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247 比不了
    :

    “那是。”两人郎有情妾有意,就是都还没转过弯来,估计还得折腾一阵子,不过也不会太久了。

    谢韫这会儿心情十分愉悦,脸上也不禁多了几分笑意,“老十四那千年的铁疙瘩都有眉目了,你和老十六是不是也该打算起来了?”

    他就知道没有了十四哥这座大山在前头挡着,他和十六哥立马就会深陷万劫不复之境地,可他就是莫名的想看十四哥为情所困的样子!

    贱!

    “十四哥今年二十六,即便有了合适人选,最早也得明年才能成亲,那就是二十七,我今年才二十一,再等六年也不迟。”谢知远掐着手指,装模作样算了算。

    谢韫刚走回书案后头,还没坐下,听了谢知远的话,抓起面前的镇纸,直接就砸了过去,“再等六年!你怎么不说六十年!打一辈子光棍不娶了!”

    早有防备的谢知远迅速避开,动作灵活,而此时地面已经被砸了个坑,“只要父皇同意,我没有问题的!”

    特意把他们叫过来,嘲笑他们也就罢了,怎么又催上婚了!

    不成婚就那么罪大恶极十恶不赦吗!碍着谁的事儿了!

    宋意和不动声色往旁边挪了两步,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他觉得谢家兄弟几个真是够作的,不管喜欢不喜欢娶个女人回府放着而已,就当是往后院摆了一株娇贵的花花草草,能碍得了他们多大事儿,一天到晚被陛下太后还有各种娘娘逼婚,他们就很有脸了是不是?

    “让你娶妻生子传宗接代是逼你去死了吗!”谢韫拳头一捶捶落在书案上,沉闷的声响让人心惊胆寒。

    周贵山惊得赶紧上前,“陛下,仔细手。”

    谢韫捶完后就后悔了,气得太狠用力过猛,痛的是他自己的手,吸着冷气用力甩了甩。

    痛死了,估计等会儿都没办法握笔,为了这么个不成器的东西,不值得!

    “兄长们加起来都添了多少小侄子,还缺我们这一个半个的吗,更何况我也没打算一辈子不成亲,我就是还没遇上心仪之人。”

    谢知远眼神真挚,态度格外的诚恳,“若有一天我遇上了心仪的女子,不等父皇催促,我自己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娶了。”

    这些年他找的托词还少吗,谢韫能信他这番鬼话才怪,冷笑道:“心仪的女子是吧,那你赶紧去找,京城没有就去外地,总之朕不会再由着你,要是你自己找不到,那朕就给你赐婚。”

    “父皇,您这样不好……”很影响父子关系的!

    宋意和暗暗点头,早该如此了,直接赐婚多省事,自己惯坏的儿子,还怪他不成气候,多可笑。

    “朕以往就是太纵容你们了!纵得你们一个个的都不成器!你回头看看你旁边的宋意和,你们两个从小一块读书的吧,人家三元及第你书读哪去了!”

    看看老宋家的孩子,再看看自家的,谢韫越看越生气!

    不好好对比一下就不知道差距到底有多大!

    宋意和依然风轻云淡波澜不惊,被比较得多了慢慢的就习惯了。

    谢知远无奈的叹气,“我志不在此……”

    谢韫手痛得整个心情都不好了,“那你告诉朕你的志向在哪里?”

    谢知远摁着自己的头皮,“我说了你们也不会理解……”

    他怎么生出这么些不成器的东西,谢韫两手撑在书案上厉声咆哮道:“宋家书香门第你读书比不过也就罢了,可人家在终身大事上也比你强太多,你数数人家未婚妻这都换了第几个了,据说过不了两个月这马上就要成亲了吧?”

    谢知远很不厚道的扑哧笑了,“嗯,好几个了,我比不了……”

    宋意和:“……”什么好几个!哪来的好几个!这父子俩还没完了!

    谢韫指着谢知远喝骂道:“你还有脸笑!”

    谢知远赶紧收敛了住。

    谢韫狠狠瞪了不成器的熊儿子一眼,再看向宋意和的眼神就要温和多了,“你们两个既然能同甘共苦一起喝酒挨打,没道理不能一起成婚生子解决终身大事嘛,小宋爱卿经验丰富便多多给老十七传授几招,努力争取将来你们的孩子也能一起读书喝酒。”

    他自己掉火坑里还不够吗,如今都二十好几入朝为官了了,还要陪潞王一起站在这挨批,怎么能再害他的下一代。

    宋意和:“微臣在这方面委实没有什么经验,都是家中祖母和母亲费心安排。”

    谢韫立即拍板不容反驳,“那就这么定了,小宋爱卿回去跟家中祖母和母亲说说,让她们再多费点心,顺便帮老十七也安排一下终身大事。”

    宋意和:“……”

    谢知远已惊呆。

    谢韫清了清嗓子,“老十七也是她们看着长大的,她们既能将小宋爱卿的婚事安排得如此周到,把老十七交给她们朕很放心。”

    宋意和:“……”

    还能不能要点脸了!

    ……

    随着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唐妧兴奋得坐都坐不住了,不住的起身往院门方向看。

    那可恶的湘华公主要遭报应了!她怎么能不兴奋怎么能不激动!

    她都恨不得跟着去亲眼看看才好,可姐姐们都说那场面太残暴血腥,怕吓到她所以死活不肯让她同去。

    她知道姐姐们要怎么做,那法子的确很可怕,可她就想看恶公主被虐!

    不知道这会儿进行到哪一步了,恶公主可后悔曾经做过的事吗?

    忽然听到了外面传来的动静,唐妧立即提着裙摆冲了出去,“二姐姐!三姐姐!”

    唐妤对她点了点头,什么都没说,然后就匆匆回屋了。

    红裳让人准备热水。

    唐妧这才发现,众人的脸色都有些不好,不由有些紧张,“二姐姐怎么了?事情不顺利吗?”

    唐嫃也感觉浑身冰凉,用力的搓搓两条胳膊,“顺利得很,就是太恶心,不行,我也得泡个热水澡!”一身的鸡皮疙瘩怪难受的。

    说完也龇着牙一溜烟跑回房间了。

    唐妧:“……”

    看来真实情形比她们原先想象中的还要惊悚呀。

    幸亏姐姐们拦着她没让她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