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250 证据确凿
    :

    唐相那情形怕是滚不动,小内侍哆哆嗦嗦着补充,“唐相大人是被抬来的……”

    谢韫不耐烦道:“随便横着还是竖着,把人给朕弄进来!”

    小内侍赶紧连滚带爬的下去传话。

    没一会儿唐玉疏便由曲涛和曲海搀扶着进殿了。

    看着唐玉疏那虚弱得随时会倒下的模样,跪了半天都没能跪得下去,谢韫也没那个耐心等着他慢慢叩首行礼,于是叫人搬了张椅子上前。

    离得近了闻见唐玉疏身上的那股子血腥气,谢韫挥手扇了扇退到书案后头坐下,瞧着他这副惨样儿一肚子火都发不出来了。

    可想想他的湘华被凌虐得已经没了人形,这会儿太医们怕是正在给她剖腹取黄鳝,即便是遭了这么大的罪都无法恢复如初,谢韫便强行重新燃起了胸中的熊熊怒火。

    “你那两个闺女真是好大的胆子,连朕和贤妃视作珍宝的公主,她们都敢下此毒手谋害凌辱,简直岂有此理反了天了啊她们!”

    “还有你穿成这样子给朕看到底居心何在,你那两个闺女犯下如此滔天罪孽,难不成你还妄想博取同情让朕饶恕她们!”

    “那朕便在这明明白白告诉你,休要妄想,谋害公主,任凭她们是谁都要付出代价!”

    唐玉疏有气无力的歪在圈椅上,完完全全一副重伤未愈的模样,面对谢韫的滔天怒火亦无惧色,“微臣还穿着昨日遇刺时的衣裳,只为让陛下知道,昨日微臣遇刺的情形何等凶险,并没有旁的意思。”

    谢韫凝视着他,“你想要朕看的,朕现在已经看到了,那你打算如何给朕一个交代?”

    唐玉疏看起来虽然孱弱不堪,迎视谢韫的目光却分毫不让,“敢问陛下,究竟想要一个什么样的交代?以命抵命吗?”

    “太医院正在为湘华剖腹取黄鳝,若是此番湘华要是有个好歹,你那两个闺女难道不应该抵命吗!”

    谋害公主只让她们抵命,没有降罪整个宁国侯府,已经算是天大的仁慈了!还想怎么样!别得寸进尺不知好歹!

    唐玉疏依旧从容不迫波澜不惊,目光沉静有着渊渟岳峙的力度,“陛下的爱女之心,微臣感同身受,可微臣的爱女之心,不知陛下是否也能理解?”

    谢韫皱起了眉头,“此话何意?”

    “湘华公主若是有个万一,陛下要微臣的两个闺女偿命,微臣绝无二话。”

    “可是微臣的两个闺女屡遭迫害,尤其春猎之前隆福寺的那次,更是九死一生险险捡回性命!昨日在断崖边若非恭王爷及时赶到,微臣的两个闺女和两个侄女,不是葬身蛇群围攻,便是坠入万丈深渊!敢问陛下,微臣是否应该找真凶偿命?”

    唐玉疏始终保持着一个重伤之人应该有的样子,语调轻缓不紧不慢,可其中每一个字所包含的力道却绝不容人忽视。

    谢韫此时便已经意识到,湘华公主被凌虐的事情,恐怕不是表面那么简单,“查出真凶了?”

    唐玉疏分外平静的道:“是,不光微臣查出真凶了,我那两个闺女哪怕什么都不做,也都知道真凶是何人。”

    谢韫倏地沉了脸,“你的意思是,三番两次迫害你闺女的幕后之人,是湘华?”

    唐玉疏语气轻缓,却坚定无比,“微臣并没有什么意思,微臣什么意思都没有,微臣只看证据,不可更改的证据。”

    唐玉疏稍稍抬了抬手,跟在后头的唐大居便上前来,将厚厚一摞东西交给周贵山,周贵山再放到御案上。

    谢韫眸子深沉如海,盯着唐玉疏看了许久,才拿起面前的东西看。

    刚开始还有些漫不经心,可越是往下看,神情越是凝重,看到后头更是直起身来。

    最后将厚厚的一摞抓在手中,谢韫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这些都是真的?”

    桩桩件件,清清楚楚,条理分明,证据确凿。

    从最开始的太夫人寿辰之日,湘华公主命小典子给杨奕下药,企图与杨奕发生关系造成事实,被唐绾和唐嫃相继撞见破坏。

    到花朝节当日,唐嫃与古远征在花海游玩,差点撞见湘华公主一行,湘华公主故意刁难。

    再到唐嫃两次进宫,湘华公主和贤妃暗中布置,企图趁机惩戒唐嫃。

    然后是唐嫃姐妹在隆福寺被绑架,差点被一帮下三滥玷污清白,之后唐嫃更是被刺客劫走,九死一生才偶然得宋意和相救。

    最后便是昨日在断崖边,被毒蛇围攻刺客绞杀,全靠谢知渊及时相救,堂姐妹四人才得以保全。

    另外还有一份,才是最让谢韫震惊,和难以置信的。

    “人证物证俱在,陛下若有疑问,大可以慢慢审。”

    斜倚在圈椅的靠背上,手指闲淡的敲打着膝头,唐玉疏心里暗暗盘算着,岳赫那边的证据也快了。

    谢韫拧眉不语。

    殿内的气氛渐渐凝固。

    曲涛和曲海不自觉地放缓了呼吸,都感觉自己身上黏糊糊的全是汗。

    正好在这个时候,有内侍进来禀报,“回陛下,岳赫统领求见。”

    唐玉疏表面不动声色——与计算的时间刚刚好。

    很精准,很完美。

    岳赫这个时候求见,多半是昨日丞相遇刺之事有了结果,可居然这么巧……

    不过算算时间也差不多。

    看了唐玉疏一眼,不见他有任何情绪波动,谢韫收回目光道:“让他进来。”

    岳赫气势沉稳目不斜视的走了进来,经过唐玉疏身边的时候,到底忍不住多瞧了一眼,唐相这样凄惨虚弱的模样可不常见。

    “微臣叩见陛下。”

    谢韫喝了口茶,“起来回话,让你查的事情,有结果了?”

    岳赫利落起身,将证据呈上,“回陛下,有结果了,行刺宁国侯府女眷,与行刺唐相的,是同一拨人。”

    谢韫震惊过后神色反而平静了下来,“幕后主使是何人?”

    岳赫只负责调查清楚事件真相,至于之后会掀起多大的风浪,便不在他的职责范围之内了,所以他的回答没有丝毫犹豫,“所有证据都指向奉恩公府。”

    谢韫盯着他问,“你确定?”

    岳赫十分笃定道:“微臣反复查证过,不会有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