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0章 230 骂战
    :

    吕成邈回去后都不带喘口气的,怀着叵测的心思径自去见主子。

    将唐嫃见到染血衣裳后,吓得失措嚎啕痛哭的情形,添油加醋讲述了一遍。

    屋里一阵良久静默,谢知渊墨眉紧折一言不发,茶盅还没碰到嘴唇,突然重重往旁边桌案一放。

    一声闷响,四分五裂。

    清水宛如一缕银线般从桌案上垂落。

    陆岩和陆港吓得一哆嗦。

    “唐玉疏脑子是不是有病,无端端的搞什么苦肉计!一个不入流的奉恩公府,动动手指就能碾碎,用得着这样大费周折!小丫头从小没了亲娘,亲爹出事能不担心!”

    “都多大的人了!快四十的年岁都长哪去了!办事越来越不靠谱!不知道小丫头会担心!不知道小丫头会害怕!他这个爹是怎么当的!”

    谢知渊目色沉沉深不见底,想象着小丫头惊惧痛哭的模样,气得不禁在屋里破口大骂。

    陆港和陆岩鹌鹑似的缩在角落,大气都不敢喘,便不由得暗暗埋怨起吕成邈来。

    有些事一笔带过就行了哪来那么多话!有本事惹毛了主子你有本事不要躲啊!

    吕成邈快躲到门后边了。

    啧啧,真暴躁,真狂燥。

    情绪如此外放!

    还骂人唐相年岁不知长哪去了,主子您自个儿又能好多少,幸亏这屋里没有镜子可以照的,不然您怕都认不出自个儿。

    见谢知渊龙行虎步的往外冲,陆港和陆岩连忙小跑着去追。

    吕成邈抄着手在门口瞧着。

    去哪去哪儿啊,找唐相打架吗!

    唐相可不是个好对付的人呐,纵然待三小姐再温柔和蔼,可待旁人还能这样无害吗,尤其主子这还是上门找事的!

    主子的伤伤伤啊……

    吕成邈赶紧回屋背上药箱,然后马不停蹄的追,一边追一边抽自己嘴巴子。

    嘴贱!

    添油加醋分量加过头了!

    主子不光心疼三小姐,还恨上未来岳父了!

    ……

    唐大居前脚进去禀报,说恭王爷来了,后脚谢知渊就进了屋。

    怒火汹汹,威势凛然。

    唐大居腿一软差点钻桌子底下去。

    怎么了!怎么了这是!

    恭王爷这是来探病还是来寻仇啊!

    唐玉疏刚哄走自家小心肝,只觉得心力交瘁,精疲力竭,正懒在美人榻上喝茶润嗓。

    瞥见冲进来的人,也懒得起来应付。

    一个小闺女能抵千军万马!他刚血战了两场没有精力!

    进屋就环视了一遭,没有见到人影,谢知渊气燥的坐下,“小丫头呢?”

    唐玉疏眼神不善的瞅着他,“我闺女得罪王爷了?要王爷追过来寻?”

    瞧见他这副维护疼爱女儿的鬼样子谢知渊就火大,“现在知道想着你闺女了,早干什么去了?你那脏衣服扔哪不行,非得放在进门处!”

    小孩子家看到那么血腥的脏东西得受多大刺激!

    莫名其妙发什么邪火,唐玉疏都不想搭理他,“碍着王爷事儿了?”

    这是我的住处!我的衣裳!爱扔哪扔哪!请你来了吗!嫌碍眼赶紧走!

    唐玉疏这副轻飘飘的样子,简直是给谢知渊火上浇油,“你现在做事能不能用点脑子,小丫头听说你遇刺受伤,有多害怕你想过没有!你还知道你自己是当爹的人!”

    想着两个小闺女气他恼他,唐玉疏正揪着心呢,再听谢知渊口口声声叱责,顷刻之间火冒三丈,“我怎么不知道当爹了!我怎么当爹轮得着你来教!你个连王妃都娶不上的老光棍,你还好意思跟我谈怎么当爹!”

    就说他谢知渊是只想养不想生吧!想捡现成的闺女养门都没有!他家小闺女他自会养得好好的,叫他一声恭王叔叔算是给他脸面!

    别不识好歹!还想得寸进尺!

    陆岩和陆港听得都快哭了。

    唐相这话戳没戳到主子的心肝不知道,但是绝对快准狠地戳到了他们的心肝!

    娶不上王妃的老光棍!

    说好的好朋友呢,洒盐洒得那么狠!

    谢知渊阴沉沉地看着对面这个不负责任的人,觉得当年果然是年少眼瞎才成天跟着他瞎转!小丫头上辈子得造了多大孽才投了这么个胎!

    “你作得一手好死吓懵自己闺女你还有脸了!”

    “你要实在闲得慌就在猎宫里多转悠转悠,脸皮厚点心思黑点很快就能娶上王妃,快的话兴许明年这个时节便能添个闺女!”

    “你有这份闲心好好操心操心自己闺女!别尽干些不着调的事!”

    唐大居倒茶的手都在哆嗦,两位小姐生二老爷的气情有可原,可恭王爷为何也这样气愤?

    陆岩顶着风暴赶紧冲他使眼色。

    唐大居连蒙带猜,思索半晌,忽然间福至心灵!

    飞快的退出去让人请三小姐即刻赶来。

    ……

    “三小姐,三小姐,大事不好了,恭王爷来了,跟二老爷吵起来了!您快过去瞧瞧吧!”

    唐嫃正靠在软榻上敷眼睛,顺便悄声对姐妹们吐槽,突然听见曲海在门外急禀,觉得这一出也太不可思议,急忙丢掉布巾跑了出去问,“到底怎么回事啊,恭王叔叔怎么来了,他们吵什么架啊?”

    有什么天大的事值得这两位大佬撕破脸?

    曲海抹着汗,“小的也说不清楚,恭王爷来得突然,来势汹汹,吵得很厉害,都快打起来了,您快过去瞧瞧吧。”

    这俩个人的年纪加起来都七老八十了还这么冲动!

    真不知道说他们什么好!

    在门口与唐妧和唐绾说了一声,唐嫃就跟着曲海走了。

    一进唐玉疏居住的院子,就感觉到气氛骇人。

    唐嫃上前去,轻轻戳了戳缩在门口观战的吕成邈,低声问,“打起来了没有?”

    吕成邈听得津津有味,摇摇头,“还没有,不过也快了,正相互揭短,恼羞成怒……”

    主子这些年经历的大大小小的战事多了去了,不曾想有生之年还能看见他家主子跟人骂战!

    而且骂的还是未来岳父大人!

    仿佛已经能看到他家主子凄凉的未来了。

    哦呵呵呵呵……

    瞟见了门口唐嫃的身影如见救星,唐大居激动不已的陡然高呼一声,“是三小姐来了吗?”

    屋内激烈的争吵声戛然而止。

    可等唐嫃进去的时候,屋内早已经一派和谐。

    一个端着茶杯喝茶,一个端着茶杯喝水。

    唐玉疏一副忧国忧民的姿态,“……就各地粮仓重建选址一事你有什么看法?”

    谢知渊一双星目深沉似海,“工部,户部,钦天监,拟出……嗯?小丫头来了。”

    唐玉疏抬头,笑容慈祥,“小嫃儿想爹爹了?”

    唐嫃:“……”

    大佬们变脸的速度好快好流畅呀!

    要不是方才在门口亲眼所见里头的剑拔弩张,恐怕她还真会以为他们之间一直风平浪静呢。

    怎么办?要不要拆穿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