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4章 254 小管家婆
    :

    等到唐玉疏洗漱干净,一身清爽的出来时,发现正屋里灯烛更亮,便知是小闺女醒了。

    进屋便迎上了一张光灿灿的笑脸,一下子撞进了他柔化的心间,充满惊喜和欣悦的甜美声音唤道:“老爹!”

    唐玉疏眸光柔和,看着坐在桌前的小可爱,有些不赞成的道:“小嫃儿怎么不听爹爹的话,不是让你先去跟姐姐们吃?”

    唐嫃两手拿着筷子,扫了一眼桌上摆满的美食,笑得露出了小白牙,“可我今天晚上就想跟老爹一起吃饭呀。”

    唐玉疏心里熨帖极了,在她对面坐下,宠溺又无奈的笑了笑,“快吃吧,别饿坏了。”

    唐嫃痴迷的望着自家老爹,崇拜之情溢于言表,“我刚才吃过不少点心了,现在还不觉得饿,老爹面圣时发生的事情,曲海刚才都跟我说了,老爹真是超级厉害呀!”

    湘华公主指使驱蛇人用蛇群围攻她们,老爹就命人悄悄搜集了两大箩筐死蛇,然后二话不说直接泼洒在陛下面前,让陛下亲自感受一下他女儿干的好事!

    妈耶!太酷啦!

    她的小心肝在胸腔里玩儿命的扑腾呀!

    老爹怎么可以这么帅!

    小闺女骄傲至极的模样,让唐相大人表示很受用,“事情都已经解决了,你们不用再担心了。”

    不过一个宫妃和一个公主罢了,也值得她们那样处处谨慎小心。

    唐嫃又兴奋又激动,差点就要晕过去了,“不担心不担心,我家老爹出马,能敌千军万马,一点也不担心!”

    望着小闺女兴奋过度红扑扑的小脸蛋,唐玉疏眼角眉梢的笑意是止也止不住,“傻孩子。”

    多大点事儿,也值得她这样高兴。

    唐嫃捧着脑袋犯了会儿花痴,突然想起老爹还没吃晚饭,于是殷勤备至的盛汤布菜,“老爹肚子饿了吧,快吃饭,要多吃点肉和鱼。”

    还没动筷唐玉疏就觉得这顿饭格外香甜,难怪谢知渊那货整天惦记着跟他抢闺女!

    估计谢知渊心里也是有数的,就算他去娶个王妃生个闺女,也绝不会有小嫃儿这么可爱。

    本来想等老爹吃饱了再问的,可唐嫃就是那样沉不住气,心里有只小猫爪子在挠似的,钻心入肺痒得她实在憋不住。

    “宋师兄回京途中路过滋州,想来应该是真的,可拿到滋州知府血书的事,应该不是巧合吧?”

    知道小家伙这么着急的是想求证什么,唐玉疏身心都舒畅了自然也不卖关子。

    “是我传信给你宋师兄的,让他暗中搜集奉恩公府不法的证据,可血书之事确实是巧合,我也没想到奉恩公府这样无法无天。”

    要不是湘华公主作死作到他闺女头上,他也不会想着在这时候去动奉恩公府。

    奉恩公府魏氏一族祖籍滋州,这么些年以来做了多少鱼肉百姓的事,所犯下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刘成鸣血书中记下来的不过一鳞半爪。

    拔掉奉恩公府这颗毒瘤之后,希望陛下能够好好整顿一番滋州官场,更应该对滋州百姓做点实事。

    “那老爹是什么时候传信给宋师兄的呀?”唐嫃心里其实已经有了答案,从时间上推算就能算得出来,可她就是想亲耳听到老爹说。

    唐玉疏温和的面容带着淡淡的从容飘逸,“在你们祖母寿辰之后。”

    果然是在这个时候就开始准备了。

    她这会儿只想给老爹表演一个五体投地。

    唐嫃双眸中的星光瞬间更亮,亮晶晶的让人轻易挪不开眼。

    “那会儿湘华公主只是企图染指杨世子,还没有对我和姐姐动杀心下杀手呢,老爹那么早的时候就开始未雨绸缪啊!”

    唐玉疏理所当然的笑了笑,“在我母亲寿辰当日,用那样下作的手段抢我闺女的未婚夫,我能就这么放过吗?”

    唐嫃叹为观止的使劲儿鼓掌,“老爹真是小心眼睚眦必报呀!不过我就是喜欢这样的老爹!”

    唐玉疏含笑看着他,语调不急不缓的道:“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傻孩子,饭菜都要凉了。

    唐嫃灵动的眸子里有精光闪动,“春猎前师兄就带着血书回京了,为什么非要压到今天才送上去?”

    唐玉疏道:“你带着浑身的伤参加这次春猎,不就是为了找湘华公主报仇吗,爹爹当然要助你们一臂之力了?”

    唐嫃忽然敛了笑,“老爹没有说实话。”

    唐玉疏:“……”

    唐嫃直直盯着他的眼睛,“老爹是为了逼奉恩公府狗急跳墙!”

    唐玉疏无奈的轻轻一声叹息,能想的到这么多,小闺女已经算是很机灵的了。

    唐嫃语气万分肯定的道:“昨天猎场上的那场刺杀,恭王叔叔说老爹早有安排,老爹便是在等他们上钩。”

    或许先前她还稀里糊涂的,可当她听曲海说了老爹面圣时的情形,眼前云遮雾绕般的迷障便被轻轻扫开,所有答案都浮现在眼前了。

    唐玉疏此刻已然无可驳辩了。

    唐嫃笃定的道:“老爹固然是想要个假期,可也是想让陛下瞧瞧,奉恩公府有多无法无天。”

    唐玉疏嘴角笑意温软,“我家小嫃儿就是聪明。”

    然而唐嫃却根本不买账,冷哼一声嘴撅起了小嘴,“幸亏这次老爹准备万全,没有受伤,否则你看我们理不理你!”

    唐玉疏心里软得化作一滩水,“小嫃儿放心,老爹这么一大把年纪了,遇过的刺杀,比你们吃过的米饭还多,不会有事的。”

    唐嫃板起小脸不高兴的道:“什么叫你遇过的刺杀比我们吃过的米饭还多!你还挺骄傲的是不是!你知道我一天能吃掉多少碗米饭吗就敢吹牛!”

    唐玉疏:“……”

    唐嫃满脸认真的道:“人仰马翻的时候刀剑可是不长眼睛的,之前没有出事不代表以后也不会出事,每一次都不可以掉以轻心的知道了吗!”

    唐相大人双手交叠于腹部,像个刚入学堂的幼童面对师长似的,无比乖顺又听话的点点头。

    曲海和曲涛见状忍俊不禁捂着嘴偷偷乐。

    谁知唐嫃眼睛尖得很,指着他们两个训斥道:“笑什么笑!很好笑嘛!”

    曲涛和曲海一致摇头,“没有没有,不好笑。”

    唐嫃哼道:“你们两个是老爹近身服侍的人,老爹要是不听话被我抓到了,我头一个便要找你们两个算账。”

    曲涛和曲海:“……”不是吧?

    唐玉疏微微含笑望着她,嗓音温柔得一塌糊涂,“好了好了,快吃饭,小管家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