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1章 231 难受
    :

    “你没有亲眼见着?唐相的伤势到底如何了?”

    谢韫越是担忧唐玉疏的身体,对于刺杀之事就越是愤怒,在他眼皮子底下就敢刺杀丞相,怎么不干脆直接点来刺杀他!

    无法无天了!当他是死的吗!

    周贵山道:“据说唐相最重的一处伤在右臂,奴才过去的时候,正巧遇上了恭王爷身边的吕神医,听吕神医的意思,唐相的右臂总算是险险保住了。”

    “当时唐三小姐在屋里,哭得撕心裂肺的,唐相不方便见人,奴才便不敢进去打搅。”

    “是嘛,那敢对着老十四撒酒疯的小姑娘,多么无所畏惧的性子都惊吓哭了……”谢韫愁眉紧锁,“看样子唐相这回,果真伤得不轻啊。”

    周贵山躬身上前侍候,试了试茶盏的温度,觉得刚刚好才递上去,“可不是,不光唐三小姐哭成了泪人儿,据说唐二小姐见了唐相的伤之后,也是惊痛交加,出奇的愤怒,当时便不顾阻拦的冲了出去,一副要与人拼命的架势,还是辅国公府的杨世子给把人劝住了。”

    谢韫闻言沉吟不语。

    与人拼命……

    与谁拼命?

    看来宁国侯府对这次的刺杀心中有数。

    周贵山继续道:“奴才刚才进来门的时候听说,恭王爷火急火燎的赶过去了,应该是听了吕神医的回禀,得知了唐相伤势不轻的事。”

    种种情形表明,唐相真是重伤。

    最近朝中诸事繁杂,正是需要丞相坐镇主持大局的时刻,偏偏丞相遇刺受伤!

    这是刺杀丞相还是成心给他添堵呢!

    不是朝中没有得用的能臣干吏,只是旁人做起事情来,总比不上丞相能处处合他心意。

    有丞相在三个月便能完成的事情,换成旁人至少要半年才能有眉目!

    经丞相之手的事情做完了通常那就是真的完成了,可换成旁人不知何时就会冷不丁脏了屁股需要擦!

    想想这一回丞相不知道要养多久的伤,朝中那帮老油子头顶上没有了五指山,这下不知又要给他找多少晦气和乱子,谢韫的眼皮子就开始突突地一阵狂跳!

    “千刀万剐!那些刺客全都给朕千刀万剐!”

    周贵山提醒道:“陛下,那些刺客都是死士,唐相也没客气,一个活口都没留。”

    留什么留!留着过年吗!既然知道是死士,还不如干脆都宰了!唐相干得好!谢韫胸中一团怒火,无处宣泄,“刺客的尸首都还在吧,弄回来,在猎宫门前五马分尸!”

    这是要震慑……

    周贵山赶紧低头,“……是。”

    谢韫负手在殿内来回踱步,“唐相的两个闺女和侄女,不是在断崖处遇到了刺客,叫岳赫动作快些一并查了,加派人手,最迟明天日落之前,朕要知道幕后主使!”

    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何方妖孽,当这猎宫是菜园子!想进就进想出就出!想刺杀谁就刺杀谁!

    “是!”

    ……

    面对他家小心肝红肿未退水汪汪湿漉漉的纯真眼睛,唐玉疏哪怕心里再看不惯表面上也要装得滴水不漏。

    随口说了一句让他留下一起用晚饭的话,谁知道谢知渊脸皮会那么厚竟还答应了!

    居心何在!

    小嫃儿乖,给爹爹盛碗汤,不要理那老光棍!

    小嫃儿?小嫃儿?怎么不理爹爹了?还生气?

    谢知渊波澜不惊,不动声色,心中却冷笑连连。

    就这样不顾闺女感受的亲爹,还指望小丫头跟你父慈女孝!

    小丫头乖,给叔叔布点菜,不要理那老东西!

    小丫头?小丫头?不理你爹是对的,到叔叔这儿来,小丫头?嗯?

    唐嫃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埋头吃吃吃,都不要给她使眼色了,她瞎了什么都看不见……

    赶快吃饭,吃完散场!

    一个二个的该干嘛去干嘛去,不要再这么无聊这么幼稚了!

    吵架!骂战!

    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还干得出这种事情来!

    丢不丢人!

    ……

    从宁国侯府的院落出来之时,谢知渊的脸色比来时还难看。

    小丫头想也没想的拒绝了,这是真的打算要避嫌了吗!

    避嫌!避什么嫌!

    不过想要好好安抚她,备下了她喜欢的点心!

    有什么嫌可避的!

    她是不是从今往后都不到他那去了?

    小白眼狼!

    周身好像有焚天灭地的业火在熊熊燃烧,谢知渊所经之处人畜皆跪,哪怕他身影远去很久也无人敢动弹一下。

    ……

    晚上米饭值夜,听着帐子里翻来覆去的动静,不禁有些担心,“二小姐睡不着吗,可是哪里不舒服?”

    唐嫃张嘴打算说点什么,可想到外面的是米饭,不是米粒,顿时没有了说话的兴头。

    不是米饭哪里做得不够好,而是她们之间的情分,还不足以让她袒露心声,“没什么事,就是睡不着,你去外间睡吧,我想静静。”

    米饭听出了她的心事重重,听出了她的情绪低落,就这样出去如何放心得下,“我去叫米粒姐姐过来吧?”

    晚饭后从二老爷那边回来,二小姐就时不时发呆走神,摆明了是心里装了什么事。

    可她也知道自己才刚到二小姐身边时候,还不够分量分享二小姐的全部喜怒哀乐。

    不是不失落的。

    可又有什么关系呢?

    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

    唐嫃直接否决,“不用了。”

    米粒今天也累了,让她好好休息吧。

    “那二小姐有事就叫我。”

    “嗯,去吧。”

    米饭轻手轻脚的到了外间歇下。

    夜色越来越深,越来越沉,越来越寂静。

    心里酸酸的疼痛的感觉越来越清晰。

    被她直截了当拒绝后,恭王叔叔看她的那一眼,不停的在脑海中回放。

    说不清那一眼里的情绪该如何形容,可她就是知道那时候他心里很难过。

    她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今天与他相处的时间,已经够久了,再去他那边吃夜宵,实在不妥。

    要保持距离,首先要做的,就是减少往来。

    减少往来,并不是从此不再往来,只是不能像从前那样,无所顾忌。

    可为什么心里那么难受!

    仔细聆听,米饭呼吸均匀平顺,已经睡着。

    唐嫃蹑手蹑脚从床上爬起来,自己穿好衣物,再偷偷打开窗,施展轻功迅速跃上对面屋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