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244 黄鳝?毒蛇?
    :

    湘华公主被打得站都站不稳,挂在树干上荡悠了两下,差点再次被勒死过去,好容易才挣扎着踮起脚稳住。

    好痛!她的脸!她的脸……

    唐嫃仔细打量了一下,两个叉画得很对称,力度用得也刚刚好,脸完好无损没有烂,叉画得鲜红又工整,于是点点头表示满意。

    唐妤无奈的道:“好了,该做正事了。”

    其实把湘华公主多挂两个时辰狠狠折磨一番才好,让湘华公主好好品尝品尝小嫃儿当初所遭受的罪。

    只不过唐妤觉得这样未免太浪费时间,她可不想就这么在这里枯坐两个时辰。

    还是直奔主题放大招吧。

    红菱颔首示意。

    旁边一名护卫上前砍断了挂着湘华公主的绳子。

    湘华公主重重跌倒在地上,捂着脖子大口大口喘息,感觉就像重新活过来一般,远离了死亡的威胁之后,脸上的疼痛感却愈发深刻。

    “啊啊……”

    手一碰上去就疼得直哆嗦,看着手指上染上的鲜血,湘华公主方真正意识到,她的脸只怕是伤得不轻,或许再也无法恢复回容颜。

    她毁容了!她的脸毁了!她的脸啊!

    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杨奕见到毁容后的她,流露出的厌恶神情的情形。

    湘华公主顿时陷入深深的绝望,状若疯魔般的尖利怒喊了起来,“啊啊啊啊啊!我的脸!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唐嫃抬手摸摸自己脸上的伤疤,弯下腰看着湘华公主邪恶一笑,“我脸上的伤与你脱不了干系,不过都只是些擦伤,多用点好药很快就会好起来,但是你没那么好运。”

    扬了扬手中的鞭子,唐嫃笑得像个恶魔,“我觉得这两个叉特别适合你,所以特意在鞭子上加了点料,让这两个叉一生都伴随着你。”

    被勒了半天,湘华公主的嗓子已经有些哑了,巨大的痛苦仇恨以及愤怒,让她的声音听起来格外的凄厉,“贱人!你竟敢毁了我的脸!你竟敢如此对我!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要你们不得好死!”

    她不要做丑八怪!她不能让他厌恶!

    唐嫃轻蔑的嗤笑了一声,“毁了就毁了,还说什么敢不敢。”

    从前她们姐妹分明什么都没做,是破公主先欺负到她们头上,她们才适当的还击了一下的。

    之后破公主不但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隆福寺绑架就是她的手笔。

    要不是姐姐反应快,以金针刺穴解除了她们所中迷药的一部分药性,她们会是何等下场!

    当时没能弄死她们姐妹俩,破公主就该料到会有今天!

    为所欲为下黑手之前难道不应该考虑一下后果的吗!

    两名护卫将早就准备好的水缸抬了出来。

    红菱和红裳走过去摁住湘华公主的手脚。

    两人从小跟着唐妤习武,身手算不得多么高超,制服个女子却不在话下。

    湘华公主动弹不得,不由愤恨的大叫道:“放开我!你们要干什么!你们算什么东西,也敢碰我!快放开我!”

    无论湘华公主放多少狠话,红菱和红裳都始终面无惧色,甚至连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

    都这时候了还耍公主的威风给谁看,她们要是害怕就不会有今天这出了。

    以为她们宁国侯府的人是好欺负的是不是!今天就让这心思恶毒的公主切身体验一下,毒害她们家二小姐和三小姐会有什么后果!

    “唐嫃!唐妤!你们这两个贱人!你们不得好……啊!”

    刚蹲下来的米粒眼神一冷,甩手就抽了湘华公主一个大嘴巴子,收回手时发现手上沾了血,于是便往湘华公主的衣裙上擦了擦。

    米饭吓得不敢动弹。

    殴打公主是要被杀头的……

    红菱浑不在意的安慰道:“不用怕,没事的,公主也分三六九等,像她这样的,不值钱。”

    米饭:“……”

    好像并没有被安慰到。

    湘华公主怎么会不值钱?

    母亲是四妃之一的贤妃,亲兄长是战功赫赫的荆亲王,还有个奉恩伯府的外祖……

    不过再怎么害怕该做的她还是要做的。

    米饭与米粒一起动手将湘华公主的衣裳剥下来。

    宁国侯府的护卫们全都原地转过身去。

    当众剥一个女子的衣裳,是比任何酷刑都恐怖的事,湘华公主叫得都破了音,“住手!你们在做什么!都给我滚!啊!住手!统统都给我住手!你们是不是想死!我要诛你们九族……”

    湘华公主现在就是砧板上的鱼肉,除了喊几嗓子狠话什么都做不了。

    很快被剥得精光的湘华公主,就被绑住了手脚扔进了缸里。

    红菱和米粒分别捡起地上盖子,严丝合缝的将水缸给盖了起来。

    水缸上的盖子是特别定做的,两块合在一处,中间有个圆洞,卡住湘华公主的脖子刚刚好。

    湘华公主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她们不会就这么把她扔在缸里,后面肯定还有更可怕的事在等着她,于是一边拼了命挣扎一边厉声怒叫,“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若是被父皇知道,你们这样虐待羞辱我!定会砍了你们的脑袋,宁国侯府也不会有好下场!”

    “我们宁国侯府怎样,轮不到你做主,也不需要你来操心。”

    唐嫃冷笑,“你还是操心操心你自己吧,不过好像操心也没什么用,今天你既然落到了我手里,我怎么也得让你好好尝尝,求生不得求死无门的滋味!”

    唐妤淡淡吩咐道:“把东西拿过去吧。”

    一名护卫提着一个布袋过去,就放在湘华公主面前的地上。

    唐嫃轻轻抬眉,笑得邪气肆意,看着湘华公主,“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吗?”

    布袋丢在湘华公主目所能及的地方,可以很清楚的看见里头有长形的活物在游动,湘华公主几乎不用想就知道是什么。

    看湘华公主遽变的神色,唐嫃心里痛快得不得了,很怕蛇是吧,那可太好了,这样玩起来才够刺激啊。

    唐嫃凑到湘华公主面前,亮出她那锋利的小虎牙,“昨天你送我们的蛇很不错呀,特意给你留了几条,公主那么喜欢玩蛇,想来应该会喜欢的,就让它们陪你好好的玩一玩。”

    “你敢!你知道残害公主是多大的罪名吗!我告诉你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你就不人头落地连累整个宁国侯府……”

    唐嫃得瑟得冲她做个鬼脸,“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可我知道公主你现在好害怕……”

    顺便挥挥手,让护卫打开布袋。

    七八条土黄色的湿漉漉黏糊糊的黄鳝展露在所有人面前。

    没错,是黄鳝。

    对于不熟悉蛇类和黄鳝的人来说,两者看起来好似也没有多大区别。

    尤其在唐嫃的刻意引导下,湘华公主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布袋里的那些东西是毒蛇。

    湘华公主被勒了好久的脖子,又愤怒得叫骂了半天,咽喉本来就有些不舒服,此时见了翻涌的黄鳝,立即便止不住的干呕了起来。

    红菱在水缸盖面上的锁扣上按几下,打开了预留的一个巴掌大的小洞口。

    等湘华公主呕得差不多了,唐嫃便一脸坏笑故意的问,“公主,你最喜欢哪一条,我给你放进去呀。”

    湘华公主正要大骂,可一张嘴又开始呕。

    哭死过去的小典子这会儿才醒,瞧着眼前的情形只有痛哭的份,“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公主!贤妃娘娘不会放过你们的,荆王爷也不会放过你们的!”

    赵二嫌吵,一脚踩上了他的脸,让他再也张不了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