他府邸的车马被挡了道又不能越过去,于是长长一串的行驶队伍就这么陆续停了下来。

    各个府邸都派了人出去打听前头到底是个什么情形,很快的,当队伍再次起行没多久消息便陆陆续续都传了回来。

    只不过传回来的这些消息中的情形,都是行驶过程中大家能远远瞧见的,具体细节却只能够靠大家自行脑补。

    事情的起因,是太子殿下前去看望恭亲王。

    由于当时恭亲王却没有下车,太子殿下可能察觉有些不对,于是不由分说上去打开车门。

    至于车内是个什么情形那就无从得知了。

    总而言之太子殿下没有逗留多久就走了,紧接着,唐三小姐就从恭王爷的马车上跳了下去。

    当时唐三小姐披头散发,衣衫不整,情绪十分激动,抢了一匹马就狂奔而逃。

    “披头散发,衣衫不整,这、这……不对啊!”

    “唐三小姐是被太子殿下瞧见了形容不整的模样才慌张逃走的?”

    “关键不是太子殿下瞧没瞧见,而是唐三小姐在恭王爷的车里,为什么会衣衫不整披头散发?”

    “不就那事儿呗,孤男寡女在车上,还能是为了什么!”

    “莫不是太子殿下瞧见了什么不该瞧见的?”

    “肯定啊,不然怎么会羞愤逃走,你要是好端端坐车上,什么也没做,就被太子殿下看了一眼,你会觉得无脸见人?”

    “唐三小姐和恭王爷,怎么会呢,之前花朝节的时候,不也有这种传闻,可后来不是澄清了,那都是误会。”

    “对啊对啊,唐三小姐不是正奉旨替恭王爷挑王妃呢,唐三小姐和恭王爷怎么会是那种关系,我不相信。”

    “那你说,太子殿下到底瞧见了什么,唐三小姐为什么会是那副形容,又为什么羞愤逃跑?”

    “我、我又没有亲眼目,我怎么知道……”

    “我看啊兴许又是个误会。”

    “那么多双眼睛瞧着呢能是误会吗!”

    “怎么就不能是误会了,说的那么有鼻子有眼的,你们是亲眼瞧见了吗……”

    “对啊,这误会既能有一次,怎么就不会有第二次,三小姐不是那种人,恭王爷也不是那种人……”

    “……”

    唐嫃昏头转向慌不择路的疾驰了一阵,然后望着前不见头后不见尾的队伍懵了。

    正当她放慢速度举目四眺之时,听见了一个有几分熟悉的声音,“三小姐。”

    循声回头望去,见到追上来的谢知远,唐嫃笑了笑道:“潞王爷,好久不见。”

    谢知远上下打量着她,“你没事吧?看方向是从十四哥那儿出来?”

    唐嫃神色间还有几分不自在,“是啊,在恭王叔叔的车上睡了一觉,想回我们宁国侯府的车上,可是随行人马实在太多了,我找不到。”

    就是无意中瞧见了她,发现她的状态不对劲,他才跟上来看看的,谢知远爽朗自在一笑,越过唐嫃在前头领路,“三小姐请跟我来。”

    唐嫃又惊又喜,连忙驱马跟上。

    幸亏遇上了潞王爷,不然她就只能做个无头苍蝇,到处乱撞。

    等将人送回宁国侯府的队伍中,谢知远才调转了马头对她笑道:“好了,我该功成身退了。”

    唐嫃感激不尽,真诚的道了谢,目送他离去。

    随后回到车上直接躺倒,拿了个抱枕覆在面上,悲愤得简直没脸见人了,“啊啊啊啊……”

    同车的还有唐妧,以及她们的婢女云芳和米粒,可唐嫃上车后,不光招呼都没跟她们打一声,甚至连看都没看她们一眼,一头就扎下去了。

    众女都愣了住。

    米粒轻轻推了一下她的肩头,“小姐?”

    唐嫃嘴里发出些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含含糊糊的声音。

    唐妧坐了过去,委婉询问,“三姐姐怎么了,是不是又闯祸了?”

    米粒就直接多了,“恭王爷身体还好吧?”

    唐嫃一下拿掉抱枕,怒瞪着米粒和唐妧,“你们说的什么话,我是那种人吗,恭王叔叔好着呢!”

    这话到底有几分心虚,这回旧伤肯定没触到,但是……

    云芳捂着嘴笑。

    唐妧和米粒脸上明明白白写着——你就是这种人,不需要怀疑!

    唐妧好奇道:“三姐姐到底做了什么了?”

    唐嫃避重就轻的道:“我就是梦见了好吃的,咬了恭王叔叔一口……”

    米粒看着她心虚的样子就不信,“只咬了一口吗?”

    唐嫃也不清楚,明明是做梦吃东西,怎么还咬人了,“应该……肯定只有一口,恭王叔叔傻吗,会任我一直咬!”

    而且她睡得好好的,到底是怎么爬到恭王叔叔腿上的!一点印象也没有!

    唐妧小表情十分微妙的挑挑眉头,“那三姐姐咬了恭王爷哪里呀?”

    唐嫃一脸正色,“小孩子家的好奇心这么重不好。”

    不肯说是吧,说明越是有深挖的必要呀,唐妧掰了掰手指头,一本正经的样子,“来,我们用排除法,首先,是腰吗?是腿吗?是臀……”

    唐嫃嗷嗷叫唤着扑了过去,饿虎扑食般将唐妧按倒,“让祖母和大伯母来听听,这小丫头说得什么话……”

    姐妹俩闹作了一团,云芳和米粒也相继加入战局。

    另外一辆马车上,唐妤放下了车帘子,把提着的心放下。

    唐绾笑道:“闹得这样起劲,可见是没什么事。”

    晚间在早已预定好的小镇安营扎寨。

    唐嫃饱餐一顿洗去一身的疲惫,便怂恿姐妹们一起去镇上逛逛。

    除了唐妧还有点小小兴奋之外,唐绾和唐妤觉得累死了,一点都没有再去逛小镇的想法。

    可耐不住唐嫃的软磨硬泡,姐妹俩差点就要破功了,忽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三小姐这时候还有心思逛街,怕是没听见外面传得多难听。”

    望着远远走来的三位妙龄美少女,唐绾微微笑着与姐妹们一起行礼,“什么风把三位郡主给吹来了?”

    三位郡主分别是,长乐郡主,宝乐郡主,以及沐郡主。

    今天的沐依娜一身猎装,英姿勃勃,火焰般颜色的衣裳,衬得她愈发明艳照人,三个女孩并肩走在一起,最引人注目的就属她了。

    宝乐郡主道:“还能是什么风,三小姐刮起来的风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