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6章 246 幸灾乐祸
    :

    “呜呜呜!公主!”

    等到宁国侯府众人走远了,小典子才屁滚尿流爬起来,走一步栽一跟头的跑过去,哆嗦着打开了水缸的盖子,哭着将湘华公主拖了出来。

    “呜呜呜呜!公主!他们都走了!呜呜呜!公主不要怕!坏人都走了!呜呜呜!”

    没有红菱在一旁给她提神醒脑,湘华公主总算能彻底晕死过去。

    无法承受之时晕死过去其实是一种非常好的自我保护。

    没有了意识没有了感觉,就不会惊惧也不会害怕。

    先前宁国侯府护卫往缸里扔黄鳝,小典子特意默数了一下总共八条。

    而现在缸里只剩下七条,也就是说,其中有一条黄鳝,钻进了公主的体内。

    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对公主,她们是恶魔!

    小典子惊惧不已嚎啕大哭,瘦弱的身子抖若筛糠,捡起被扔在地上的衣裳,慌乱的往湘华公主身上套,“公主,您要撑住……呜呜呜……奴才带您回去,咱们回去找娘娘……咱们找太医……呜呜呜……一定有办法的……一定有办法……”

    ……

    厚重宽大的紫檀书案后,批阅奏折的谢韫时不时抬起头,瞥一眼极有默契木头桩子似的,杵在殿中央的难兄难弟。

    宋意和神色淡然,对于陛下晾着他们的做法,并没有什么不满的意思,毕竟年少时就已经习惯了,当初无辜被连累的还少吗,不就是再来一回。

    谁叫他命不好给这么个不着调的王爷做了伴读,最后还莫名其妙见鬼的成了至交好友,除了把心放宽一些万事看开一点他还能怎么办?

    还能绝交是咋滴?

    就是没料到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竟然还会有被拖累的一天。

    看来始终是逃不过一日为伴读终身被连累的噩运。

    谢知远昨夜没休息好,精神萎靡不振,干站在这儿百无聊奈,不断地打哈欠。

    谢韫看着手里的请安折子,越看越觉得眼熟,从已阅的折子里翻了翻,翻出一本来与手里的对比,果真是一模一样,顿时气得把折子给扔了!

    脑子这么不好使当什么父母官!连续上两本一模一样的折子,当他整天闲的没事儿干是不是!

    见谢韫忽然摔奏折了,心情很不好的样子,谢知远赶紧调整站姿,省得一会儿被挑刺。

    宋意和依旧老神在在淡然无波。

    谢韫喝了两口茶起身从书案后头出来,盯着谢知远和宋意和上上下下的打量,看着他们俩脑门上各自缠着的白布条,“除了头上的伤,身上别处还有吗?”

    谢知远老老实实答:“没有。”

    然后就看见谢韫脸上非常明显的失望之色。

    谢知远:“……”

    这恨不能他们多挨几下是几个意思?

    谢韫批了半天的折子,感觉浑身僵硬不适,便在殿内慢慢的踱步。

    从两人跟前经过时,意味难言的扫了两人一眼,冷笑一声嘲讽道:“你们两个挺能耐呀,三更半夜,拐走唐相的小闺女,还把人给灌醉了。”

    这叫什么话?

    谢知远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我们没有灌她酒,是她自己喝多了,我们还劝了半天。”

    宋意和早不知道神游到哪里去了。

    谢韫嘲讽得更带劲了,“你们劝了半天?”

    谢知远点头,“对啊。”事实就是这样,有什么值得怀疑的!

    谢韫高高挑起眉峰,斜眼玩味的睨着他,“那你们的头是怎么被打破的?”

    谢知远:“……”

    幸灾乐祸得这么明显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谢韫怼道:“你们劝人家小姑娘打破你们的头?”

    “……那倒没有,我们也没喝醉。”

    “你们要是什么都没做,人家小姑娘会对你们下这样的狠手?”谢韫看向他们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两头豺狼。

    谢知远气得头上的绷带都要炸了,再也没法淡定的当个木头桩子了,“我们能对人家小姑娘做什么?况且小姑娘有唐相和十四护着,我们又有几个胆子敢做什么?”

    “小姑娘是白日里刚经历一场刺杀,余悸未消,紧接着她的父亲唐相又遇刺重伤,雪上加霜!”

    “一天之内连番遇到这种事情,甭说她一个小小的姑娘家,即便换成个铁骨铮铮的汉子,也得好几天才能喘得过气!”

    “摆明人家小姑娘是受惊过度还未缓过来,所以醉酒后仍然沉浸在恐惧中喊打喊杀,她那是把我们当成了刺客要跟我们拼命。”

    “人家小姑娘当时都恐慌成那样了,我们两个大男人难道还能还手吗?”

    父皇这是典型的看热闹嫌事儿太小,打算添柴泼油彻底把火给烧起来啊,谢知远这回真是被生生气得急眼了。

    旁人觉得他人品好不好的他远无所谓,他行得正坐得端堂堂正正坦坦荡荡,无需在意旁人的眼光里他是什么样的。

    可即便如此也不能让人随意往他头上泼脏水,在能够一身清白的情况下谁又愿意满头脏污。

    而且父皇说的这叫什么话!他们能对唐家那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坏心!他们是活得不耐烦了吗!

    “这还没怎么样十四哥就对我动了杀心了,真要是怎么样了,父皇您从此就要少一个儿子了您知道吗?”

    还在这儿幸灾乐祸!看到他们挨打就那么高兴吗!到底是不是亲父皇!

    谢韫面上玩味的神情为之一变,颇有些吃惊的回过头来看着他,“你说老十四对你动杀心了?”

    该!让你们不着调!

    现在回想起当时的那一幕,谢知远仍然觉得心惊肉跳,“要不是我躲得快,哪还有命站在这里。”

    谢韫很有些意外的低声喃喃,“老十四竟这样护着唐家小丫头。”

    发际线处连皮带肉被扯掉了一块,以至于多说几句话就疼,谢知远抬手轻轻按摩周围的头皮,“可不是。”

    谢韫深沉的老眼顿时亮了,心情愉悦,比方才看到他们一头伤时还要愉悦,“看来你很快就该有十四嫂了。”

    他当初做的决定简直太英明了!老十四如此在意唐家小丫头,那她挑出来的恭亲王妃人选,老十四怎么也会多考虑一下吧!

    有门了!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