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1章 251 放肆
    :

    岳赫亲自调查到的结果就在眼前,可是谢韫却已经没有必要再看了。

    即便不用看他也能预料到,岳赫的调查结果,跟方才唐玉疏送来的证据,必定是分毫不差。

    昨日猎场中针对唐玉疏,以及宁国侯府几个女孩子们的刺杀,是奉恩公府的手笔无疑。

    岳赫的忠心和能力都是信得过的,不然也不会把禁军交到他的手里,所以他的调查结果谢韫毫不怀疑。

    至于唐玉疏,更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将一国丞相之重任托付,自是信得过。

    况且,哪怕唐玉疏真的要报复贤妃母女,以他一颗心生了十二个窍的德行,还用得着制造假证据来诬陷吗!

    依着他往日的行事作风,随手挖几个坑等在那儿,对方保准会乖乖往下跳,通常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所以对于唐玉疏送上来的证据,谢韫也从来没有半分的怀疑过。

    只是谢韫心里终究还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奉恩公府哪来的那么大的胆子,竟敢在春猎猎场中行刺一国丞相!

    沉思良久不得其解,一抬头,发现岳赫还杵在这,挥挥手,“你先下去。”

    岳赫抱拳行礼,毫不拖泥带水,“微臣告退。”

    殿内恢复宁静,气氛格外沉闷。

    唐玉疏微微垂眸,看了半晌袖口干涸血痕,缓缓抬起眼帘。

    迎上谢韫那深不见底的,仿佛能吞噬一切的目光,语调轻缓却掷地有声道:“陛下的公主固然是身份尊贵,可微臣的闺女,亦是比微臣性命更重的珍宝。”

    “湘华公主被微臣的闺女欺辱凌虐,陛下便要微臣的闺女拿命抵,可湘华公主几度毒害微臣的闺女,陛下觉得这笔账又该如何算?”

    湘华都被虐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了,唐玉疏这混账东西竟然还敢如此咄咄逼人!

    谢韫脸色很不好看,纵然事出有因,湘华不仅有错,而且还大错特错,可他依然怒焰熊熊,“湘华做出这种事情,你们大可以向朕禀明,根本无需私自报复!”

    唐玉疏寸步不让当即反问,“如果微臣禀明陛下,陛下可会秉公处置,杀了湘华公主偿命?”

    谢韫怒道:“偿什么命!你的两个闺女不是活得好好的!”

    唐玉疏笑了,极其的惨淡,“活得好好的!湘华公主下手之时何曾留过一丝余地!让人给微臣的两个闺女下烈性迷药,并找来一群下三滥企图玷污她们的清白!如果不是她们自幼习武强身,又警醒的在昏迷之前解除了一部分药性,陛下您来告诉微臣,等待她们的将会是什么!”

    平常无论身处何种境地,面对的是谁,唐玉疏总是和风细雨,温文尔雅,从不会有情绪激烈之时,而此时此刻,却是极少见的疾言厉色。

    “陛下觉得微臣的闺女还活得好好的!遍体鳞伤算是好好的吗!几度徘徊在生死边缘算是好好的吗!心理阴影毕生难以磨灭算是好好的吗!”

    “小嫃儿为何会在醉酒后误伤了潞王爷和宋小四,不正是因她埋藏在心底的伤始终还在溃烂流血!”

    唐玉疏艰难地站了起来,推开上前欲扶的曲涛和曲海,虚弱却顽强的挺直脊梁。

    “今天微臣便在这里斗胆问陛下一句,是不是因为湘华公主乃陛下之女,便可以肆意伤害微臣的闺女,而微臣的闺女却只能束手就死!”

    谢韫恼羞成怒,一掌拍在书案上,“放肆!”

    除了唐玉疏之外,殿内所有人全都伏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

    唐玉疏脸色苍白,身形摇摇欲坠,眼神却坚定无比,“还望陛下明鉴,放肆的是湘华公主,是贤妃娘娘,甚至是奉恩公府,唯独不是微臣!”

    略顿了顿,语气稍缓,“陛下可知,为何宋小四会这么巧的,救了微臣的小闺女吗?”

    谢韫恼怒的盯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曲海觉得二老爷不愧是能当上权相的人,面对如此莫测之龙威不仅始终镇定自若,居然还能举重若轻把戏演得这样的逼真!

    不服不行,五体投地。

    “因为宋小四当时也正在被追杀,所以方能恰巧在那偏僻荒芜之处,救下我那奄奄一息的小闺女。”唐玉疏说到这里时不禁喉咙一哽。

    “你不要告诉朕,追杀宋小四的,也是奉恩公府。”谢韫睥睨的眼波微微闪动,有些不敢直视唐玉疏含泪的眼,垂眸看向书案上的玉狮子。

    唐玉疏动作迟缓,恭敬的拱手一礼,“陛下英明。”

    这般的态度,倒让谢韫心里的气消了些,冷哼,“有话就直说,不要卖关子。”

    唐玉疏或觉疲累,转身坐回圈椅上,异常笃定的道:“仅为湘华公主与微臣闺女之间的恩怨,奉恩公府是不会对微臣痛也下杀手的。”

    “陛下心中不也是有此疑问吗?”

    刺杀一国丞相,比起刺杀君主的罪名,也轻不了多少。

    甭说只是几个女孩之间的矛盾,就是与唐玉疏有着深仇大恨,也绝不敢就这样直接下手诛杀。

    尽管心里一直就是这么想的,可谢韫会那么痛快的承认吗!

    哼!

    唐玉疏眉目深深,如笼罩在一层阴影之中,“他们胆敢于春猎之际,在猎场对微臣下手,只因微臣手里东西,对奉恩公府极为不利。”

    若非关乎奉恩公府的生死存亡,他们也不会破釜沉舟孤注一掷。

    谢韫眸中寒光一闪,“宋小四带回来的东西?”

    唐玉疏肃容点头,“微臣暂时压下来了,怕影响陛下春猎的兴头,本想等过几日回京之后,再交由陛下处置的。”

    接收到唐玉疏的示意,唐大居再次上前两步,恭恭敬敬将东西呈上。

    周贵山快速将东西接过,放到谢韫面前的书案上。

    唐玉疏叹道:“既然他们如此迫不及待,微臣倒不好不成全他们了。”

    谢韫白了他一眼,看着用油纸包裹着的物件,不由得皱了皱眉。

    周贵山便将油纸包剥开,将里面的信封取了出来。

    虽然还不清楚里头的东西是什么,但周贵山凭借着多年多唐相的了解,隐隐觉得这回奉恩公府怕是要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