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5章 245 钻洞穴
    :

    唐嫃伸长了脖子远远往布袋里看了一眼,装作害怕得不得了的样子躲在了米饭身后,“滑滑腻腻的好可怕呀,想象一下蛇在身上乱爬……哎呀……好可怕……吓死我了……”

    米饭是真害怕,哆哆嗦嗦都要站不住,听了唐嫃瘆人的形容,更是面无人色。

    偏偏她没发觉唐嫃是装的,还以为唐嫃跟她一样害怕,毕竟女孩子少有不怕蛇的。

    红菱她们几个那样大胆,连公主都是说打就打,还是下意识离得远远的。

    米饭强撑着挡在唐嫃前面,说话间牙齿都在咯咯作响,“小姐别怕,咱们离得远,爬不过来的,要是、要是往这边来了,咱们就跑,我护着小姐……”

    瞧见唐嫃和米饭主仆二人的模样,湘华公主心中恐惧又增加了几分,同时也清楚了她们到底想做什么。

    她光着身子被绑在密封的缸里,如果再把那些蛇都放进去……

    湘华公主想想就要疯了,“不要!你们不可以这样对我!我是公主!我是公主!我父皇母妃会杀了你们的!”

    威逼恐吓对唐嫃她们而言毫无作用,可在唐妤面前低声下气她也做不到!她宁可死也绝不会向唐妤卑微求饶!

    唐嫃原想多演一会儿,可见她已经崩溃了,顿时觉得没什么意思。

    况且傻米饭也实在是被吓得不行了,唐嫃见好就收,让护卫把布袋中的黄鳝都倒进缸里。

    湘华公主眼睁睁看着,宁国侯府的那个护卫拿着布袋越走越近,然后一条条倒进缸里。

    地狱恶鬼般凄厉森然的叫声响彻了这片树林,震得周围的鸟雀虫兽们全都玩命似的逃走了。

    当第一条黄鳝落入,冰冷滑腻从她胸前滑过,湘华公主立时白眼一翻,彻底的晕死了过去。

    红菱忍着心头的恶心,上前将湘华公主弄醒。

    紧接着惨叫声差点侦破了她的耳膜,红裳从地上捡起湘华公主的衣裳,撕下一块团成团塞到湘华公主嘴里。

    拖着米饭到唐妤身边坐下,唐嫃揉了揉她的脸安慰道:“好了不怕不怕了哈,那些蛇都在缸里了,一条也没剩下,你看缸都封死了,保证跑不出来……”

    不敢再看湘华公主那张狰狞如恶鬼的脸,米饭别过头,靠在唐嫃身边抖了许久才勉强镇定了点,“那些蛇一看就很毒,湘华公主会不会死?”

    你个傻孩子从哪里看出那些黄鳝很毒的?脑补过度了吧?

    唐嫃压低声音悄悄对她说,“那些是黄鳝不是毒蛇,不会要了她的性命,可她要是胆小被吓死……”

    米饭听得愣了愣,可就算是黄鳝,那也很可怕呀,黄鳝也会咬人的!

    而且湘华公主只当那些是蛇,并不知道那些其实都是黄鳝,万一真的被吓死……

    米饭紧张道:“那怎么办?”

    谋害公主啊!大逆不道!真的会被杀头的!

    唐嫃不以为意的道:“她对我和姐姐下狠手,我们没死是我们的本事,可她今天要是被吓死了,那就是她自己不济事。”

    昨天晚上老爹霸气侧漏的与她们交代过了,放心大胆的动手,想怎么整死湘华公主就怎么整死湘华公主!

    他唐玉疏的闺女被人那样迫害,要是还不能光明正大的报个仇,那他当这个权相还有什么意义!

    不过一个庶出的公主算个什么东西,能抵得过他心肝宝贝的一根头发吗!

    眼前闪现出老爹当时说这些话的臭德行……啊啊啊,真是帅死了!

    黄鳝倒进去之后,水缸被重新密封。

    红菱守在旁边,一旦发现湘华公主不行了,就给她提提神,务必使她的头脑保持清醒。

    想晕过去,门都没有!

    当初让她家二小姐和三小姐,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惊吓忧怖,今天就全部都加倍的还回来。

    红裳把小木槌塞到护卫手里,然后便飞快的跑回唐妤身边,用力搓着胳膊上的鸡皮疙瘩。

    那年轻护卫看着被硬塞到手里的小木槌好纠结,他也不想干这桩差事,湘华公主的脸扭曲得比戏台上扮演的鬼还可怕,他心里也是瘆得慌啊。

    红菱催促道:“快开始吧,别磨叽了,就当练胆了。”

    年轻护卫无奈的吐出意口气,把眼睛一闭,抬手用小木槌使劲敲击水缸。

    湘华公主的表情愈发痛苦绝望,被塞住的嘴里发出压抑的声响,听得众人愈发的觉得毛骨悚然。

    米饭好奇的瞄了一眼,被吓得立即转过头来,“敲缸做什么?”

    唐嫃其实也不敢看,“你猜。”

    米饭想了想作恍然大悟状,“啊我知道了,黄鳝受惊后,会到处乱窜。”

    那么多黄鳝在身上乱爬好恶心啊好可怕啊!

    难怪湘华公主看起来……

    湘华公主那个样子实在太可怕了,生不如死说的大概就是这样的吧。

    不过也是活该,谁叫她要害人呢,恶人自有报应。

    唐嫃神色间说不出的古怪,“黄鳝受惊后可不仅仅会乱窜,你知道黄鳝最喜欢做什么吗?”

    米饭懵懂的摇头,“做什么?”

    唐嫃抱膝而坐,蜷成小小一团,“最喜钻洞穴……”

    “钻洞穴?”

    “嗯,受惊了之后更是玩儿命的钻……”

    米饭强忍不适回头那边看了一眼,那年轻护卫正闭着眼睛使劲敲击,动作十分密集,缸里的那些黄鳝怕是要惊得狠了,可是水缸完好无损哪有什么洞穴?

    湘华公主酷刑加身,再也无法顾及脸上的伤,两叉上不断的渗出鲜血,面容愈发狰狞可怖。

    米饭迅速的瞟了一眼,猛地想到了一种可能,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啊,该不会是……”

    水缸本身完好无损的确没有洞,可是里面不是还装了个湘华公主吗,湘华公主被剥了衣裳光溜溜的……

    人的身体上可是有洞的!

    那受惊的黄鳝岂不是要钻到湘华公主身体里头去?

    米饭光是想象一下就要崩溃了。

    素来冷清淡然的唐妤都有些受不了的背过身,“你到底从哪里学到的这等凶残歹毒的刑罚?”

    前世在网络上看到的啊,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她,她是个善良的阳光少女,“学什么学,偶然间从书上看到的,这种东西,看一眼就印象深刻,你们要相信我,我是纯良的人,我真没学,就是拿来用用而已,对付这种恶人正好。”

    起初唐妤并不赞成,用这种方式来惩罚湘华公主,因为实在太恶心了,是个正常人都觉得难以接受。

    可想想先前湘华公主所做的勾当,不仅企图毁了她们姐妹俩,更害得小嫃儿吃尽了苦头,唐妤便觉得还是这个法子最解恨。

    跟生死仇敌还客气什么,怎么恶心怎么来就是了!

    于是就有了今天这一出。

    只是没想到,听是一回事,真正实施后,又是一回事。

    这种刑罚对女子来说真的太可怕了。

    突然间,湘华公主被堵住了嘴的压抑声音变了个调,听得人头皮一炸。

    大约是有黄鳝钻进体内了。

    唐妤只觉得毛骨悚然,目光冷厉的望着唐嫃,“以后不许再看这些乱七八糟的书。”

    可该看的不该看的,她都已经看得差不多了,这点她可不能保证,“多增长些见识是好事呀,这世上坏人那么多,不定什么时候就用上了。”

    唐嫃卖萌的眨眨眼,竖起三根手指发誓,“姐姐尽管放心好了,我就随便看看,保证不会变态,我心里洒满了阳光,一点阴暗都没有……”

    唐妤警告的横了她一眼,捂着耳朵坐了半晌,觉得差不多了便起身道:“行了,也差不多了,咱们回去吧。”

    唐嫃也跟着跳下来,“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