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4章 234 让他作死
    :

    潞王居住的院落,灯火一盏盏亮起。

    谢知远睡梦中与周公鏖战八百回合难解难分,冷不丁被叫醒说是唐三小姐和小宋大人求见,恍惚间想到白日里针对宁国侯府的两场刺杀……

    顿时惊觉他们师兄妹两个这个时辰找上他怕是有什么急事。

    他就觉得此次春猎之行,必定会出点什么事的!是不是!

    套上鞋子就往外面跑。

    “主子,衣裳……”

    柽木拿着外袍追出去。

    在看清了那师兄妹两个的形容之时,步履匆匆的谢知远猛地一下子停住,居高临下站在门前台阶上打量二人,“你们这是又遇上刺客了?什么情况?”

    柽木赶紧为他家主子披上外袍。

    唐嫃是偷偷摸摸出来的,没有梳妆披头散发,刚才趴在花木从中观战,头上身上沾了枯叶烂草。

    倒是宋意和仍旧一身清爽君子如玉,站在他身边的唐嫃便愈发显得狼狈。

    “没,我在花园里迷了路,没有刺客……”

    瞧着谢知远哈欠连天,刚从被窝里出来,还很困倦的模样,唐嫃觉得很不好意思,“潞王爷这儿可还有酒吗?”

    宋意和道:“我们拿了酒就走,不打搅王爷休息。”

    谢知远一个哈欠打了一半卡在那儿,狐疑的瞅着他们师兄妹两个好半晌,“你们三更半夜跑到我这儿来,不会只是为了跟我讨酒喝吧?”

    唐嫃讪笑,“潞王爷真聪明。”

    谢知远恨得咬牙切齿,处在随时狂暴的边缘,“你们确定没别的事,就只是来讨酒喝的!”

    唐嫃怕他受刺激太过,急中生智脑袋一歪,靠在宋意和胳膊上,凄凄切切的假哭起来,“呜呜呜……我、我有伤心事……要活不下去了……呜呜呜……需要喝点好酒……呜呜呜呜……暂时忘掉烦忧……”

    宋意和配合的拍了拍她的脑袋,很是心疼的模样,然后一副恳切姿态望向台阶上,“王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您看……”

    “行了别演了!”

    好梦已经被惊飞到九霄云外,就是把人扔出去也于事无补,他思索半天发现也只能认命,“那边小花厅还算宽敞雅致,是个喝酒赏风月的好去处。”

    多少还有些起床气,步子迈得极快。

    潞王爷的意思是请他们在他这儿喝酒?

    唐嫃小跑着跟了上去,想了想觉得这样不行,“王爷,要不您还是给我两坛酒,我自个儿找地方喝去吧?”

    宋意和意态悠然,不紧不慢随其后。

    谢知远回头看她一眼,“怎么?”

    唐嫃道:“我但凡喝醉酒都会闹事的,王爷您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不是担心您和师兄吗。”

    谢知远猛地一巴掌拍上自己的脑门,他怎么把这一桩要命的事情给忘了,“那咱们还是别喝酒了!”

    唐嫃跑上去堵在他面前,鞠躬作揖,“别啊!我这大晚上跑一趟,总不能空手而归吧,王爷您就行行好吧,好咩?”

    想到上回在恭亲王府,她醉醺醺朝他扑过来时,十四哥看他的那眼神,谢知远仍还心有余悸,“不行不行,说什么都不行,你要是在我这儿喝醉了,别说唐相会如何,十四哥铁定会杀了我的!”

    宋意和刚回京没多久整天忙着朝中的事,不光没有见识过唐嫃醉酒的德行,而且也不曾听闻过她醉酒后发生了何事,所以他闻言以为唐玉疏和谢知渊介意的,是唐嫃这么晚了还在谢知远这里喝醉酒。

    孤男寡女深夜独处本就不妥,更何况俩人还在一起喝酒,可今晚不是还有他在这里吗?

    他是师兄,等同兄长。

    小师妹好容易磨得他心软,他才将她带到潞王爷这来,喝不到酒她能善罢甘休吗。

    唐嫃始终挡在谢知远跟前,“那要不我把酒带回去喝,我在自己房间里偷偷喝!”

    宋意和上前帮着她说话,“王爷便成全小师妹一回吧。”

    他要是成全了这小丫头出事以后谁会放过他,谢知远哭笑不得的转过头看着自己的小伙伴,“你知道你这小师妹喝醉酒闹起来有多恐怖吗?”

    见他这副恐慌模样宋意和不由觉得好笑,能有多恐怖,他们两个大老爷们还制不住一个小姑娘!

    拍拍谢知远的肩膀,“王爷只管拿出美酒佳肴便是,小师妹喝醉了闹腾,自有我这做师兄的收拾善后。”

    搞得好像他多怂似的,你要善后是吧,那行,等会儿便让你开开眼界,长长见识,不过得事先说好了,省得到时候反悔,“你确定你能善后?”

    宋意和很自信,“拿酒吧。”

    “你说的哦。”修长飞扬的眉头一扬,谢知远不再纠结,立即吩咐人去备酒菜。

    终于能喝到酒了,太不容易了,唐嫃兴奋极了,“世上只有师兄好!”

    谢知远佯作不满,“我就不好吗?”

    唐嫃狗腿的笑道:“王爷自然也是极好的。”

    谢知远郑重其事,“那你可得记牢了,喝醉酒找你师兄去,请一定要远离我。”

    唐嫃小鸡啄米似的一阵猛点头,“好的,好的,我一定不恩将仇报。”

    想了想又尴尬的道:“……可谁喝醉了还能认得人呀?”

    谢知远:“……”

    宋意和的目光,在谢知远和唐嫃之间转了一圈,越发的好奇了,小师妹闹起来到底多惊天动地,至于这么怕吗。

    唐嫃还算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她虽不知道自己醉酒后有多难搞,可从身边的人口中也能窥得一二,她不想害了一心为她的宋意和。

    “师兄,我还是自己拿了酒回去喝吧?”

    宋意和道:“一起喝,我也要浇浇愁。”

    就他小师妹这性子,说是拿回去自己房间里喝,谁知一转头又会跑哪去了,还是亲自看着放心。

    “……”

    师兄有什么愁可浇的?莫非刚才那对野鸳鸯……

    他这么坚持唐嫃也只能认了,况且有人陪着一起喝酒,可能心里就不会那么难受了。

    可她真的不想惹事,不想在她不清醒的情况下,做出带累他们的事。

    于是唐嫃再三叮嘱,“师兄,等会儿咱们喝着喝着,要是发现我有醉酒的迹象,请立即打晕我,千万不要客气。”

    谢知远在她肩头拍拍,安抚的说道:“你师兄既想作一回死,那你就发发慈悲,痛痛快快的成全他吧。”

    尽管跟这小丫头一起喝酒的风险太大难以承受,可就是好想看到宋意和吃瘪的嘴脸是怎么回事!

    宋意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