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29章 229 休长假
    :

    唐嫃还是不肯轻易相信,盯着屋里侍候的唐大居,“老爹身上一共伤了几处?”

    唐大居抹了把汗,老老实实交代,“回三小姐的话,真只有这一处。”

    方才二小姐已经逼问过一遍了,三小姐您真不用再来一遍,就您姐妹两个的彪悍劲头,纵使他有十个胆子也不敢隐瞒!

    唐嫃回头,“吕神医,快帮我老爹看看,您说的话我才信。”

    唐大居:“……”

    吕成邈真想掉头就走。

    观气色就知道唐相好得很,不光没有重伤,恐怕身上连点轻伤都没有。

    外面那套血衣鬼知道是怎么回事!

    可他能怎么办,来都来了,看看就看看吧。

    吕神医认命了,从药箱里拿出小迎枕,给唐玉疏诊脉。

    为了让唐嫃安心,诊完左手又诊右手,最终捋胡须摇头,一脸的深沉肃然,“老夫从医数十年来,经手过数不清的疑难杂症,还从没见过这样重的伤,比三小姐你伤得还要重呢,今儿算是大开眼界了。”

    唐嫃黑亮的眼睛眨啊眨,看看老爹红润光泽的面庞,吕神医嘲讽鄙夷的眼风,再回想姐姐气怒的态度,再没有什么不明白的了。

    老爹还真是个实诚人啊,他说只是蹭破了点油皮,还真就只是蹭了点油皮。

    惧怕和担忧顷刻间全部化作愤怒,唐嫃气得张牙舞爪,恨不能捶死自家这不省心的老爹。

    “要演戏为什么不提前通知我们一声!突然对外宣称遇刺重伤,我当时听着都快吓死了你知不知道!”

    “还有挂外面的那套衣裳!怎么回事!那么多血!我还真以为你伤得很重!”

    唐玉疏没什么可辩解的,老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可心里暖融融的很受用,“是我考虑不周,没有提前知会,吓着你们了。”

    唐嫃瘪着嘴把望着他,明明已经在强自克制,可眼泪还是流了出来。

    唐玉疏惊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再也不复方才的矜贵自持的模样,手足无措的给小闺女抹眼泪,“小嫃儿乖乖乖,别哭别哭,小嫃儿不怕不怕,老爹一点事儿也没有……”

    吕成邈背起药箱,听到动静回头看。

    娘耶!传闻中手腕通天的权相也有被个小女娃弄得慌了神的时候哇!

    跟他们家那越来越不争气的主子是有得一拼!

    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呐!

    赶紧回去跟主子好好说道说道三小姐哭得这么伤心委屈的事,看看宠三小姐宠得失去自我却还不自知的主子会有什么反应。

    哼!

    花富贵那个心眼小得似针尖麦芒的老东西,整天自以为是的觉得,全世界就他最操心主子的婚事,还总骂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企图从主子身边赶走三小姐!

    他什么时候企图赶走三小姐了!主子娶妻生子他难道不盼着吗!

    他只是不忿主子总被三小姐搞得要死不活!要不是亏得他几番耗尽心神,从阎王手里抢回主子的性命,这会儿主子的坟头草都比他花富贵长得高!

    不就是没完没了不厌其烦在主子面前帮三小姐刷存在感,或者没完没了不厌其烦在三小姐面前替主子刷存在感吗!

    谁还不会!走着瞧吧!

    见父女俩一个痛哭流涕不能自已,一个势如彍弩方寸大乱,吕成邈也不自讨没趣便悄悄撤了。

    作为唐玉疏身边得用的管事,唐大居是知道这位神医的分量,以及在恭亲王府中的地位的。

    见吕成邈要走便亲自相送,并诚意十足的表达了谢意。

    吕成邈摆摆手,示意他不用送,“我也是看在三小姐的份上才跑这一趟的。”

    宁国侯府几乎无人不知恭亲王对三小姐格外看重,就是京城中,也几乎是人人都知道恭亲王对唐三小姐亲眼有加。

    可听见吕成邈这样说,唐大居还是有些吃惊。

    不过他已经没功夫深想了。

    前边守门的小厮领了一行人过来,为首的那人身穿正四品内官服饰,身后跟着四个手捧托盘的小内侍。

    唐大居赶紧上前行礼,“见过周公公。”

    周贵山冲他点点头,看向旁边的吕成邈,“原来是恭王爷身边的吕神医,久仰大名,不知唐相的伤势究竟如何呀?”

    瞅见吕成邈浑身的大汗,心里顿时咯噔一声,于是理所当然的觉得,唐相这回怕是伤得不轻。

    不然也不会把恭王爷身边的吕神医都请来了!

    吕成邈哼了一声,“好得很,伤得再重一点,整条胳膊就保不住了。”

    说罢甩袖而去。

    周贵山先入为主的认为唐玉疏伤得重,所以没听出吕成邈话里的讽刺和鄙夷。

    房间里嚎啕大哭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了出来,周贵山更觉得大事不妙。

    唐大居有些为难的道:“……三小姐在里面,相爷这会儿怕是不方便见客,周公公您看……”

    周贵山摇摇头表示不介意,“听闻唐相遇刺,陛下勃然大怒,已经命人彻查此事,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还望唐相安心。”

    说着向后头招招手,小内侍们齐齐上前,托盘上满满的赏赐。

    “得知唐相重伤,陛下忧心忡忡,特命我送来些止血补气药材,希望能助唐相早日康复,既然唐相这会儿不便,我也就不进去打搅了,陛下还等着消息,我得赶回去复命。”

    唐大居匍匐谢恩,高呼陛下万岁。

    等周贵山带着人离开了,命人将陛下的赏赐放好,唐大居才重回内室服侍。

    唐嫃已经没有再哭了,可眼睛又红又肿,抽得上气不接下去,“为、为什么、那么多血……”

    瞧着小闺女可怜的模样,唐玉疏只觉得摧心剖肝,“我故意送上去让刺客割破衣袖,不小心才划破了一点油皮,那套衣裳上的血都是刺客流的,我特意往血堆里滚了一圈……”

    唐嫃继续抽噎着,“呜,您要演苦肉计,干嘛不告诉我们,害我们担心……吓死我了,难怪姐姐那么生气……我也很生气,不想理您了……”

    唐玉疏耐心的温柔轻哄,“不是不想早些知会你们两个,可爹爹这不是临时才决定的吗,本来的确没必要来这么一出,可你也知道爹爹平时有多忙,爹爹正好能借此机会休个长假……”

    “休长假!”

    搞这么一出惊动整座猎宫您就是为了休个长假!

    善良单纯的唐三丫惊呆,没想到还能有这种操作!

    唐玉疏点点头,“是呀。”

    带薪的,还有无数赏赐,不能更划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