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3章 253 腹黑唐相
    :

    唐玉疏的本意,自然不是逼得谢韫进死胡同,一进一退,一张一弛,才能最恰到好处的达到目的,于是缓和语气。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本是理所应当,湘华公主害微臣闺女的性命,微臣的闺女也已经自行报了仇怨。”

    “若此事就此揭过,湘华公主和贤妃娘娘不再挟恨报复,微臣愿意退一步。”

    殿外守卫的禁军和内侍一起收拾,很快将泼洒一地的蛇堆清理干净。

    瑞兽香炉中重新燃起龙涎香,周贵山用手掌上扇了扇,企图让香气快些在殿内散开,压下那股令人作呕的腥臭。

    唐相并没有把话说死啊,还留有可进可退的余地。

    娘娘和公主要是就此收手,不再挟恨报复,固然千好万好什么事都不会有,可要是娘娘和公主不甘心,再次下手报复,只怕唐相更加不会手下留情了。

    只是奉恩公府出了这种事情,贤妃娘娘多少也会受到牵连,湘华公主的宠爱也不会再有,往后哪里还有什么机会报复。

    唐相这是要为两个闺女,在陛下这彻底消了案底。

    往后不管发生什么,此事过了就是过了,任谁也不能再问罪。

    毕竟贤妃和公主倒了,不是还有个荆亲王吗?

    如果陛下都不再追究此事了,荆亲王便也不能再借此作伐。

    希望荆亲王在这个档口,能够认清形势放聪明点,可千万别昏了头扎进来。

    就怕唐相早已不知在哪挖了坑,这会儿只等着荆亲王往下跳呢。

    周贵山暗暗叹了口气。

    这公主跟谁抢未婚夫不行,非得跟唐相的掌上明珠抢,还三番五次下那样的毒手,惹怒唐相能有好果子吃吗。

    谢韫重重甩袖,重新回到书案后头坐下,没好气的道:“贤妃和湘华不会再胡来了,你闺女的事朕也不追究了,此时就此翻篇你大可放心!”

    自己宠爱的后妃和公主做了那等下作的事,他还有什么脸面去追究唐家两姐妹的罪责!

    真憋气。

    唐玉疏感激不尽,摇摇晃晃的起身,然后跪了下去,“微臣叩谢陛下隆恩!”

    惯会做戏,当他瞎吗!

    看着就糟心!

    谢韫不胜其烦,死死拧着眉头,不住的挥手,“赶紧走赶紧走!”

    别在这儿碍眼!他想清静清静!

    唐玉疏刚被搀扶起身,“微臣想……”

    谢韫差点没跳起来,“你还想干什么!想干什么!”

    唐玉疏气若游丝的道:“微臣伤势颇重,需得告假半年,还望陛下恩准。”

    混账东西!是不是装的!是不是装的!

    谢韫恼怒的盯着他,“最多两个月!”

    唐玉疏继续有气无力的讨价还价,“可微臣怎么也得三个月才能养得好身体。”

    谢韫最后拍板,“朕回头赐你两车药材,两个月内必须好起来!”

    唐玉疏不得已妥协,“……微臣领命。”

    曲涛和曲海一左一右的搀扶着唐玉疏离开。

    谢韫始终觉得殿内有一股子腐烂的腥臭味,挥散不去,于是嫌恶的起身大步迈入里面的起居内殿。

    周贵山重新奉了一盏茶上来。

    谢韫拿着茶碗盖子拨了拨,忽然仿佛很随意的开口道:“你觉得贤妃和老五知不知道奉恩公府的事?”

    周贵山慎之又慎的答道:“滋州距京城遥远,娘娘和荆王爷,想必是不知道的。”

    谢韫冷笑,“滋州路途遥远他们或许不清楚,那行刺唐相的事呢?关乎奉恩公府生死存亡的把柄,落到了唐相的手里,他们能不向贤妃和老五求助?”

    周贵山不敢答。

    他也知道陛下心里都有数,并不是真的想听他的答案。

    谢韫冷哼,“若没有老五从中调度,奉恩公府的刺客,又岂能轻易进入猎场!”

    周贵山猛地眼皮子一阵抽搐,忽然想到了某种可能,刺客之所以能顺利进入猎场,是不是唐相故意为之?

    目的是荆王爷……

    陛下这不是便疑心上了荆王爷了吗!

    奉恩公府这回是翻不了身了,贤妃娘娘和公主也就这样了,唯剩下荆王爷怕也落不着好。

    哎哟作死哦!惹上唐相,真是作死哦!

    谢韫垂眸看着茶碗中,浮浮沉沉的茶叶,不知想到了什么,“湘华在她寿辰之日所做的事情,她必然是知道的,几度差点要了她孙女们的性命,她怎么会不知道。”

    周贵山心里顿时一咯噔,好好的又提起这个作甚!

    “看看朕宠爱多年的女人和女儿,都是何等的恶毒心肠,她现在心里指不定如何嘲笑朕!”谢韫脸上除了恼怒,还凭添了几分窘迫。

    周贵山很无语。

    陛下您实在是想得太多了,人家这会儿子孙满堂,日子过得且舒坦着呢,几十年前的那点旧事,只怕早就忘得干干净净了。

    ……

    回到宁国侯府暂居之处时,天色黑透了,院子里亮起了一盏盏灯烛。

    唐玉疏这才知道,原来小闺女自他离开之后,就一直等在这里。

    于是脚步便急切了起来,一边往屋里走,一边把脏污的外袍脱下,随手丢在地上。

    屋子里静悄悄的,他的小闺女猫儿似的蜷缩在软榻上,身上搭着他平时午休用的一条薄毯,睡得很沉很香甜。

    怕身上沾染的血腥气熏着了他的宝贝闺女,唐玉疏就站在门口远远看着没有走进去,那样小小的一团惹得他的心都要化开似的。

    难怪最近两年间母亲多次去信清溪催促,岳父岳母都迟迟舍不得让小闺女们回京,这样惹人怜爱的宝贝换成谁都舍不得啊。

    自从十五年前失去兰茜之后,心房中便缺失了好大一块,常常漏进风来让他浑身冰凉。

    可是这一刻,唐玉疏却感觉那一处地方,正在被填满。

    一股温热柔软的奇异感受,让他觉得今生已别无所求。

    定定站在门口看了好一会儿,等到唐玉疏醒过神来时,发觉不知何时竟已泪湿眼眶。

    曲海蹑手蹑脚进来,或是察觉到二老爷身上的异样情绪,不自觉放低了声音,“热水备好了。”

    唐玉疏转身出去,身姿笔直,芝兰玉树,朝着浴房方向走。

    不经意抬头看向遥远的夜空,正好瞧见在漆黑的天幕上,有一颗星星格外耀人眼目。

    唐玉疏心中有所感似的,随意的看了一眼之后,又再抬头认真看一眼,仿佛能够透过那颗星,看到了某个他思念的人。

    曲海跟着停下脚步,顺着唐玉疏的视线,也抬起头望向天空。

    今晚的夜色委实也谈不上有多漂亮啊。

    月色一般般,星光也疏淡。

    可二老爷的眼睛里泛起的光芒,为何那样温柔……

    还有深情。

    曲海忽然觉得心里酸楚得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