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7章 237 不许碰我
    :

    唐嫃不甘接受这样的现实,非要把这事弄个清楚明白,渴盼着哪怕只有一丝转机,“那要是我平时经常约你一起出去吃饭一起出去走走什么的呢?”

    针对她所说的每一个字,宋意和仔细想好了才答,生怕她会不慎行差踏错,“太过频繁也不太好,会影响你的闺誉。”

    先生不好好管教闺女,他这做弟子的服其劳。

    唉,心累。

    唐嫃大概明白了,于是没有继续问。

    也就是说在成婚前,她可以偶尔跟恭王叔叔吃个饭,喝个茶,也可以时常去恭王府走动走动,只是不能太过频繁。

    那成婚以后呢?

    在闺中时家里上上下下都宠着她,纵然她,哪怕她做了不得体不合适的事情,也无妨。

    可成婚之后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唐嫃沉吟半晌继续问,“那要是换成嫂子呢,你们成亲以后,嫂子还能与别的男子,一起出去吃饭吗?”

    “外男?”

    “嗯。”

    “不能。”

    其实也不是不可以,很多事都得视情况而定,只是这小丫头太能折腾,还是管得严点的好。

    不能吗!不能吗!

    终究要与恭王叔叔生分了吗!

    唐嫃举起酒壶猛地灌酒,然后往桌上一趴,脑袋枕在自己的胳膊上,把脸埋在了里面。

    恭王叔叔!

    宋意和靠近她身边轻声问,“谁这么让你放不下?”

    唐嫃瓮声瓮气道:“没谁。”

    她不愿意说宋意和也不勉强,本就没有窥探她心事的意思,只是难免有些好奇随口一问。

    宋意和才回京没有多少时日对很多事知之甚少,可坐在旁边听完他们谈话的谢知远却心下了然。

    这是终于发觉她和十四哥走得太近,外头又有了难听的谣言,所以下定决心要与十四哥保持距离?

    哈哈,十四哥知道吗?

    小姑娘把十四哥看得挺重的嘛,下了这样的决心后,都难受得跑他这里借酒浇愁了。

    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宋意和柔声关切问,“是不是累了,我送你回去?”

    唐嫃话语中带着哭腔含含糊糊道:“我不回去,我想静静。”

    谢知远悄声道:“让她缓缓吧。”

    小姑娘大概是喜欢上他十四哥了,只是她自己还不知道,还一门心思的打算要嫁给古远征,所以这不是正难受呢。

    最重要的十四哥也没开窍,整天还一副老父亲的心态。

    嘿嘿,看戏,看戏。

    距离小姑娘和古远征的婚事还有一年多,看看十四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转过弯来。

    万一临到小姑娘和古远征婚礼前一天,十四哥还没想明白,那他就去怂恿十四哥大闹婚礼抢新娘,想想觉得好刺激!

    两人移步到窗前落座,柽木将酒菜搬过来一部分,宋意和从窗外收回目光,狐疑的打量着谢知远,“你笑得如此古怪是为哪般?”

    “你日后就知道了。”

    “还卖关子。”

    “这样才有意思。”

    唐嫃咬着酒壶半天倒不出酒来,掂了掂才发现酒壶空了,看着已经没有其他酒壶的桌面,又转身看向窗边的小几,原来酒都已经被搬到他们那了,这是在怀疑她的酒量吗,唐嫃立即不忿的拍着桌子叫道:“臭柽木!你怎么把酒都拿走了!我还要喝!”

    柽木为难道:“三小姐,您都喝了两壶了……”

    唐嫃竖着两根手指头表示不满,“才两壶!”

    什么叫才,不少了啊,“可……”

    唐嫃委屈得眼都红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我饭量多大,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么好的酒才给两壶,不管饱……”

    柽木啼笑皆非,“三小姐您逗小的玩吗?”

    东风面是用来品的,不是用来买醉的。

    宋意和见不得她这样委屈的模样,拿起面前的酒壶放到了柽木手里,“好了好了,都给你,别哭了。”

    刚才不是还说唐相宠闺女宠得太过了,怎么这才一转眼小宋大人您也变了呢。

    柽木只好认命的将酒送过去。

    唐嫃破涕为笑,“还是师兄最好,哼!臭柽木小气鬼!”

    柽木:“……”

    见她又直接抱起酒壶,对着壶嘴牛饮,柽木心里疼得直抽抽,“三小姐,小的帮您斟酒?”

    唐嫃白他一眼,拿起桌上的小酒杯放到他眼前,嫌弃得不得了,“还没我手指头大,用这种酒杯喝酒,你是想急死我吗!”

    柽木苦口婆心,“东风面这样的玉液琼浆,自然是要慢慢的细细品的,真不能像您这样喝水般……”

    唐嫃娇蛮的哼了哼,“我这样怎么了,我就喜欢这样,不行啊犯法吗?”

    柽木:“……”

    唐嫃振振有词道:“这么好喝的酒,就是要大口喝,才能品得出滋味,才能喝得痛快,才能喝得过瘾,臭柽木你不懂……”

    柽木:“……”

    默默回到窗边,继续侍候他家主子和小宋大人,眼不见为净。

    唐嫃觉得东风面真是个宝贝,喝得她心里暖暖的,好像真的没有那么难受了耶。

    恭王叔叔,恭王叔叔。

    宋意和时不时回头看一眼,见她在那乖乖喝酒,精神状态都还不错,并没有醉酒的迹象,才安下心来与谢知渊闲谈。

    直到突然传来一声异响,见唐嫃滑到了桌子底下,宋意和才惊得起身上前,“小师妹?”

    谢知远探头,看了看天色,“估计也该醉了,你带她回去吧。”

    宋意和蹲下身半跪,抓住她的胳膊,正要将人拉出来,唐嫃却一声怒吼,“放开我!王八蛋!”

    然后一脚踹到宋意和肩上,用足了力气一点也没含糊。

    要不是她蜷缩在桌子底下施展不开,宋意和挨了这一下子至少会被踢飞。

    “小师妹,是我啊。”

    宋意和被踹得猝不及防,这个半跪的姿势本来也不稳,一个趔趄往后摔了一跤。

    小姑娘家的劲儿可真大,感觉半边身子都疼麻了。

    “走开!”唐嫃现在哪里还认得人,杀气腾腾的随时将暴起。

    宋意和痛得直吸冷气,无可奈何的摇头轻笑,“果然是醉得厉害。”

    唐嫃现在就像一只暴怒中的小兽,非常没有安全感,并且绝对不容侵犯她的领地半步,“臭王八蛋!都给我滚开!再往前一步,我杀了你们!不许碰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