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241 绿油油
    :

    唐嫃脚下一绊脑门磕到了门板上,门板都颤了三颤,她觉得方才是不是听错或听漏了,“谁谁谁!你说钟映兰是谁!跟师兄什么关系!再说一遍!”

    米饭瞧得心惊肉跳,“钟八小姐呀,是小宋大人的未婚妻,怎么了嘛……”

    一个惊雷在头顶炸响,震得唐嫃头晕目眩,久久无法回神,“钟映兰是宋师兄的未婚妻!”

    “小姐您不要紧吧?”

    “嘶啊,我没事没事……”唐嫃捂着自己的脑门,仍不敢相信听到的,反复再三盯着米饭问,“钟映兰,真的是宋师兄的未婚妻?”

    米饭用力的点点头,面上露出向往之色,“是啊,有什么不对吗?京中不知多少女子羡慕钟八小姐,能嫁得小宋大人这样的如意郎君,钟八小姐和小宋大人的婚期就在今年呢,小姐您应该很快就能讨到一杯喜酒喝……呃,就怕小宋大人应该不会,也不敢请小姐喝喜酒了……”

    “当然不敢请了,万一小姐喝醉酒,把婚礼给砸……”呸呸呸!不能乱说,不吉利!米粒赶紧打住。

    还用得着她去砸场子吗!钟映兰居然是宋师兄的未婚妻!这门婚事铁定是成不了了。

    唐嫃一边揉着肿起来的额头,一边脚下虚浮的往外走。

    宋师兄……绿了……

    阳光正好,天高风暖。

    从唐玉疏的房间出来,宋意和就发现有一双眼睛,正鬼鬼祟祟的盯着他,“干什么呢?没脸见人了?”

    从廊柱后头现身,唐嫃厚颜强笑,“师兄。”

    宋意和走过来,戏谑的看着她,“内疚了?”

    唐嫃灵活拨弄自己的手指头,望着他脑门上包着的白布条,“是挺不好意思的,可说到内疚……”

    三两下将宋意和推搡到台阶下,然后自己再跑到台阶上面站定,居高临下气焰嚣张的找他算账。

    “喝酒之前我是不是叮嘱过师兄,只要发现我有一点醉酒的迹象,请立即将我打晕千万不要客气!为什么要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

    看着特意站得比他高出来很多,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企图在气势上压倒他的小丫头,宋意和真真是被气得,哭也不是笑也不是,“你说为什么?”

    唐嫃乌黑纯真的眼睛眨啊眨,要多无辜又多无辜,“师兄你还问我?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师兄肚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师兄在想什么?师兄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如果师兄一开始发现不对,便按照我的嘱咐打晕了我,之后的事情就都不会发生,我也不会犯下这样的错误!”

    宋意和简直被这个没有良心,翻脸不认人,倒打一耙的小丫头片子气懵,“是谁说自己根本没有喝醉,完全无迹可寻!是谁说自己酒量大得很,还不够塞牙缝!”她还有理了!

    永杰气得想打人!

    他家大人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种伤!

    单单是对他家大人动过这种不良心思的,如今尸骨都不知道在哪条野狗肚里!更遑论真正对他家大人动手造成伤害的!

    可现在不仅有人对他家大人动手,还真正的把他家大人打成了重伤!

    简直岂有此理!活得不耐烦了!

    偏偏罪魁祸首是他家大人的小师妹!

    刚见着唐三小姐的时候,还以为她是来向他家大人道歉认错的,谁知她不仅丝毫没有道歉认错的意思,竟还反咬他家大人一口!

    永杰真想……想……

    可人家是大人的小师妹!唐相的千金!还想什么想!有多大气的都得咽下去!

    唐嫃眉眼间全是委屈,“我有说过这种话吗?我怎么不记得?那会儿我应该就已经喝醉了,所以我说的肯定都是醉话呀!师兄你这么聪明,这么厉害,会分辨不出来?”

    宋意和被气得笑出了声,摁了摁被扯痛的额头,“小师妹的意思是,你打了我和潞王爷,都是我的错咯?”

    唐嫃委屈巴巴的还带着几分小女孩的蛮横,“难道不是吗?”

    宋意和:“……”

    唐嫃气恼难言不停的质问,“师兄为什么不听我的话?”

    宋意和:“……”

    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他见识浅薄!没想到一个小姑娘家,喝醉之后竟那样恐怖!经过昨夜,他算是真的长了见识了。

    唐嫃满怀怨念,鼻头一颤一颤的,委屈得不得了,“现在外面都在传,说我凶恶残暴,我名声都毁了,以后怎么敢出门?”

    宋意和莫名的乐得不行,被这小丫头片子一气,心情见鬼的竟还挺愉悦,“这点小师妹大可放心,你现在就出去溜一圈,看谁敢说你一句不是。”

    永杰:“……”

    大人是不是疯了!乐什么乐,有什么好乐的!

    唐嫃张牙舞爪,自以为很凶悍,“师兄你讽刺我!我脑子又没坏,我听得出来的!”

    不就是说她凶名在外,大家都怕了,见了她都要绕道走嘛!

    她怎么了!

    不就是酒品不好吗!

    难道只因为酒品不好,她从此就不喝酒了吗!

    不可能!

    谁还会因为吃饭会长胖就从此不吃饭了!

    反正她办不到!

    宋意和扶额,“小师妹脑瓜灵光的很,倒是我脑子可能坏了。”

    唐嫃见状,到底心里发虚,小心翼翼,“……师兄,你的头,还好吧?”

    顺势虚弱的往台阶上一坐,宋意和歪斜着身子扶着头,“不行了,头好晕。”

    永杰:“……”

    完了,大人脑子真的被打坏掉了。

    被人打成这样不仅不生气还跟人撒娇。

    见宋意和的脸色比平时白了至少两个度,唐嫃急得不知怎么办才好就越发的生气,“你看看你!你看看你!不听我和潞王爷的劝告,最后吃了大亏了吧!早点把我打晕了哪有这么多事!是不是脑震荡了?是不是流了很多血?我看你脸都白了!有没有请太医好好治?太医怎么说的?”

    宋意和见她急得快哭了,也不敢再装了,直起身来对她温柔笑笑,“的确失血不少,不过太医说了,没什么大问题,休息几天就好了。”

    永杰看到这会儿才算是恍然大悟。

    原来三小姐不是来反咬他家大人的,也不是为了推卸责任和逃避过失的。

    三小姐只是气他家大人没有听话,没能及时将醉酒的她打晕,以至于她在意识不清醒的情况下,失手将大人和潞王爷打伤。

    其实说白了就是为了昨夜的事而深感自责。

    难怪他家大人对三小姐笑得这般的春风和煦。

    有小师妹的关心很得意很了不起吗?本来就是你小师妹给你打成这样的!

    到底哪里值得你志得意满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