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233 引他看戏
    :

    宋意和深深的看着她,“有人故意引我来此。”

    唐嫃:“……”

    故意引宋师兄来看这么一出戏!

    看来这事儿背后还挺复杂呀。

    她懂的,她懂的,不会到处乱说,对谁都不说。

    就当没有这一出,她什么也没看到过。

    宋意和无奈的叹口气,“幸亏你遇到的是我,今后不可这样,再好奇也得收一收。”

    唐嫃点头点得不甚走心,“嗯嗯嗯嗯。”

    宋意和声音婉转,充满了诱导之意,“那你是怎么来的?”

    唐嫃:“……”

    原来坑在这里。

    奸诈!

    不过她坦坦荡荡,又不是出来做见不得光的事,没什么不可说的,“我迷路了呀。”

    “那你原本这大半夜的是想去哪里?”

    对啊,差点把今晚出来的目的给忘脑后了!多亏宋师兄提醒!

    唐嫃的眼睛猛然一亮,看到救星似的望着他,小白牙在夜里闪着光,“本来是打算去潞王爷那儿的,可才一出来就迷路了,我不敢乱走,怕徒惹事端,正好途径花园就进来溜达溜达。嘿嘿嘿,哪里知道竟会遇上宋师兄,说来还真是巧了!宋师兄和潞王爷不是好朋友吗,那应该知道潞王爷的住处吧,能不能给我指个路?”

    宋意和无动于衷,“你有什么事,这么急着找潞王爷?明天白天不行吗,非得这么晚?”

    一看他这态度就知道,她要是不把话说清楚,便休想让他给她指路。

    唐嫃悲伤的叹了口气,“我心里苦,想找潞王爷讨点酒喝,借酒浇愁。”

    “……”

    宋意和这回真是气乐了,小丫头片子还心里苦,是吃黄连还是吃苦胆了!

    唐嫃不觉得哪里好笑,自以为非常凶悍的道:“是真的,严肃点,不要笑!”

    宋意和生生忍着,“不笑不笑……”你苦,你最苦,行了吧。

    “那师兄给我指个方向吧。”

    宋意和毅然拒绝,“不行,太晚了,不合适。”

    “怎么不合适了,我就讨点就喝,拿了酒我就走!”

    “那你准备上哪里喝酒去?”

    “当然是找个没人的地方啊,你不给我指路,不让我去找潞王爷,无非是觉得我是女孩子,大半夜找潞王爷会惹闲话,我都知道的,我会注意的。”

    观赏激情戏的兴头过去,酸楚的情绪重新涌上来,“我真的很难受,不光心里苦,头都快疼炸了,我就想喝点酒,师兄帮帮我……”

    察觉到她是真有心事,看她这副可怜的小模样,宋意和到底于心不忍,“我陪你一起。”

    还以为要多费唇舌,没想到他居然答应了,唐嫃惊喜的望着他,“师兄你真好!”

    ……

    “掌灯!”

    好容易恢复宁静的夜,随着谢知渊一声吩咐,室内的灯光相继点燃。

    谢知渊起身坐在床边,气势始终魏然如山,只是身躯在微微发颤……

    在断崖边她看到他出现的时候,全世界她却只看得见他一人,可回到猎宫遇见那帮莺莺燕燕,她畏于异样目光便开始躲他。

    是想从此与他划清界限老死不相往来吗!

    划清界限就划清界限,他还落得清静!

    可偏偏一闭上眼脑海中就全是那个小白眼狼!

    他简直魔怔了!

    陆岩视死如归的走进来,“主子,跟着三小姐的影卫来报……”

    谢知渊抬头,看了他一眼。

    陆岩顿觉万箭穿心,不知该不该继续说。

    “说!”

    “三小姐偷偷出去了,看样子是想去潞王爷处,可是半道上迷了路,撞见了一桩不太好的事……”

    不安分!不省心!大晚上不好好睡乱跑什么!谢知渊不耐烦,“什么?”

    “就是撞见了一对狗男女趁着月黑风高躲在偏僻处做……那事……”

    谢知渊刚开始没听明白,反应过来后,深邃的眸子瞬间转凌厉,“然后呢?他们没将小丫头带走!”

    影卫跟在三小姐身边,只负责三小姐的人身安全,这种事情不归他们管。

    可这话不好说,陆岩略过不提,“小宋大人比三小姐早一步到了那儿,发现了三小姐后,就将三小姐带走了,然后两人同去了潞王爷居住的院子……”

    没看到那些乌七八糟的污了眼睛就好,这猎宫的守卫巡防真是越来越不像样,“这么晚小丫头找老十七做什么?”

    “三小姐亲口对小宋大人说,她心里苦,难受得头疼欲来睡不着觉,找潞王爷讨点酒喝,借酒浇愁。”

    陆岩偷偷斜眼瞟他家主子,想看看他家主子听了之后,有什么反应。

    三小姐拒绝了主子您之后,她自己心里也是很难过的!

    主子啊主子啊,三小姐心里是有您的!

    岂料谢知渊眉头紧拧火气飙升,“这么晚找老十七喝酒她想做什么!”不知道自己喝醉酒什么德行吗!

    脑海中骤然浮现她喝醉酒后挂在他身上不撒手胡搅蛮缠的一幕幕。

    嘴唇上也好似有了酥酥麻麻温热柔软的感觉。

    不由自主的想到她若是喝醉了也像闹他一样闹老十七……

    顿时暴怒!

    起来走了两步又觉得他是不是有毛病!

    那小白眼狼都要跟他划清界限了,他还管那么闲事做什么!是不是闲的!

    “唐玉疏是死了吗任小丫头乱跑!”

    主子呀,未来岳父不能得罪呀,陆岩弱声道:“唐相知道的……”

    而且主子您关注的重点是不是错了!

    谢知渊更是怒气高涨,“知道他不管管!只一味纵容!好好的孩子,就这么惯坏了!”

    要是小丫头也挂在老十七身上不肯下来,还将老十七的嘴也当成什么好吃的乱啃……

    谢知远!你是不是想死!

    陆岩小心提醒道:“主子,三小姐是心里难过,才半夜爬起来,想要借酒浇愁的。”

    “唐玉疏不是活得好好的,她还有什么可难过的?”都那么久了,还没缓过来?

    陆岩几乎晕厥,“唐相演苦肉计的事,三小姐顶多是受惊,或得知真相后气恼,可不会这样烦心难过。”

    不是为了唐玉疏的事那还能是为了什么?

    谢知渊沉思良久,眉头越皱越紧,渐渐有些惊讶,还有些不可置信,“你是说小丫头她……”

    与他划清界限并非她所愿,只因现实生活中的纷纷扰扰,让她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其实她的心里是很难过的?

    小丫头,小丫头……

    陆岩猛点头,“没错啊没错啊!”

    谢知渊心里火热一片,可没多久又变得冰凉。

    一忽儿冷一忽儿热,弄得他心神不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