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0章 220 好肥啊
    :

    众人都齐刷刷扭头望着唐嫃。

    唐嫃一头雾水,“我怎么了?”

    除了在梦中咬了恭王叔叔之外,她今天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啊。

    难道这事传开了?

    不可能啊。

    宝乐郡主道:“你午后是不是从我十四叔的车上下来的?”

    唐嫃开始有点心虚了,“是啊……”

    三位郡主将她们听到的外头流言说了一遍。

    唐嫃悲愤欲绝差点吐血,“胡说八道!哪有什么不堪的事,还太子殿下亲眼目睹!太子殿下在哪儿呢,我根本就没有看见……”

    见她气得大步往外冲,唐妤赶紧将人拉住,“你干嘛去啊?”

    唐嫃气愤的道:“我看看谁再胡说八道散播谣言我拔了他的舌头!”

    唐妤背着人冲她使了个眼色,“你当时确实是衣裳形容不整的回来的呀,这一路被那么多人都瞧见了能不多想吗?”

    你越是生气越是闹人家说得越起劲,趁着三位郡主在这里赶紧说明真相,“你还拔舌头呢,拔得过来吗!再说了,要不是你自己慌兮兮的,大家又怎么会误会!”

    唐嫃很配合的接着往下演,情绪很是激动忿忿不平道:“我做什么了我怎么慌兮兮了,我骑马骑快点怎么了,我自己的马我想怎么骑不行!凭什么空口白牙抹黑我!”

    说着都跳了起来,动作幅度之大,唐妤差点没拉住,“连太子殿下都拿出来编排,都想被抄家灭九族是不是!”

    长乐郡主听得有些疑惑,“既然三小姐当时在十四叔车上,怎么会没有见到过太子殿下?太子殿下去看望十四叔的事,很多人都看见了的不会有假呀。”

    唐嫃:“可我确实没有见过太子殿下啊。”

    任凭沐依娜怎么看,都不觉得她在说谎,于是疑惑之色更深,“你确定你今天去过恭王爷的车上?”

    唐绾一副很急切的模样,走过去背对着众人,冲唐嫃眨了眨眼睛,与唐妤的意思不谋而合,“听得我们都急死了,三妹妹你快与我们说说,你去了恭王爷车上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管事实真相如何,现编一个也行,趁着三位郡主在这里,借着她们的口,将所谓的真相说出去,顺势澄清流言。

    “恭王叔叔不是叫我过去问话吗,我太困了睡着了……啊,难道太子殿下是在我睡着的时候过去看的恭王叔叔?”

    宝乐郡主笑道:“你在十四叔的车里睡着了呀?心可真大,十四叔坐在旁边你也睡得着。”

    沐依娜心里火在烧似的,面上却要装作一派自然,“那肯定就是了,不然你不会没见过太子殿下,可你睡醒之后呢?”

    衣衫不整!披头散发!怎会不让人想入非非!

    “上午我是独自去的恭王叔叔那儿,我以为很快就回来了,所以没有带着米粒,而花公公此次又没有随行,恭王叔叔那儿全是一帮糙老爷们,我不会梳妆也没人帮我呀!”

    众人:“……”

    唐妤板着脸假意训斥,“你呀,一天到晚莽莽撞撞的,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总是改不掉,现在可好了,本来才多大点事,结果被传成什么样了!”

    唐嫃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没一会儿忽然一蹦三尺高,龇牙咧嘴的无比愤怒暴躁,“肯定是有人故意抹黑我!我倒要看看是谁想作死!”

    唐妤道:“行了,谁会闲的没事抹黑你,什么仇什么怨,别疑神疑鬼的,还不是你自己不注意。”

    唐嫃红着眼睛飙戏,“我就是这性子!改不了!注意不了!可别人无凭无据,全靠揣测,就能胡说八道吗!”

    长乐郡主劝道:“可胡说八道的人多了去了,你还能挨个儿找上去吗?我们出去走动的时候,帮你分辩几句,很快就能风平浪静的。”

    宝乐郡主跟着点点头,“对啊对啊,既然是误会,那还怕什么。”

    沐依娜也加入劝说,“旅途无聊,大家说几句闲话,消遣打发时间也是有的,既是流言蜚语,就总会有不攻自破的那一天,三小姐不必苦恼。”

    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劝说说,唐嫃渐渐平息了火气,可是去镇上逛逛的闲心也没了。

    ……

    春猎的时光过得无比自在悠闲,想怎么疯玩就怎么疯玩,很是过了几日黑白颠倒的生活。

    向来管得严的唐妤忙着和杨奕约会,整天沉浸在两个人的甜蜜中都还闲不够,看管唐嫃的时间自然就极其有限了。

    至于唐绾和唐妧,没被她带坏就阿弥陀佛了,更遑论管得着她。

    唐嫃好几次都喜滋滋跟米粒她们几个说,“感谢杨世子,感谢二姐夫,待明年他迎亲之时,我作为小姨子,一定不为难他。”

    昨天跟着唐颂和宋意和闹到半夜,于是今天这都睡到晌午了还没起。

    米粒进来看了好几趟动静,觉得差不多了就凑上去说,“我的好小姐,小祖宗,时候不早了,该起了,午饭时间快到了,大小姐和二小姐商量了,准备去山里边烤肉,小姐不想去吗,那我去回了二小姐她们,省得她们等得着急……”

    唐嫃挥舞着小手,“去!我去!”

    光嘴巴说有什么用,眼睛还没睁开呢,你要去倒是起来啊!

    米粒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给米饭和米糕打了个眼色。

    于是三人一起齐心合力将唐嫃懒得不愿意动弹的拉扯起来梳洗。

    这种情况毕竟不是第一次,三个米的动作已经很熟练。

    唐家四姐妹悠然闲散的漫步,在这山林间的徐徐清风之中,没什么目的走到哪里算哪里。

    萋萋芳草中忽然出现一个灰色影子,唐妧才眼尖的瞧见了欢喜的叫了起来,唐嫃的长鞭已然携带风声卷了过去,然后在欢呼中收回小兔子落入怀中。

    唐妧已经不是第一次见识了,可还是兴奋得不得了,“三姐姐好棒呀!三姐姐简直就是个打猎小能手,我也要学长鞭三姐姐教我好不好!”

    唐嫃拎着兔子看,两眼冒红光,吓得兔子直蹬腿,“哇,好肥好可爱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