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7章 257 美颜父子
    :

    “哈哈哈哈哈哈,老十四你都多大人了,跟个小姑娘斤斤计像什么话,人家小姑娘以为是在做梦呢,不过玩闹了一下罢了,也值得你动气!”

    当了好半天围观群众,谢知湛终于忍不住了,爽朗大笑着走了过来。

    他实在是太喜欢这个小姑娘了,一出手就能让老十四情绪外泄!

    厉害呀!

    他这个从小带大老十四的兄长都做不到。

    不过这天底下除了她之外只怕也没别人能做到了。

    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难怪父皇会把为老十四择王妃的重任交给她,现在他终于相信或许她真的能做到也不一定。

    父皇慧眼啊!

    在唐嫃从树上掉下来之时,谢知渊便满心满眼都只看得见她了,自动将周围的人摒弃在外。

    此时听着谢知湛狂放的大笑,再见到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父子俩,谢知渊这才想起还有他们的存在,想着方才的一幕全被瞧了去,本就不好看的脸色便越发难看了。

    冷笑一声,“让小丫头也跟你们玩闹一下,再喂你们尝尝草皮子的滋味?”

    谢知湛指着他,叱道:“气量狭小!”

    眼睛却看着唐嫃,充满了和善的笑意,“小姑娘别害怕,我在这儿,他不敢欺压你。”

    唐嫃立马抓住救命稻草,远远避开要吃人的谢知渊,迅速躲到了谢知湛身后,“大叔你真是好人!”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谢知湛,还不知道他的身份,只是觉得他笑起来的样子,让人丝毫无法戒备,他身上有股天然的亲和力。

    “嗯,我是好人。”谢知湛甚是得意的笑了,指着刚起身的谢知渊,“他是大坏蛋。”

    唐嫃可不敢出声附和,十分乖巧的垂着脑袋。

    谢知渊冷笑,这小东西惯会装傻卖乖,胆子肥着呢!

    谢知湛温和笑道:“可有伤到哪里了?”

    经他这么一提醒唐嫃才想起,刚摔下来那会儿整个人都懵了,浑身上下就没有一处是不痛的,可她想着不过是在做梦罢了。

    在梦里不管怎么痛都无所谓的,后来光顾着那啥恭王叔叔了,基本就把身上的那点痛给忘了。

    现在过了半天,好像还真不怎么痛了,唐嫃动动手脚,“我没有受伤诶。”运气真好!

    她还没有发现她摔下来的那处是垫了两层草皮的。

    谢知湛点点头道:“没事就好。”

    谢睿满脸笑容,主动与她打招呼,“三小姐,好久不见。”

    “皇长孙殿下。”看了一眼旁边的谢睿,又看了看谢知湛,唐嫃有了惊奇的发现,不禁十分兴奋道:“你们两个长得好像哦!”

    乌溜溜的大眼睛亮起来的那一瞬间,仿佛点亮他曾经看到过的最美星河,谢知湛脸上的笑容不自觉温软了些,“父子两个容貌有几分相像没什么好奇怪的吧。”

    唐嫃闻言颇有些意外,可又觉得应当是这样,“父子俩啊,那就难怪了。”

    谢睿的容貌是那种耐看型的,越看越舍不得挪开眼的那种,每一个表情都值得反复摩挲。

    谢知湛自然也是这种类型的,甚至因为年龄和阅历赋予的沉淀,加上本身的出类拔萃和尊贵,有一种比少年人更强大的吸引力。

    唐嫃沉迷于美大叔的美颜不可自拔,暂时忘记了另一个大叔气得想揍她。

    从前在清溪镇见到的美人那都只能算是一般的美颜,如今在京城一言不合就冒出一个绝品来亮瞎她的眼!

    妈耶!还是做城里人好啊!这福利!

    陆岩和陆港心下忐忑不已的奉上随行携带的茶水给谢知渊漱口。

    三小姐这胆子到底是什么做的,居然敢往他们主子嘴里塞草皮!

    只希望当主子知道今天与三小姐的偶遇,是他们设计安排好的以后能轻点罚他们!

    他们也是万万没想到三小姐这么不按常理出牌!

    明明今天并没有喝酒的,却玩出了醉酒后的效果。

    隐藏于暗处给唐嫃挖草皮当防护垫的影卫们,更是哭得都快晕死了过去,三小姐给主子嘴里塞的草皮子是他们的杰作!

    三小姐这么玩,主子可能不会把她怎么的,毕竟心疼还来不及,可他们不一定有这么好命,会掉两层皮的!

    他们主子娶王妃的这条道路可真是够坎坷崎岖啊!

    瞧见小东西盯着大哥的脸流口水的模样,谢知渊面皮黑得如同打翻了一刚的墨汁,板着脸走过去伸手在她眼前反复晃了晃,“丢不丢人!”

    有那么好看吗!

    这样盯着一个老男人看成何体统!

    唐嫃恬不知耻的点点头,“可好看了。”

    谢知渊:“……”

    “哈哈哈哈!”谢知湛觉得这小姑娘简直太有意思了,还从来没有人敢这样直勾勾盯着他看。

    唐嫃不知道他为什么笑,反正她也不介意,看美人就是要脸皮厚呀。

    谢睿觉得这一趟没白跟来,两次见着唐家妹妹,两次都看到了难得的好戏,但愿以后能常见她,想必生活中也会多些乐趣。

    “三小姐怎么会一个人来后山,还爬到那么高的树上去睡觉,实在是太危险了,万幸这次没有摔伤。”

    唐嫃煞有其事的道:“后山清静啊,我想一个人静静,思考一下人生。”

    她的生死大仇敌共有两个,湘华公主已经不成气候,可把她当风筝玩的黑影,幕后主使还没查出结果来。

    黑影们企图活捉她,说明她对他们有用,上次没有成功,肯定还有下次,她独自来到偏僻处,就是为了等鱼上钩。

    总是一堆人前呼后拥的鱼儿吓都吓跑了怎么还敢咬钩,上次对方不也是先把她们身边的护卫调离了才出现的。

    谢知渊:“……”

    才这么大点的东西有什么人生需要思考的!小骗子!一天到晚尽是些让人捉摸不透的古怪想法。

    谢知湛不禁再次被她逗得大笑起来,唐相家的这小闺女可真是个开心果。

    谢睿也是忍俊不禁,“以后出行身边还是得带人,你这样独自一人太危险了。”

    他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唐嫃,她可不是无缘无故摔下来的,“说到危险,我在树上搭了个小窝,本来睡得好好的,可是突然被惊到了,才不慎掉下来的,是谁笑了?”

    炯炯有神的盯着谢氏兄弟叔侄三人,以及他们身后的十数个护卫和随侍,“要不是那阵狂笑,我不可能会掉下来,到底是哪个笑的?”

    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