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6章 236 不舍
    :

    不愧是俩人的定情……哦,不,约定之酒!

    有感情发酵在其中就是不一般!

    比之前喝过的醉忘春和影零乱都要好喝!

    简直了……怎么形容呢……就……无法形容……感觉只应天上有!

    迫不及待的又喝完两杯,“太好喝了!怎么办!自从喝过王爷酿的美酒,我再也喝不下旁的酒了!胃口都被养刁了!”

    谢知远眸光微微闪了闪,“回头我送两车酒去恭亲王府,你想喝酒了就去十四哥那儿。”

    两车酒?宋意和觉得这货是不是中邪了,而且为什么要送到恭亲王府去,直接送到宁国侯府不是更省事?

    谢知远还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恭亲王府有花富贵啊,花富贵厨艺好,美酒也得有美食相配。”

    为助十四哥一臂之力,他这可是下了血本了!

    唐嫃很是赞同,“美酒美食配,滋味赛神仙!”

    停不下来,太美妙了!

    谢知远和宋意和才品完一杯,相互交汇了一下眼神,唐嫃就已经飞快喝完了八杯。

    柽木在旁边看得肉疼不已。

    这是千金难买一滴的东风面啊,不是烂大街随处可见的那些酒,就这么个喝法简直是暴殄天物。

    “我今儿真是撞了大运了,竟喝到这么好的东风破!潞王爷,宋师兄,来来来,我敬你们一杯!”

    “东风破?我这酒什么时候改名了?”

    “啊?不是东风破?那是叫东风醉?”

    “嗯哼?”

    “东风啥?”

    “东风面。”

    “哦哦哦,东风面,我记住了。”取的什么乱七八糟的名字。

    酒喝得越是痛快越是酣畅淋漓,强压在心底的情绪翻涌得便越激烈,唐嫃纯粹的笑容里渐渐掺进了杂质。

    成婚前需要跟恭王叔叔保持距离,那成婚之后是不是更要减少交集?

    然后慢慢的,变成路人,见面不相识。

    她舍不得。

    年少之时他就是她敬仰的神,多少次跑到茶馆里,听说书先生讲他的生平事迹,讲他的传奇故事。

    痴迷得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归途,忘记了身在何处。

    多少次进茶馆之时是清晨,出来之时却已经月上梢头。

    多少次是驰川表哥把她从茶馆里拎回家的。

    还笑她身娇体弱的小姑娘,如此崇拜恭亲王,莫不是也想从军当个将军。

    祖母寿辰那日父亲身边的曲海跑来春晖堂说,他救下了携妓私奔离京后却被追杀的古远征。

    他将古远征带回来了,送到了父亲的宁远斋。

    于是她迫不及待的跑去了宁远斋,固然是因为愤怒想暴揍古远征一顿出口恶气,可她也是想见见她心目中的英雄。

    然后她见到了。

    他跟她想象中的一样。

    不近人情,非常严厉。

    她开始明明挺害怕的,可后来却忍不住靠近。

    恭王叔叔,恭王叔叔……

    前世不知修了多少福分,今生才能遇到他亲近他,她不想与他变成陌路人。

    一点也不想。

    谢知远和宋意和在窗前举杯,叙了一番别后重逢之情,回头瞧见唐嫃喝闷酒的模样,谢知远不禁有几分好奇,“三小姐应该不是在为唐相的伤势郁闷吧?”

    “分明不是。”别说先生伤得没有那样重,就算先生真的遇刺重伤,小师妹也不会是这副模样。

    两人回到桌前落座,瞧着唐嫃仍然如方才那般面带笑容,可这时的笑容里却隐含着十分苦涩,宋意和按住她的手,“差不多了,别再喝了。”

    唐嫃不满的推开了他的手,生怕喝不成了似的,迅速把酒壶揽进怀里,皱着眉头一脸的谨慎戒备,“今日是沾了师兄的光,才有这么美妙的东风面,往后可就喝不着了,师兄你可不能这样残忍。”

    宋意和道:“你之前是不是千叮咛万嘱咐过我,只待发现你有喝醉酒的迹象,立即下手将你打晕千万不要客气?”

    唐嫃的眼睛很亮很亮,“我有说过这种无聊的话?”

    宋意和极其认真的看着她,“你有。”

    唐嫃脑子转得没那么快了,想了好一会儿才噘着嘴道:“可我没有喝醉啊?毫无迹象可寻!我酒量大着呢,这才喝了多少,还不够塞牙缝。”

    谢知远笑道:“你牙缝够大。”

    唐嫃没心情与他们玩笑,抱着酒壶无力的趴在桌上,时不时仰起头灌上一口。

    柽木心疼得都不敢看了,东风面不是这样喝的呀!

    “师兄。”

    “嗯?”

    唐嫃依然把脑袋搁在桌上,只是转过来朝向宋意和,“你是不是快要成亲了?”

    宋意和举杯的动作顿了顿,“嗯。”

    唐嫃道:“那你还半夜跟我出来喝酒,男女有别你不需要避嫌吗?”

    宋意和笑道:“你是我小师妹,跟我亲妹妹也差不多,需要避什么嫌?再说这不是还有潞王爷在,又不是咱们两个单独喝酒。”

    此时的唐嫃已经有了两分醉意,“如果我不是你的小师妹呢?如果潞王爷此时不在呢?那咱们两个,是不是就不该一起喝酒了?”

    “不该。”

    宋意和回答得没有丝毫犹豫,两个没有任何关系的男女深,更半夜一起喝酒成什么体统!

    唐嫃仍然心存一丝丝侥幸,“可要是咱们两个很合得来呢?要是咱们两个是很好的朋友呢?也不可以吗?”

    宋意和从她有些急切期待的语气中,听出了她今日借酒浇愁的症结所在,于是对于她的问题便开始谨慎对待,“有人作陪的情况下还是可以的。”

    小丫头又想干什么不成体统的事?先生也太惯着了!可纵然惯孩子是不是也得有个度?不能什么都惯着!

    尤其是女孩儿家的,万一出了什么错……

    唐嫃拧着眉难过的追问,“也就是说,不能单独相处咯?”

    大豫朝民风开放男女大防没有那么过分,男女之间相约一起吃个饭这种事情其实并不少见,可宋意和现在完全就是教育孩子的心态。

    明明有些事情其实没多大关系,可却总怕孩子会把握不好分寸,导致不好的后果和不好的影响,于是家长们的话常常会变了味。

    “平时一起吃个饭,是可以的,可这么晚一起喝酒,是不行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