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8章 258 请吃饭
    :

    视线不经意下移到了小姑娘掐着的小蛮腰,那般的纤细脆弱不盈一握,从那么高的树上生生摔下来竟然没有折断,谢知渊觉得挺不可思议的。

    初见时小脸上肉嘟嘟的,每遭一次罪都要掉好几斤,如今瘦得只余一把骨头了,也不知何时才能养回来,“是我们笑的,怎么,这是要问罪?”

    谢知湛也跟着点头,表示不会逃避责任。

    说是美大叔笑的她信,因为美大叔几乎全程一直笑,可恭王叔叔怎么可能,“恭王叔叔怎么会笑?”

    他有什么必要骗她,而且她说的什么话,谢知渊冲口而出道:“只有死人才不会笑。”

    平时跟她在一起时,他难道没有笑过吗!

    恭王叔叔成天严肃冷淡得不得了,她自然是见过他笑的,可也没有如此开怀的放声大笑过,所以她觉得难以想象,“恭王叔叔真的也有份啊?”

    真不怪唐家妹妹有这样的怀疑,实是十四叔平时太过不苟言笑,谢睿迎着她纯真的眸子点点头,“父王与十四叔谈及往昔趣事情不自禁。”

    居然是真的,唐嫃惊讶得小嘴微张,好想再让恭王叔叔大笑一个,可也知道不太可能,于是努力回想当时所听到的,好像很清朗的声音,只可惜当时她睡着了,印象太模糊。

    “哦,真是恭王叔叔啊,那正好,鉴于我刚才梦游,嗯,梦游,戏弄了一下恭王叔叔,那咱们之间的账,就此一笔勾销!一笔勾销!”

    唐嫃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然后顺势抓住机会,企图了结之前干的坏事。

    岂能任由她如此轻易翻过这一篇,他现在还感觉自己满嘴泥土的味道,谢知渊抬头望向枝叶繁盛的古树,“不是搭了个窝稳稳的睡在上面了么,我们的笑声如此可怕能震碎你的窝?”

    还搭窝!真当自己是只鸟么!在树上搭窝睡觉!是不是还要下个蛋!

    “呃……”感觉这是一道送命题啊。

    要是说他们的笑声恐怖,恭王叔叔肯定更生气了,恭王叔叔可喜欢生气了。

    要是说他们的笑声不恐怖,那她怎么会从树上掉下去?

    唐嫃乌黑的眼珠子转了转,“窝倒是没有碎,可我胆子小啊,最近又老是受伤,胆子都被吓破了,七零八落的,受不得一点惊吓。”

    事实上是她把自己当成饵食,在这偏僻无人的后山钓鱼来着,所以一有动静她就从梦中惊醒,谁知道竟钓上来一只大鳄鱼。

    大鳄鱼超凶的,想吃了她似的。

    唐嫃痛苦的皱着小脸,捂住胸口,“哎呀,我好像受伤了,内伤。”

    所以恭王叔叔,看在她摔得这么惨的份儿上,就不要跟她计较了嘛。

    谢知渊冷眼看着她做戏,“内伤是吧,把吕成邈叫来。”

    话虽然说得冷硬,不留情面,可明知她在装,看着她这小模样,心还是软了。

    什么意思,非要跟她算账吗!唐嫃跳脚,“就是您和大叔惊到了我的,才让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你们要负全责的,可不能东拉西扯混淆视听!”

    谢知湛面含笑容,上前两步站到唐嫃身边,一身浩然正气,“嗯对,事实摆明了就是如此,老十四,你不要混淆视听东拉西扯,是咱们的责任不能推卸。”

    对啊对啊,要负责任!

    帅大叔人好好哦,唐嫃两眼冒星星。

    瞧着她这花痴的模样,谢知渊觉得甚是堵心。

    小姑娘家的,成天盯着男人流口水,也不管人家是老是少,成什么体统!

    还有大哥也是,跟着添什么乱。

    “如果我这儿一笔勾销了,那太子殿下的账又要如何算,是不是也得吃一口草皮?”要是大哥也被塞一口草皮,带泥土的那种,那他就勉为其难就此作罢。

    “太子殿下?”

    听到这个称呼唐嫃迷惘的眨眼,旋即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皇长孙的父亲可不就是太子么!

    国之储君,未来的皇帝啊!

    大佬中的大佬,赶紧抱大腿!

    于是赶紧行礼,匆忙之余动作不规范,歪歪扭扭的,“民女拜见太子殿下。”

    小姑娘的眼睛甚是纯澈明亮,谢知湛总忍不住多看一眼,行礼的模样也是憨态可掬,看着就叫人打从心底里喜欢,“好了,起来,起来,不必多礼。”

    “多谢太子殿下。”

    真没想到太子殿下居然这样平易近人爽朗爱笑,与想象中的尊贵威严高高在上的样子大相径庭。

    谢知湛笑容温柔,“老十四的账你们两相抵消,我这儿嘛,你看看想要点什么作补偿?”

    唐嫃眸中星光熠熠,一点也不客气的道:“太子殿下请我吃一顿好吃的吧?”

    坐等大哥吃草皮的谢知渊:“……”

    看着她一脸期待的样子,还以为她会提什么多难得的要求,谢知湛着实有些意外,“请你吃一顿就行了?”

    唐嫃搓着小爪子,“两顿也是可以的。”

    谢知湛笑得愈发真心实意,“好!两顿!”

    谈及请吃饭的事,谢睿便有些歉然,“先前你稍信给我,请我吃饭,我那时脱不开身,实在抱歉。”

    唐嫃表示理解,“没关系,我知道你很忙,等下次你有空了,我再请你呀。”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皇长孙整日跟在陛下身边,请他吃饭是为感谢,总不能要求他能随叫随到。

    谢知湛道:“正好也快到午饭时间了,那你这就跟我们一道去用午饭,我让厨子给你做好吃的。”

    唐嫃很高兴的道:“好啊好啊。”

    太子殿下请吃饭诶!

    够她跟小伙伴们吹嘘很久了!

    谢知湛笑道:“那咱们回去吧。”

    一转身,瞧见谢知渊锅底黑的脸,怎么着,对他没吃成草皮很不满,“老十四你变了,斤斤计较!”

    谢知渊沉着脸不理睬,有能耐吃草皮子去,站着说话不腰疼。

    唐嫃捏住他的衣角,轻轻拽了拽,满脸讨好卖萌的笑,“恭王叔叔,你不要生我气了,我不是故意的,做梦嘛,谁做梦会规规矩矩的,不离经叛道胆大妄为,那还叫做梦么,对不对?我们一起去太子殿下那里蹭饭吃啊,没什么问题是一顿饭解决不了的,好不好?好不好?”

    谢知渊强行绷着脸,“你以为都跟你一样,一顿吃的就能骗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