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2章 242 报仇去
    :

    望着忽然浮现的在他脸上的明朗清冽笑容,向来喜欢欣赏美颜的唐嫃微微失神了一瞬。

    待回过神瞧着他闲逸自如的姿态,哪还有一丝方才头晕不适的样子,唐嫃才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被骗了,气恼的照着他的小腿伤踢了一脚,到底顾着他伤得不轻没敢太用力。

    “臭师兄你还好意思骗我!”

    带着几分颓丧郁闷的在他身边坐下,不知想到了什么,时不时的眼神诡异的往他头上瞅瞅。

    “我没骗你,真有些晕。”毕竟伤了头。

    宋意和起初以为她是在看他额头上的伤,渐渐发现她的目光其实是落在他的头顶,“你在看什么?”

    看得他心里头莫名的都有点发毛。

    这小丫头片子,总有些与众不同的诡异心思,让人防不胜防。

    唐嫃两道眉毛皱得死死的,“师兄的伤口会留疤吗?”

    见她对这个问题很上心,想着小姑娘爱美的心思,宋意和轻描淡写的安抚,“缝了几针,应该会留疤,不过没关系,时间久了,会慢慢变淡,不影响什么,你放心吧。”

    唐嫃哪里不知道他这是在安她的心呢,实际情况肯定要比他说的要严重得多,顿时情绪低落忧心忡忡的长叹了口气,“师兄毁容了……可怎么办呀……”

    宋意和好笑的道:“不过额头上留下一道疤,算哪门子的毁容,况且男人留个疤怎么了,这也能算是个事?”

    抬头看着他,唐嫃愁死了,“师兄,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宋意和被看得莫名其妙。

    永杰也是一头雾水。

    唐嫃示意永杰一边凉快去。

    永杰看了看他家大人,见他家大人没有意见,便默默嘀咕着走远了。

    他可是他家大人的心腹,心腹!有什么话是他不能听的,哼哼!

    唐嫃挪了挪,靠近宋意和,压低声音道:“师兄颜值巅峰时期都被人那啥了,这要是留下疤痕容颜有损,以后想要博得美人心不就更难了。”

    造孽哟!

    宋意和瞬间了然,“知道钟映兰是谁了?”

    “师兄是不是很伤心?是不是很生气?是不是很憋屈?”唐嫃小心翼翼瞥他一眼,本不想把他的伤口撕扯开,可这种事情都已经发生了,撕不撕的又能改变什么。况且昨夜她亲眼目睹了一切,他当时与她一同在场的,这种事他没办法与别人多说,可跟她却能好好聊聊呀。

    “这种事肚子闷在心里多难受,找个人吐吐槽有益身心健康。”

    唐嫃很有担当的拍拍胸膛,“咱俩一起喝过酒,过命的交情啊,师兄尽管冲我来,保证不嫌你烦。”

    宋意和满脸的笑意和煦,“吐槽什么意思?”

    “就是吐苦水的意思,师兄不用过于伤心,绝对是钟映兰眼瞎,还敢看不上我师兄!”

    小丫头一副天下之大唯有我师兄最棒的模样,让宋意和嘴角弯弯的弧度想压都压不下去,于是微微偏过头去以手捂住眼睛以下的部分。

    “你真觉得我有那么好?”

    唐嫃用力点头,表情无比诚挚,“当然啦!这还能有假!不光我是这么觉得,天底下但凡长了眼的,又有哪个不这么觉得,钟映兰恐怕不仅瞎,脑子大概也不好使,原本多好的姻缘,多少女子羡慕,她竟不懂珍惜,不过没关系,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师兄值得更好的。”

    要家世有家世,要才华有才华,要前途有前途,要颜值有颜值,这样好的条件,上哪儿找去啊!

    算算这天底下的未婚青年里头总共也没几个比师兄更出挑的吧。

    “师兄身上发生这种事,我不但没能安慰师兄,还雪上加霜火上浇油,我简直太不是东西了!”说着便有些懊恼自责,往自己膝上捶了两拳。

    宋意和无奈失笑,“吐槽就吐槽怎么还对自己动上手了,你不也才知道钟映兰是我未婚妻的?”

    唐嫃义愤填膺,“师兄你也是太能忍,昨夜既然都撞见了,何不干脆冲过去,看他们还有脸没脸!”

    宋意和叹道:“猎宫中有禁军巡防,那两人即便是再……也不会那样急不可耐,多半是中了招了。”

    唐嫃听得一愣,“师兄是说,那对男女……被人下药了?”仔细一想好像还真是这么回事!

    妈耶,京城人民太不淳朴了!坏人那么多!她想回乡下!

    宋意和冷笑,“那两人固然不是东西,可藏头露尾躲在暗中算计的,比那两人还不是东西,我又为什么要如那东西的意。”

    “那钟映兰岂不是……”

    “钟映兰也不会有多清白,估计两人早有私情,昨夜只是被人推了一把。”宋意和意态悠然,仿佛说的不是他的未婚妻,而是别人的未婚妻。

    “那她万一真是清白的呢,昨夜就是被人算计的,那她岂不是太可怜了些?”

    宋意和气定神闲,他不觉得钟映兰无辜,也没有丝毫同情。

    小孩子家美好的想法就是多。

    目色炯炯的盯着宋意和看了又看,唐嫃心里头不由添上了一缕狐疑,“师兄,我怎么觉得你,一点也不伤心?”

    宋意和挑眉,“我应该伤心吗?”

    唐嫃道:“昨夜咱们喝酒的时候你说的啊,你要顺便跟我一起浇浇愁的啊。”

    宋意和唉声叹气,“眼见着这桩婚事是成不了,家里总得继续为我安排,想想未来的日子能不愁吗?”

    唐嫃:“……”这愁得是不是太早了点!

    永杰领着一个小内侍急匆匆的走了过来,“大人,陛下召见。”

    宋意和起身,弹了弹衣摆,“我这就去。”

    唐嫃跟着起身,殷殷叮嘱道:“师兄,你记得跟陛下告假,多休息几天。”

    宋意和刚点头应了,就见米粒跑了过来,于是笑着对唐嫃道:“小师妹还挺忙。”

    等到宋意和一行走远了,米粒才兴奋的压低声音,“二小姐已经把人引过去了,问您有没有兴趣亲手报仇……”

    唐嫃明亮的眸子骤然一冷,“当然有!咱们走!”

    她顶着这张受伤毁容的脸,专程来参加这次春猎,可不是为了让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看笑话的,这次要是不能亲手报了仇,她都不好意思再回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