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235 单纯的友情?
    :

    兜兜转转了半宿,唐嫃也是饿得狠了,刚一落座,肚子就开始咕咕叫。

    谢知远与宋意和都是见识过她的饭量的,他们两个加起来都不如这小姑娘吃得多。

    “多备些饭菜。”谢知远算了一下,“至少得六个人的量。”

    宋意和赞成的点点头。

    柽木看了唐嫃一眼,去外面吩咐了。

    备六个人的量,他们只有三个人,那就是每人两份,唐嫃惊奇的道:“王爷和师兄也饿了吗?”

    谢知远很没形象的往椅背上一靠,两条腿搁在旁边的一张椅子上,懒散得浑身上下没一根骨头似的,“我们一人一份足够,其余四份都是你的。”

    末了,不忘补充一句,“够吃吧?”

    唐嫃有点囧,“……”

    宋意和笑容温润安慰道:“小师妹别不好意思,王爷富裕得很,又没有家眷要养,纵使你吃十人份,也吃不穷他的。”

    谢知远拿眼剜他,“你可真是好师兄。”

    宋意和拿话捧回去,“王爷不是小气的人。”

    谢知远不屑的嘁了一声。

    唐嫃捂脸问,“我就只给人留下了个饭桶的印象吗?我还有很多优点的你们没有看见吗?”

    俩人对视一眼,“哦?好多优点?”

    唐嫃睁着天然纯真的大眼睛望着他们,“我这么漂亮可爱聪明伶俐机灵活泼……”

    宋意和垂下头轻轻抚平衣袖上的一道褶皱。

    谢知远摸摸下巴抬头望着屋顶横梁仿佛陷入深思。

    唐嫃激动地拍桌而起,“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看着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宋意和不由失笑,“小师妹还没喝酒怎么就醉了?”

    谢知远更是肆意纵情的朗笑出声,唐相家这个小闺女真是太好玩了,难怪会被十四哥珍放在心尖尖上,就是不知道何时才会变成十四嫂。

    唐嫃狠狠瞪他们一眼,难怪是多年好友呢,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他们两个都是大坏蛋,“哼!”

    就在这时,一股酒香随着微风飘进来,宋意和鼻翼微动,深深吸了一口气,好似忽然想到了什么,颇为动容,“是东风面?”

    谢知远从骨子里透出一种与世无争的洒脱,“是你离开京城的那年酿的,说好的等你回来喝,此番特意带到猎宫,正想着寻个机会找你喝呢。”

    两人默契的相视一笑。

    宋意和感慨道:“我们此刻能坐下来好好喝顿酒,说起来还是托了小师妹的福。”

    谢知远爽朗笑道:“是是是……”

    一转头,瞧见唐嫃坐在桌边捧着脸,两眼冒星星的看着他们,那副小表情说不出的怪异。

    谢知远心下顿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收起搁在旁边椅子上的一双大长腿,探身过去身手在唐嫃的面前挥了挥,“这么入迷在想什么呢?”

    他们两个大男人脸上长了花儿吗?

    唐嫃眼神狂热的盯着他们,“我觉得你们两个好般配哟!”

    啊啊啊啊,多年以前的约定,两个人都铭记于心,一朝重逢,相视一笑,无比默契,一切尽在不言中,啊啊啊啊……

    就潞王爷和宋师兄的颜值身材可以可以绝对可以!

    宋意和反应过来之后,一口茶水狂喷了出来,脸黑得都快没法看了,“你在说什么!”

    还般配!她知道什么叫般配!什么乱七八糟的!都谁教她的!

    谢知远倒是没他这么大反应,气懵了一阵之后哭笑不得道:“你个小丫头片子知道的事情还不少嘛!”

    唐嫃回过神来,觑了宋意和一眼,缩了缩脖子,“我就是话本子看得比较多。”

    真的很般配嘛……

    不信你们俩站在一块照照镜子就知道了。

    宋意和黑着脸,原本清润的声音,变得十分低沉,语气也很狂燥,“谁给你的乌七八糟的话本子!你个小姑娘家的什么都敢看!”

    先前花园里的那种脏污事情她也敢偷看,还看得激动万分恋恋不舍生怕有所错漏!

    如果不是正巧被他发现带走,她还不知道要看到什么时候!

    哪家的女孩子有她这样的!

    简直……

    说话间小厮们已经将美酒东风面呈送了上来。

    唐嫃贪恋的盯着造型优美高雅的酒壶,和各种她从来没有见识过的品酒器具。

    谢知远惊诧于好友的情绪外放,“小孩子家嘛,脑子里总有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你这么激动做什么,莫不是真的对我有什么不可告……”

    宋意和看着他。

    那眼神犀利有如实质,要杀人似的,谢知远赶忙抬手阻隔,“行行行,我不说了、我不说了……”

    宋意和感觉很崩溃很无力。

    他要找个时间好好和先生聊聊,女孩子家的规矩还是得严一些。

    不对,他气糊涂了。

    小师妹最近遭遇连番刺杀,身边不可能没有暗卫跟着,半夜从屋里偷偷溜出来,先生他肯定是知情的……

    哪有这么纵容孩子的!

    看了又看两人的颜,唐嫃不死心的追问,“你们两个确定只有单纯的友情?”

    宋意和气得快跳脚了,“你还说!”

    唐嫃:“……”

    帮数千万的腐友们问一声嘛,这么凶。

    谢知远无所谓的笑笑,“你到底从哪里看出我们之间的友情不单纯了?”

    唐嫃龇着小白牙笑得一脸邪恶,“两个这么高颜值高品位的单身男人之间,哪有什么单纯的友情!况且潞王爷不是对女子一点兴趣都没有……”

    宋意和忍无可忍拍桌怒道:“无法无天了你!”

    唐嫃极尽挑衅的哼道:“就准你们逗我玩,不准我逗你们玩?”

    让你们不承认我漂亮可爱聪明伶俐机灵活泼……

    宋意和:“……”熊孩子!

    谢知远:“……”

    他对女子没兴趣难道就对男子有兴趣了吗,什么逻辑,还说得挺头头是道的他自己都差点相信了……

    唐嫃捏着比她手指没大多少的精致酒杯,在指尖转了转,低下头闻了闻,最后一丝的辛辣都消逝在时间的掩埋中,只剩柔和绵香。

    浅尝一口便是无比的惊艳,唐嫃心潮澎湃不住的点头,“嗯嗯嗯嗯!好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