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4章 224 荣小王爷
    :

    唐绾欲起身从悬崖边离开时,发现右腿根本站立不起来,稍用力便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云芳与木槿合力将唐绾搀扶到一处略微洁净一些的开阔地。

    唐妤细细的检查了一番,“没有伤着骨头,还好,只是崴了一下。”

    唐绾疼得嘴唇都咬出了一排牙印,却还展露出轻松愉悦的如花笑颜,“就是伤着骨头了又有什么关系,总算是逃过一劫还留了小命在。”

    “你倒是乐观。”

    “当然啦,伤得再重总有治好的一天,可要是小命没了,那就只能期盼着下辈子了,还不知道有没有下辈子呢。”

    说着握住了唐妤的手,轻轻翻转她的胳膊,只见手肘处衣袖被磨破,渗出了一层血水来,唐绾瞧得眸光盈盈闪动,说不出的感激和心疼,“谢谢你,二妹妹,谢谢你在那样的时刻,还奋不顾身来救我,我知道我们是姐妹,这样说会有些见外,可我真的要谢谢你,这是救命之恩。”

    唐妤着看她一眼,拍了拍她的手,“好,我接受你的道谢。”

    唐绾姣好的面上笑容逐渐扩大,“咱们快回猎宫吧,你这伤看着就疼,得赶紧处理一下。”

    刚跟郝永宁报了她们这边的失踪人数,红裳转身就看见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荣小王爷?”

    因为曾经见过几回,所以并不算陌生。

    众人纷纷闻声抬头。

    唐妤随意的看了一眼,低声问,“熟人?”

    唐绾轻声道:“是镇西王府的小世子,人称荣小王爷,不是什么熟人,只往日见过几回罢了。”

    小姐姐看过来了!看到他了!荣昊焱努力端住,走到唐绾面前问,“唐家小姐姐,你们还好吧?”

    唐绾有些意外他会特意上前问候,可还是礼貌客气的回对方以微笑,“有惊无险,荣小王爷怎会在此?”

    荣昊焱她的笑容被晃得神摇目眩,“我出来随便走走,谁知到了林子里,竟遇上这么个东西。”

    小姐姐还是这么温柔可亲!

    朝后头招手示意,随行护卫便推出一个人来,一脚将人踹地上。

    荣昊焱冷冷的瞪过去,“……”在女孩子面前能不能不要这么粗俗!

    随行护卫,“……”习惯了呀。

    众人都看向被踹趴下的人,说是人其实已经没了人样。

    原本一身从头罩到脚的黑袍,不知道怎么弄的已经稀巴烂,深深浅浅的一看就是染了血。

    头脸更是被打得肿胀变形,青青紫紫的印在肿胀上,那模样瞧着甚是诡异好看。

    看到小姐姐的神情略有变化,生怕她会觉得他们下手残暴,荣昊焱赶紧煞有其事的描补,“这狗东西藏头露尾的,鬼鬼祟祟躲在树上驱蛇,一看就知道是在行害人之事,既叫我遇上了自然不能袖手,我平生最恨这种阴险小人,之后循着踪迹一路找过来,才知道这狗东西谋害的,竟然是宁国侯府的小姐姐们!”

    虽然口口声声宁国侯府的小姐姐们,可是荣昊焱的眼睛却只看得到唐妤,“幸亏小姐姐们有惊无险没有大碍,不然我定要千刀万剐了这狗东西!”

    唐妧望着出气多进气少的黑袍人,有些后怕更多的却是厌恶和憎恨,“果然如大姐姐所言,是这人在操控蛇群!”恶心!

    唐绾微微倾身,“多谢小王爷出手相助,我们姐妹感激不尽,只是身上有伤,不便起身,还望小王爷见谅。”

    唐妤和唐妧向荣昊焱行礼致谢。

    荣昊焱吃惊道:“你受伤了?怎么受伤的?要不要紧?是被蛇咬了吗?”

    语气里难免带了两分急切,或许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

    唐绾摇摇头,“崴了脚而已。”

    荣昊焱这才松了口气,忍不住想看看她的伤势,可眼神儿却不敢乱飘,“脚崴了也要请大夫好好治治。”

    唐绾温婉微笑,“是。”

    荣昊焱的心砰砰乱跳,“这狗东西背后必有主使之人,各位小姐姐要不要带回去审审,幕后之人的心思也太恶毒了,分明是要置小姐姐们于死地。”

    唐绾看了看唐妤,才转头对他道:“倒不用费那个神去审了,我们知道幕后之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荣昊焱:“……”

    那他不是白费劲?

    瞧见他散乱的几缕头发,划破了几处的衣裳,意识到他这副狼狈模样,是与驱蛇人缠斗留下的,唐绾不好视而不见,“小王爷可是受伤了?要紧吗?”

    荣昊焱心里一阵狂喜,她发现了他的伤了,她这是在关心他,假装不经意低下头,瞧了眼胳膊上的伤,浑不在意的淡然道:“无妨,伤得不重。”

    唐妤微微垂下头去,嘴角弯弯,眼眸里盛满了笑意。

    这位荣小王爷可真有意思,胳膊上的那处伤,很明显是他自己弄出来的。

    还有散下来的头发,以及割碎的衣裳,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可是仔细一琢磨,与人恶斗留下的痕迹,却分明不是这样的。

    那些护卫都是摆设吗,一个个身上连点尘埃都没有,遇事要小王爷自己上。

    这小王爷跑到大姐姐跟前邀功邀得如此刻意她想装作看不懂都不行。

    一个侍卫到郝永宁身边耳语了几句,顿时郝永宁看荣昊焱的眼神都变了。

    这镇西王府的纨绔小王爷是什么路子?

    驱蛇人都被他们的人制服了,这小纨绔王爷,还特意跑过去横插一杠子!

    然后这是拿到唐家大小姐面前邀功来了?

    唐绾道:“不管是大伤小伤都切不可大意,小王爷还是快些回猎宫治伤吧。”

    荣昊焱内心里美滋滋的,“好,我听小姐姐的等会儿回去就看大夫,不知可还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唐绾道:“多谢小王爷一番美意,没什么再需要帮忙的了,恭王爷已留了人善后。”

    荣昊焱点点头,“原来是恭亲王府的人,那就难怪了,解决林子里的刺客,跟砍菜似的。”

    向唐家三姐妹拱手为礼,临走时,还狠狠踹了驱蛇人一脚。

    唐妧抱着小野兔吓得一哆嗦,等荣昊焱一行人走远了,才低头去打量地上的驱蛇人,“是不是被打死了?”

    红裳道:“没死,还有一口气。”

    唐妤轻笑出声,看着唐绾道:“你确定跟荣小王爷不熟?”

    唐绾仔细想了想,“真不熟,总共也没见过几面,小孩子脾气挺怪。”

    或许真的只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唐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