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9章 239 杀心
    宋意和与谢知远面面相觑,甚至都不禁开始怀疑人生。

    不是醉得一塌糊涂认不得人了吗!

    不是陷入噩梦无法自拔,看见谁都当成刺客,不全部杀光誓不罢休吗!

    怎么一看见恭王爷就狂暴小老虎变成温顺小绵羊了!

    醉成这个鬼样子都知道谁是大佬!该抱谁的大腿吗!

    他们难道没有自尊的吗?

    谢知渊冷冷的看了狼狈不堪的两人一眼。

    宋意和头破血流,令无数女子为之倾倒的修眉俊眼,早不剩一分颜色。

    衣襟上也是染了大片大片的血迹,发冠还挂着一根泛着油光的青菜。

    谢知远头上乱糟糟的像个鸡窝,前额发际线处掉了块皮,是连带着头发被硬生生扯掉的。

    鲜血顺着发际线淌了半边脸,灌进了耳朵里,乍一看还以为耳朵被割掉了。

    陆岩悄悄抱住了自己的头,光是看着就觉得一定很疼,三小姐下起手来真够凶残。

    看着两人这副被凌虐的样子,谢知渊心里半分同情都没有,灌小丫头这么多酒居心何在!

    怎么没被打死!

    唐嫃歪着脑袋枕在他肩上,指着谢知远和宋意和的方向,哭得撕心裂肺无比的委屈,“呜呜呜……恭王叔叔……呜呜呜……他们

    欺负我……拿我放风筝……我要死了……呜呜呜……我要死了……”

    谢知渊心中骤然一阵阵悸痛,看向那两人的眼神更冷几分。

    谢知远捂着火辣辣的头皮,被那眼神看得汗毛直竖,求生欲极强的大声辩解道:“我们什么都没做!她认错人了!把我们当成刺

    客了!十四哥你明察秋毫,你不能误会我们啊!你不能因为心疼……”

    谢知渊不疾不徐的往前走了两步,一脚踢向被丢在地上的美人耸肩花瓶,挟带着滔天杀意的花瓶去势极快。

    谢知远要疯,惊叫一声,竭尽所能,往旁边避开。

    花瓶在他刚才脑袋靠的地方砸落,四分五裂,平滑的墙面顿时被砸出一块凹坑。

    “十四哥!”

    至不至于下手这么狠,他的反应要是再慢一点点,此时脑袋就开了瓢了!

    十四哥竟然真对他们起了杀心!竟然真对他们起了杀心!

    “小丫头喝醉酒之后是什么样子你会不清楚!”

    怎么会不害怕!小丫头当时中了烈性迷药,神智都不清楚,却还要在密林中躲避追杀!

    好容易才将那些恐惧和无助深深埋藏进心底,今朝喝醉后那些记忆便要肆无忌惮的吞噬她!

    他怎么能不想杀了这两个狗东西!

    “是她深更半夜找到我这里可怜巴巴问我讨酒喝的,我是能把她丢出去还是能狠得下那份心不理不睬?”

    他好端端的,人在床上睡,祸从天上来,他招谁惹谁了!

    “你敢说你没有存任何歪心思!”

    “我能有什么歪心思,我不过就是想……”

    “你想什么想!都是你自找的!自作自受!喊什么冤!你有什么可冤的!”

    谢知远到底没那么坦荡,只能认栽,“行行行,是我自找的,我不冤,我活该,可三小姐这不是毫发无损吗,我们从头至尾只挨

    打没还手,十四哥你看看,我们都伤成什么样……”

    “你还想还手!”

    “没有!想都不敢想!绝对不敢!十四哥,你看我们这副惨样子,能不能借用一下吕神医?我们快不行了……”

    宋意和跌坐在墙角,流血太多,脑子已经开始发晕。

    柽木趴在被打烂的桌板底下瑟瑟发抖不敢动弹。

    陆岩偷偷的咽了咽口水。

    “还想要吕成邈!想都不要想!”

    “不是……我们……”

    兄弟俩吵起来的动静,惊了唐嫃一下,情绪越发激动的哭喊,“呜呜,恭王叔叔,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他们是坏人!他们欺负

    我!”

    谢知远顿时全身戒备,紧紧盯着他十四哥,只待十四哥有所动作,确保能最快避开杀招。

    “好好好,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谢知渊一边轻声安抚,一边抱着她快步往外走,远离这个糟心之地,至于谢知远的死活,死了最好省得碍眼!

    各府各家出来打探消息的人,在瞧见谢知渊从潞王府院落出来后,全都隔得大老远便退避三舍。

    ……

    谢知远的卧室里,宽敞舒适的大床被宋意和占据,他自己躺在榻上,两人劫后余生的你看我我看你。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小师妹喝醉酒后,竟然是这个样子的。”远远超出了宋意和的想象!他差点死在小师妹手底下!

    而且他曾听闻小师妹从小是个病秧子,说是抱着药罐子长大的也不为过,可她那身可怕的武力到底是怎么来的?

    谢知远坚决不肯背这口锅,“我没告诉你?你再好好回忆回忆我们之前都说了些什么,我分明跟你说了你这小师妹喝醉酒恐怖得

    很,是你自信满满的说你做师兄的能收拾善后的!结果你看看你把你自己善后成什么样子了?你是失忆了?”

    宋意和扶着晕眩的脑袋虚弱的道:“你当时多给点提示会死吗,谁能想象得到,小师妹喝醉后会这么恐怖。”

    谢知远后怕的叹道:“我也没想到啊。”

    宋意和不相信,“你会不知道?”

    “我倒是见识过一回,在十四哥府上,可也没似今天这般。”

    “嗯?”

    “那会儿你那小师妹只是缠着十四哥瞎闹腾,还看到什么都当做吃的,重明院中那颗百年老树都被她啃掉一块皮……”

    “就这样?”

    “确实没打人啊!也不暴力啊!”

    “……”

    宋意和心目中对于闹酒疯的定义,就在今夜已经被重新刷新了一遍。

    他头上的伤疤会时刻提醒他,以后再也不要跟小师妹喝酒。

    太可怕了!

    “花朝节的那次,也只是闹十四哥,没像今夜这样啊……”

    宋意和听到这声疑惑难解的感慨却是明白了,小师妹这次醉酒为何与之前的情况有所不同。

    因为隆福寺被绑架追杀的那件事,在她心里烙下了难以磨灭的痕迹,尽管平时看起来她似乎已经忘却,可是在喝醉酒后却肆无

    忌惮爆发。

    可见在她内心深处,对于这件事,依然还存在着恐惧。

    不过她已经做得很好了,哪怕心里再惧怕,也不会怯懦逃避,而是迎难直上拼死反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