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5章 225 保持距离?
    :

    “三小姐!十四叔?”

    迎面奔来的黑亮骏马上的男子气场太强大,刚从旁边甬道拐出来的一群小姑娘遇见了,不由自主的便将全部的注意力都投了过去。

    跑在最前头的宝乐郡主,一眼就看见了窝在高大男子怀里的女孩,是她最新结交的小伙伴。

    若是心仪一个人,他就是这世界上唯一的光,沐依娜不是走在最前面的,可却是第一眼就看到他的,瞬间便挪不开眼。

    可当她瞧见了他怀里的女孩儿,猝不及防的唇角的笑容僵了僵,心像被攥紧似的溢出苦涩汁液。

    但她很快就调整了过来,保持住一贯的爽朗自如。

    “诶?宝乐郡主,长乐郡主,沐郡主,是你们呀。”

    唐嫃这会儿本来就心情极好,偶然遇上了最近要好的小伙伴,眼角眉梢的笑意更添了几分。

    只是当他们慢慢走得近了,触及她们异样的神情之时,反应过来的唐嫃不免心虚。

    “恭王叔叔,已经到猎宫了,放我下来吧。”

    共乘一骑好像确实有点过分,就是亲生父女两个,好像也极少见有这样亲密的。

    唉,男女有别呀。

    如果她还是个小孩子就好了,那样的话就不会有这种烦恼。

    以前不曾被外人注目还不觉得有什么,此时已经历过几场流言蜚语,再接触到旁人躲躲闪闪的异样的目光,便真切意识到似乎真有不妥。

    进了猎宫之后骑马的速度本就缓了下来,听了她的话之后谢知渊将马速放得更慢。

    以楚王府两位郡主为首,带着七八个小姑娘行礼。

    唐嫃不太自然的笑着与几个熟悉的面孔打了招呼。

    唐嫃想要避嫌的小心思,谢知渊如何感知不到,因此没由来的很是不悦。

    前几日路途中传出的流言,他不是没有听见,明知道她想要避嫌是对的,可心里却不舒服。

    一骑二人越来越近,众女的头越垂越低,脖子都快撑不住了。

    大老远的时候还敢看一眼,近了之后头都不敢抬起来。

    恭王爷真的好可怕呀,感觉有座山压在头上,她们随时会粉身碎骨。

    不过恭王爷和唐三小姐的关系貌似比传闻中更亲密呀!

    他们之间真的没有问题吗?

    宝乐郡主眨着好奇的大眼睛,“我们准备去湖边玩,你和十四叔这是……”

    刚才明明觉得十四叔的心情看起来好像还挺好的,可是怎么一转眼就就变了呢,是不是因为看见了她们这群人碍了他老人家的眼?

    可、可她们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要从这条路经过呀!她们又不是故意要跟他老人家遇上的呀!

    跟三小姐好朋友之间打个招呼不可以吗?

    那天在暂时停驻的小镇上,她曾跟她们解释过一回,她们信了流言是无稽之谈。

    可今日亲眼目睹她和恭王叔叔共乘一骑,就连宝乐郡主眼里都毫不掩饰她的好奇,别的人心里头还不定会想成什么样子呢。

    唐嫃觉得应该解释几句了,正好她们姐妹被刺杀,现成的好借口不是,只是其实她并不愿意这样。

    她跟恭王叔叔亲近些怎么了,碍着谁的事儿了,她就是喜欢跟恭王叔叔亲近。

    可她又不得不面对现实。

    就是曾经生活过的后世,有了男女朋友的人,都得与异性保持距离,更何况这是封建王朝呢,就算这世道再开放,可到底是男女有别呀。

    看着众女即便是畏于恭王叔叔的威压,垂着头战战兢兢不敢正眼看他们,可神情间依然不免露出来的探究揣摩,忽然觉得这个问题应该被重视了。

    因为一开始她打心眼里没把古远征当成未婚夫,所以也从来不觉得与恭王叔叔亲近有什么不对,可是现在她既然已经决定尝试与古远征在一起,那么从今往后该注意的是不是也该注意起来了?

    纵使再不情愿也得跟恭王叔叔……保持距离。

    唐嫃嘴唇微微翕动,刚吐出一个音,就被谢知渊霸道打断,“你伤得不轻,先回去治伤,大夫若说可以,你才能出去玩。”

    唐嫃听得一愣。

    恭王叔叔这是在替她解释?

    女孩子们也都愣了愣。

    宝乐郡主反应过来后,上下打量了唐嫃一边,忙问,“你受伤了?出什么事了吗?”

    唐嫃顺势道:“方才我们姐妹在断崖边午餐时遇到了刺客,你们出去玩的话记得要离那边远点,未免还有漏网之鱼身边一定要带足了人手。”

    虽然她心里清楚那些人就是冲着她,或者说是冲着她们姐妹来的,可谁知道到时候会不会有意外发生,凡事小心谨慎些总是没错的。

    女孩们听到有刺客,纷纷吓得花容失色,对与唐嫃和恭亲王共乘一骑而产生的猜测,也都戛然而止。

    遇刺,受伤,受惊,被恭亲王放在马背上带回来,这不是很正常的吗?

    哎呀,她们真是被流言蜚语洗脑了,想太多!

    都什么跟什么!

    宝乐郡主有点担心,见唐嫃精神还可以,才稍微放下心来,“好的,我们知道了,你先跟十四叔回去治伤,好好休息一下,我们晚点找时间去看你。”

    “既然有刺客的话,那我们还是不要出去玩了,还是在猎宫待着吧。”

    “对啊对啊,好吓人,我不出去了。”

    ……

    到了属于恭亲王府的院落里,谢知渊单手将她抱了下来,大手握住她的小手往里去,可她却小心翼翼的挣了一下。

    察觉到他身躯一僵,唐嫃屏住呼吸,再也不敢动弹半分。

    瞧见立在廊下等待的米饭,唐嫃笑起来努力缓和气氛,“饭饭怎么会在这里?这次花公公没有随行,是谁这么贴心呀?”

    忽然灵光一闪,却又有些疑惑,“莫非是恭王叔叔听闻我遇险之后,就让人去传米饭了,可恭王叔叔是怎么知道我遇险的?”

    就算她身边跟着影卫,可在她遇险后,影卫回猎宫报信,恭王叔叔再赶过去,也不会来得那么快呀。

    断崖距离猎宫可不算近。

    谢知渊的声音比平时更低沉几分,语调平平不带一丝情感和烟火气,“你当影卫都是吃闲饭的吗,要等到你们遇险后才反应?”

    早在她们姐妹离开猎宫之后,影卫便察觉到后头有尾巴,当即就将实情报到了他这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