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3章 223 有人来救
    :

    蛇群的进攻之势越来越猛烈,唐绾觉得不能这样坐以待毙。

    瞧见旁边的堆积的杂物中有绳索,顿时心中一动向着悬崖边缘走去,“悬崖边没有蛇,我们找找路,或许……”

    趴在唐妧脚下瑟瑟发抖的小野兔突然躁动不安。

    唐嫃耳朵微微一动。

    唐妤和唐妧也凝神倾听,好像是铁蹄经过的声音。

    刚走到悬崖边的唐绾霍然转身。

    是有人来救她们了吗!

    姐妹几个互看一眼,都露出隐隐的欢喜。

    仆妇婢女们听到动静也如闻天赖。

    有救了!是二老爷还是世子爷?

    很快林中便传来了兵刃交击的声响。

    “糟糕!”

    一处驱蛇粉和雄黄垒砌的防护被撕破,一波色彩斑斓的毒蛇瞬间涌了进来,几名仆妇捡起先前便拖到脚边的餐具,使尽力气往毒蛇用来的方向砸了过去!

    不断的有蛇被砸得血肉模糊飞溅而起,又不断的有蛇成群结队的争相涌进来。

    刚有的喜悦之情很快被眼前的危急冲散了大半。

    “蛇群冲进来了,快!快……”

    餐具有限,很快砸完。

    唐嫃的长鞭挥舞的呼呼作响,不知多少毒蛇被打烂成肉糜。

    唐妤从火堆中拾起一根正燃烧的木柴扔出,暂时堵住了蛇队朝她们涌过来的凶猛势头。

    米粒几个见状,也将柴火全都扔了出去,好歹能阻一时。

    突然之间,汹涌的蛇群像被施住了定身咒一般,不再毫无惧意的拼了命的往前冲,都停了住。

    紧跟着便如潮水般往后撤退。

    云芳呐呐道:“退了,怎么回事?”

    众人也都有些懵。

    死了成百上千的蛇才撕裂了一道口子,眼见着她们就快支撑不住,蛇群怎么突然毫无征兆的有序撤退呢?

    唐绾只觉得心中一松,抬脚往回走时,才发现脚下如踩棉花,软绵绵的没力,“方才蛇群应该是被人为控制,才那般疯狂的向我们进攻,而现在应该也是被人为控制。”

    说着,脸上露出轻松的笑容,“我们得救了。”

    然而就在这时候,几支利箭破空而来。

    唐妧惊得呆了,一支箭直直地朝她眉心射来,意识明明很清晰,叫嚣着躲开躲开,可偏偏脚被黏住了似的,一动也动不了。

    “小汤圆!”

    唐嫃飞身过去将唐妧扑倒在地,顺势朝旁边滚了两圈躲开箭矢。

    “小心!”

    唐绾为了躲避射来的箭矢,匆忙往后倒退了两步,哪料好容易躲过一箭,第二箭又紧随而至,慌乱间脚下石子一滑,整个人跌下断崖!

    “啊!”

    “大姐姐!”

    唐妤毫无思考的时间,下意识纵身过去,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自身却也被拖了下去。

    “大姐姐!二姐姐!”

    被压在刚躲过箭矢的唐妧本能的伸出手去。

    可是,太远了,太远了!

    泪水瞬间在眼眶中蓄积。

    “姐姐!”

    唐嫃瞧得目眦欲裂,可此时再挥长鞭,却怎么都来不及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个黑影鬼魅忽至,抓住了唐妤的胳膊,没见他怎么发力,便将姐妹俩扯上来。

    两人劫后余生跌坐在悬崖边上,你看着我看着你然后同时笑了。

    没事了,没事了。

    “大小姐!没事吧……”

    “二小姐!吓死我们了……”

    红裳和木槿忍着泪跑到自家主子身边。

    唐妧一下子伏倒在地,高兴得失声哭了起来。

    太惊险,太刺激了!

    唐嫃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见到姐姐们都安全了,才将心从嗓子眼摁下去。

    好险!

    铁蹄声更近了。

    从唐妧身上爬了起来,唐嫃心有所感似的,往前面奔跑了两步。

    望着深林中杀伐之声传来的方向,心里砰砰乱跳有些说不明的紧张。

    来的人会是谁呢?

    老爹?大哥哥?杨世子?宋师兄?还是……

    一骑当先出现在视野中,如雷,如电,速度极快!

    谢知渊一身墨色猎装,猿臂蜂腰,野性雄壮,带着凛冽的寒意,以及强大的震慑力,骑马飞一般的奔来。

    是恭王叔叔!

    真的是恭王叔叔!

    唐嫃的心越跳越快,越跳越乱,不知兴奋过头了,还是别的什么缘故,脑子都有些模糊了。

    唐妧顺着她的目光望去,眸中护眼映出一线银光,“三姐姐,当心!”

    一支羽箭虹惊电舞,劲风飒然,正射向唐嫃胸口!

    唐嫃没有动,仍在原地,笑望着前方。

    仿佛没有瞧见射来的箭,亦或许是没有来得及动。

    谢知渊应变何等神速,搭弓拉弦,带着紧逼欲发的杀意,快逾流星后发先至。

    一声轻响,那支羽箭被射中箭尾,蓦地失了准头,斜袅袅径自向地面射去。

    直到他的马到了她面前,深邃浓黑的眼看着她,微微倾下身向她伸出手。

    仿佛才从冻结的空间里迈出来,唐嫃激动又振奋的仰头望着他,“恭王叔叔!您怎么来了呀?”

    啊啊啊啊!好帅啊!好威风!好霸气!

    恭王叔叔真的来救她了!

    她是不是在做梦!是不是!

    谢知渊:“……”

    小丫头欣喜若狂了,是因为看到他来了?

    “恭王叔叔,你好厉害呀!”

    看看他向她伸出的手,又转身看向姐妹们。

    唐绾依旧坐在地上,笑着对她挥了挥手,“去吧去吧。”

    唐妤和唐妧都冲她点点头。

    唐嫃这才欣然回头,脸颊透着红晕,眸中波光漾漾,只对着他展颜一笑。

    他这样的人早将情绪沉淀到内心最深处,像大海,若没有飓风的侵袭是看不见波涛汹涌的。

    然而这时见到她因他的到来而欢喜得神迷痴狂的模样还是禁不住的动容。

    唐嫃小手放到他的大手里,还偷偷挠了一下他的手心。

    偷偷摸摸的小动作,让谢知渊心里一酥,唇角弧度都柔软了。

    顽皮!

    将她拉到身前坐好,掉转马就走。

    除了陆岩陆港依旧跟在后面,郝永宁带着其他人收拾善后。

    远远经过林中厮杀之时,唐嫃好奇的探头去看,却被他的大手捂住了眼,“不要看。”

    “我不怕的。”

    “不好看。”

    “恭王叔叔,我们这是去哪里呀?”唐嫃被他拥在怀里,感觉超有安全感,超有幸福感,并且还超级兴奋。

    “回猎宫,你受伤了。”

    她的眼睛一眨一眨,蝶翼般的眼睫,在他掌心刷呀刷,又痒又麻,令他觉得嗓子发干。

    “啊?没有呀。”唐嫃怎么都想不起自己哪里受伤了,“恭王叔叔,你是不是在逗我玩?”

    “我看见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