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238 狂暴
    谢知远坐在窗边没有动,觉得这情形和之前的不太一样,但这不过才刚开始而已,谁知道后续会有怎样的发展呢,为了保命他

    还是离远点。

    宋意和不是胸有成竹自信满满的觉得他能搞定喝醉的小师妹吗!

    来啊!

    搞定一个让他瞧瞧!

    宋意和怕惊到她,轻声曼语的诱哄,“小师妹,我是宋意和,还记得吗,你的师兄,不是坏人。”

    唐嫃望着他满满的敌意,不管说什么都听不进去,“坏人!大坏人!你走开!不许碰我!走开啊!”

    宋意和很有耐心,脸上笑意温暖,“小师妹还记不记得蔷薇院,开满了整个院子的蔷薇花,你说你喜欢所有漂亮的花……”

    谢知远不由得对老友刮目相看,不得了哎,可以哎,会哄孩子,果然到了该成婚生子的时候了。

    唐嫃防备心甚重,对于宋意和所说的每一个字,全部都摒弃在外,“滚!你是坏人!”

    宋意和:“……”

    谢知远放声大笑,“人家这是喝醉了,不认得人,你说什么都没用。”

    宋意和每次一伸手就遭遇强烈抵抗,无奈之下,只好抓住她的脚迅速将她拖了出来。

    宋意和打算速战速决,总不能一直这样僵持下去,谁知这一下踩到了雷,唐嫃的情绪瞬间爆炸,“啊啊啊啊啊!王八蛋!又放风

    筝!又放风筝!我要杀了你!啊啊啊啊啊!我跟你拼了!”

    唐嫃一双眼睛殷红得欲滴血,泛着仇恨和愤怒的光芒,恨不得杀了宋意和似的,用力将摸到的酒壶朝他砸下!

    不是砸着玩,也不是随便砸一下,企图阻拦他,或是逼退他,而是真正下了杀手!

    默默旁观的谢知远见状惊得跳了起来,“当心!”

    偏偏这时宋意和正朝着唐嫃靠了过去,打算好好安抚一下陷入醉后噩梦中的小可怜,是以毫不设防的将自己送到她手底下。

    察觉不对想要避开时已经迟了。

    一声闷响,正中脑门。

    滚热的鲜血混合着残余的东风面顺着宋意和俊美的脸庞哗哗淌下。

    谢知远失声惊呼,“我滴个天!”

    下手够狠的呀!

    宋意和被砸得眼冒金星,眼前只剩下一片血红色。

    回京路上那么频繁的刺杀他都完美的躲过去了,万万没想到竟会在今天栽在自家的小师妹手里。

    他的一世英名啊!

    唐嫃目眦欲裂,以两爪为武器,朝他扑了过去,“我杀了你!”

    宋意和被她的凶猛劲儿吓了一跳,没有防备才被她伤了一次,这一下见她扑来立即往旁边一滚。

    唐嫃扑了个空,一击不中,很快调整,准备继续扑杀。

    谢知远看呆了,“……”

    小姑娘喝醉酒不是喜欢缠着人?怎么这回变成狂暴小老虎了?

    不对不对啊!

    唐嫃举起身旁的椅子,使劲朝宋意和砸过去。

    砸完一把接着砸第二把,一次比一次下手更利落。

    花厅里便开始上演起了生死追杀的戏码。

    后来谢知远也被迫加入了战局。

    宋意和都伤成那样了,他总不好坐视不理。

    藏身暗处的影卫琢磨了一下,好像三小姐并没有吃亏,那他们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他们的职责是保护三小姐的安全!

    要谨记!要谨记!

    可现在三小姐安全得很呀,所以根本没他们什么事嘛。

    潞王爷和小宋大人的安全可就不关他们的事了。

    三小姐尽管打尽管闹!我们是你坚强的后盾!

    ……

    更深夜阑,万籁俱寂。

    潞王府的院落里传出噼里啪啦巨响阵阵,不光潞王府随行扈从都从梦中惊醒,就连周围几个宗室院落都相继亮起了灯。

    花厅外头人头攒动,眼睁睁看着谢知远和宋意和被撵得在上蹿下跳,却始终无人敢进去。

    唐三小姐六亲不认陷入暴力疯狂的状态固然可怕,可他们主子与小宋大人联合起来也不是对付不了。

    两人之所以拼着自己受伤也始终只守不攻,无非是生怕会一个不慎错手伤到了三小姐。

    他们自然也不敢对唐三小姐动手,况且唐三小姐现在这种状态,轻举妄动只会火上浇油一点即爆,他们只能等待时机不敢冒进

    。

    结果越等待越觉得三小姐好可怜啊,不知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才让她这样,众人看着看着眼泪都差点飙下来了,完全忘记了另外

    两个人惨烈的现状。

    不知谁激动万分的喊了一声,“恭王爷!”

    有人孤绝料峭披着浓重夜色而来。

    围在花厅外的人,自动分开一条路。

    等人从面前经过,他们全身僵硬,连气都都不敢喘。

    娘耶,今夜的恭王爷好可怕。

    陆岩跟在后头暗暗叹了口气。

    主子这是何必呢。

    好几次走到门口,却又生生折回,自己生自己的气。

    纠结了一个多时辰,这不到底还是来了。

    一身的戾气,吓死个人了。

    想到小白眼狼一心要与他划清界限,谢知渊就觉得他又何必再多管闲事!

    亲爹唐玉疏都纵着她胡闹,他这个外人操的哪门子心!

    可只要想到小白眼狼喝醉酒后的德行,谢知渊就觉得身在油锅里煎似的难受!

    万一小白眼狼缠上了谢知远或宋意和把他们当食物乱啃……

    什么东西!统统剁碎了喂狗!喂狗!

    花厅里一片狼藉,桌椅板凳被砸得稀烂,就连窗扇都烂了半边。

    唐嫃周身上下燃着熊熊戾气和腾腾的杀意,将谢知远和宋意和当作了不共戴天的仇人,带着一股子哪怕拼却己身也要杀之的狠

    劲。

    “小丫头!”

    唐嫃手里抓着一只雅致的美人耸肩花瓶,正追得谢知远在四面墙上逃窜,听到熟悉的声音她娇弱的身躯微微一震。

    回头看到真的是她心心念念的人,唐嫃顿时没了追杀谢知远的心思,漫天的星河瞬间落入她的眼眸中,面上的戾气和杀意统统

    化作惊喜,“恭王叔叔!”

    丢下手里的美人耸肩花瓶,欣喜不已的朝谢知渊扑过去,猴儿似的窜到他身上挂住,又哭又笑的抱住他的脖子,像个受了天大

    委屈的孩子,“恭王叔叔,恭王叔叔……呜呜呜……你可来了……呜呜呜呜呜……他们都欺负我……呜呜呜……他们都是坏人……

    呜呜呜呜呜……他们都欺负我……”

    谢知渊动容的将她轻轻搂住,心里的火气早不知散哪去了,轻轻拍着她的后背柔声轻哄,“好了好了不哭了,我来了,小丫头不

    哭不哭,他们不敢欺负你……”

    得到她对他的全副身心的信赖,以及她看到他的那一刻的欣喜,仿佛之前受的所有闷气都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