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7章 227 犯花痴
    :

    察觉到小家伙的声音有些发飘,谢知渊百忙之中抬头看了一眼,见她脸上红得似乎有些不正常,不由得蹙着眉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烧了。”

    唐嫃恍恍惚惚回过神来,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是挺烫手,然后就感觉脑袋晕乎乎,“好像是诶。”

    在旁边神游的吕成邈:“……”

    就破了那么个小口子发什么烧!再迟点来上药伤口就要愈合了!

    轻柔快速的处理好她手上的伤,抹上药,谢知渊正考虑要不要包扎一下?

    吕成邈见状实在受不了,“不用包了,抹点药就行,不要沾水,很快就好了!”很快!

    谁家孩子没点磕磕碰碰,至于吗!就你家孩子精贵!

    耶?根本就不是你家孩子好不好!人家亲爹唐相就不会那么事儿精!

    花富贵还整天做梦都想着让三小姐嫁到他们王府,这要是哪天三小姐真嫁过来了他们是不是都得瞎!

    谢知渊冷冷看着莫名浮躁的老头,“过来给小丫头瞧瞧。”

    吕成邈把完脉,“好得很,没发烧。”

    谢知渊还是觉得不对,“那怎么会烫成这样?”

    吕成邈被他家主子摆明了不信任的态度搞得很抓狂,“三小姐这是犯花痴!能不烫吗!再花痴下去,脑子都能烫坏了!”

    众人:“……”

    唐嫃嗷地叫了一声,没脸见人了,捂脸缩壳里装乌龟。

    吕神医太坏了!瞎说什么大实话!

    米饭替自家小姐窘得抬不起头来。

    谢知渊眼底有几分狐惑,摸了摸她滚烫的小脑瓜,“犯什么花痴?”

    吕成邈干脆利落的哼了一声,“小姑娘家的通病,看到个略平头整脸的男子,就会想入非非。”

    唐嫃皮猴子似的跳起来,一把捂住了吕成邈的嘴,“不要乱说话,会被灭口的!”

    吕成邈:“唔唔唔……”

    静静的望着她,目光湛然深邃,谢知渊很是好奇,“小丫头你解释一下,怎么个想入非非?”

    唐嫃可是装傻充愣的一把好手,无辜的闪动着乌溜溜的大眼睛,“我没有啊,我想什么了?”

    谢知渊精准的抓住了逻辑,“往往知道得太多的人才会被灭口,难道吕成邈不是说到了正点上了?”

    唐嫃:“……”

    不是,她的意思是吕神医胡说八道,会被老古董您灭口呀!她坦坦荡荡需要灭什么口!

    谢知渊道:“你对我动的歪心思还少吗,你刚刚又打什么坏主意呢?”

    唐嫃:“……”

    她就是觉得恭王叔叔今天超级帅!帮她处理伤口的时候又超级温柔!她便着了魔似的被他吸走了心神,她还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那一刻。

    算是想入非非吗?算是歪心思吗?算是坏主意吗?

    谁看到男神不犯花痴!至少她今天没流口水!

    呃,好像是不太对来着,说好的要保持距离呢,怎么哄着哄着就忘了!

    唉,那今天先不保持距离了,从、从明天开始吧……

    “心虚了?”大佬的声音里有一丝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愉悦。

    唐嫃哑巴了,是挺心虚的。

    吕成邈:“唔唔唔唔唔唔……”

    看了眼被她捂得面皮涨紫眼珠翻白的老头,谢知渊唇角微微扬起眼中带戏谑的对她说,“你到底想什么了?当着我的面,就要杀人灭口了。”

    “啊?啊!”

    心事重重的把吕老头给忘了,一经提醒唐嫃立即松开了手。

    要不是陆港动作够快及时搀住,吕成邈就要一头栽到地上去了,他指着唐嫃边咳边喘说不出话。

    恭王叔叔老古董都还没动手,别吕神医先栽在她手里了,“吕神医,您不要紧吧?”

    好半晌吕成邈才缓了口气,“你、你手劲够大呀!”

    唐嫃讪笑,“呵呵呵呵,我才用了半分力气……”

    吕成邈喘着粗气,“男女之间相互吸引,本是在寻常不过的事,你反应这么大作甚?差点要了我的老命……”

    又没说你看上了我家主子!

    再说了,就是看上我家主子又怎么了!我家主子这么不招人待见么!

    唐嫃忙倒了杯水递过去,压低声音与吕老头耳语,“恭王叔叔什么人,你们还不清楚吗,那就是个老古板,老掉牙的那种,说什么他都能当真,先前我开玩笑说,我想给他生猴子,结果他一通严厉批评,我当时都快吓哭了,你说我对他想入非非,他一会儿会揍死我的。”

    吕成邈嘀咕,“不会吧?”

    唐嫃心有余悸似的点头,“会!所以说我救了您一命!我就是这么乐于助人,不用感谢我!”

    吕成邈偷偷瞥他家主子。

    他们就在屋里子,又没隔多远,这样的悄悄话,对他家主子而言,能算悄悄话吗?肯定是听到了。

    果然他家主子脸黑得跟锅底似的。

    吕成邈咳了咳。

    唐嫃又给他倒了一杯水,“嗓子还不舒服吗,那多喝点。”

    吕成邈挤眉弄眼提示。

    唐嫃有点担忧,“这么难受吗,要不要吃点药?”

    吕成邈干脆直言,“主子都听见了。”

    唐嫃:“……”

    难怪突然觉得有点凉,还以为是起风的缘故。

    “老古板?老掉牙?”

    谢知渊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这小东西是个白眼狼他又不是今天才知道,跟这么个小白眼狼生气是嫌活得太长了吗!

    可……老古板!

    她觉得他老古板!他都是为了谁!老古板!

    唐嫃艰难回头,咧嘴一笑,干巴巴的,“嘿嘿嘿嘿,恭王叔叔,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我就是……就是觉得……您有点太严厉……”

    “谁对你不严厉?古家那傻小子吗?”

    女孩子家的,张嘴就是要给别人生猴子,那是他太过严厉了吗!是他的问题吗!

    唐嫃汗,“……”

    为什么总拿古二傻子来比较?有可比性吗?就古二傻子那副模样,能严厉得起来吗?就是再严厉她也不会怕的啊。

    谢知渊冷脸,“哑巴了,说话呀。”

    唐嫃:“……”

    说什么说!

    跟姐姐教育她的时候是一个调调!

    这时候说什么都是错,越说越错,总之只要认错就行了。

    态度一定要端正,“恭王叔叔我错了,我狼心狗肺,我不知好歹,不识好人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