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3章 243 画个叉
    :

    唐妤所选的这处地方没有任何特别之处,只是觉得差不多可以了所以就停了下来。

    甚至距离猎宫都不算远,隐秘性也不够好,选在这里处置湘华公主,很容易会被发现。

    不过这都不是事儿。

    唐嫃骑马赶来的时候首先闻到的就是一股刺鼻的血腥味,然后便发现她们宁国侯府的护卫正拖着尸体往四面撤离。

    有一棵颇有年岁的树横在地上,红裳在上面铺上了两层帕子,唐妤闲雅从容的慢慢过去坐下,冷眼看着对面的人苦苦挣扎。

    湘华公主被套索牢牢勒住了脖子,整个人被吊在了树干上,不过她没有被完全吊起,还留有余地让她的足尖能垫着地。

    “公主!你们要做什么!你们这是大逆不道!放开公主!你们……”

    小典子哭着闹着奋力嘶吼着,想要冲上去解救湘华公主,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公主,怎么可以……

    赵二不耐烦的一脚踹上去。

    吵死了!

    小典子被摔得半天爬不起来。

    今天跟着公主出来的人都死了,就剩他一个,可公主若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他也活不了。

    唐二小姐怎么敢对公主动手!谋害公主是什么罪名,他们宁国侯府能担待得了吗!

    湘华公主被勒得直翻白眼,两手死死抓住套索,拼命踮起脚尖,呼吸到了一口空气,才感觉自己终于活了过来。

    唐嫃放慢速度慢慢走了过去,坐在马背上居高临下睥睨着湘华公主,用卷在手中的鞭子敲敲湘华公主的脸,言行举止间全是轻蔑和侮辱,“我道是谁有这样的闲情雅致,把自己挂在这里玩晾晒的游戏,原来是臭不要脸的湘华公主啊。”

    湘华公主愤恨的瞪着她,想说什么,可是脖子被勒得太紧了,发不出声。

    唐嫃驱着马,慢悠悠的绕着湘华公主转了一圈,像是在打量什么恶心的脏东西般,嫌恶得不行。

    “怎么,终于发现自己臭不可闻,太恶心人了是不是,所以挂在这儿去去味儿。”

    “那你可得悠着点,别把这生机勃勃的林子,  给熏得寸草不生,连这山中的畜生都嫌弃。”

    湘华公主努力的垫着脚尖,减缓一部分脖颈上的压力,“放开我,贱人!”

    不过是两个乡下来的土包子也敢这样羞辱她!

    湘华公主不由暗恨自己太过心急大意,居然落入了唐妤专门为她订制的圈套。

    可春猎即将结束,她怎么能不着急?

    她不顾母妃的阻拦千方百计的跟出来,无非就是想借此机会与杨奕见上一面。

    可无论她如何精心设计,杨奕就像有预知能力似的,每一次都会完美的避开。

    想与他见上一面怎么就这么难!

    反倒是每天都能听闻他与唐妤厮混在一处的消息!

    他就那么喜欢唐妤吗,可他与唐妤才认识多久,明明她与他相识在先。

    她自小喜欢他,哪怕旁人再好,从此也再未入眼。

    这么多年,每一个有他的场合,她都会在。

    费尽心思创造各种巧合,也曾大着胆子假装偶遇,只盼着他能多看她一眼,发现她与别的女子不同。

    可他从无回应。

    她向来引以为傲的容貌也无法吸引他的半分目光。

    不过没有关系,她等得起,谁叫她喜欢他。

    可忽然有一天他订婚了,对方是宁国侯府的千金。

    什么千金!

    不过是个养在乡下上不得台面的粗鄙女子!

    根本配不上他!

    母妃说这门婚事是辅国公向唐相求来的。

    家族联姻,他这样的人,怎会愿意?

    她替他感到不值。

    他不应该屈从于与这样的家族联姻,他应该与真心相爱的女子一生相守!

    他的婚期渐渐临近,她的自信渐渐崩塌。

    终于她鼓起勇气将他拦下,表明心迹,得到的却是他冷淡的一句——他心有所属。

    呵呵,心有所属,唐妤吗?

    两人都未曾见过面,还说什么心有所属!不过是拒绝她的托词。

    原来他的眼中从来就没有看到过她,原来他的心里从来就没有装下过她。

    她很努力的想忘掉他,将他从心里彻底剔除,可她终究还是做不到。

    她那么喜欢他,喜欢了那么多年,怎么还能忘得掉!她就认定他了,不会再喜欢别人,她也不会放手的!

    唐嫃气焰格外嚣张,身躯倾向湘华公主,手掌附在自己耳边,“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有本事你大声点啊!”

    哈哈哈,说不出话来了吧,骂人都没了气势,憋死你!

    湘华公主的脖子被套索勒得死紧,全靠踮起脚尖才获一点微末生机,能发出含含糊糊的声音已属不易,但凡稍微用点力就被勒得直干呕。

    面对唐嫃如此的挑衅,湘华公主无力反击,一肚子火气都没法撒,只余下干瞪眼的份。

    尽管处境如此难过,她还是忍不住开口,“杨、奕……在……哪、里?”

    明知这一切只是唐妤的圈套,他多半不会真的出现在此,可她心里仍然存了一丝奢望。

    或许他此刻就在这附近。

    他有没有看到她?

    有没有看到唐妤这样对待她?

    看清了唐妤恶毒狠辣的真面目他是不是很失望?

    唐妤眉眼间冷淡依旧,没有半分多余的情绪,“自然是在他应该在的地方,公主莫不是天真的以为,我会真的拿他当作诱饵吧?”

    杨奕果然不在这里吗?

    湘华公主心里说不出的失望。

    “都这样还惦记着我姐夫,做人还能不能要点脸了……”

    唐嫃觉得这破公主当真极品得很,与张雅静那个臭不要脸有得一拼。

    觊觎人家的未婚夫也就罢了,谁心里还没点龌龊想法,撬人墙角虽有些不道德,可要是能撬走也是你的本事。

    偏偏这两个臭不要脸的动不动就干毁人清白的勾当!

    人家正牌未婚妻跌入泥潭清白不再,越发的显得你们高贵纯洁了是不是!

    如此心术恶毒,也不怕遭天打雷劈,死后下阿鼻地狱!

    娇憨可爱的面容陡然生出几分凌厉,唐嫃动作轻盈利落的从马背上跳下,长鞭飞出准确的打上湘华公主的脸。

    不过几个起落之间,湘华公主美艳绝伦的脸上,两边都各添了个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